|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IT互联网 » 网络购票围观热:车票代售点“打哈欠” (1)

网络购票围观热:车票代售点“打哈欠” (1)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2-15  来源:贸易谷  作者:贸易谷络  浏览次数:130

  火车票代售点运营模式解码:社会力量可进入,出票多样化分流盈利空间

  “你说这5块钱能养活人吗?”广州一家火车票代售点的负责人李某反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5元钱是指车票代售点收取的服务费。聊起今年的春运买票季,李某说,十个人里有六七个是来取票的,剩下的是来碰碰运气买票的,所以窗口才这么安静。

  在另一家代售点,间或有顾客三三两两步入,一名出票员不紧不慢地收钱出票,其同伴则在一旁打着哈欠。

  IT男以及铁道部的攻防战激起了网络购票者的“围观”热度,作为春运枢纽的广州的一些车票代售点却成为被人“遗忘”的角落。这其中,既有铁路售票趋于多元化的因素,也与更多线路实现无票进站有关。

  火车票代售,这是一个“体制内”机构与社会力量兴办共存的行业。兼并或兼营,会是它们的出路吗?

  2000张盈亏线

  “今年的售票窗口特别安静。”李某告诉本报记者,他是广州铁路(集团)公司(下称“广铁集团”)旗下一家旅行社的负责人,这家旅行社还运营着一家火车票代售点。

  他回忆,在那个电脑都还算新鲜玩意儿的时代,代售点很吃香,车站和各个旅行社订立合同,组团拿票。火车票是纸皮的,其后带有不干胶贴条。老的售票点要求售票员手法要灵活,打票要速度快,且清楚大小站点,甚至某条线路上的一些小站,“这些是现在年轻售票员做不到的。”

  事实上,直到两三年前,这里还人声鼎沸。另一家广铁集团下属代售点的工作人员潘某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比划着:“队伍排到马路对面,至少有30米长!”

  近年来,这些代售点的排队者被分流到了网络等渠道。2011年6月12日,京津城际铁路开始试行网络售票,铁路网络售票迈出破冰一步。为代售点“减负”的另一个变化则是无票进站——2012年,京沪、京津、沪杭、沪宁、广深、武广等13条高铁的主要车站实现了旅客凭身份证直接进站上车。

  这些都替代了代售点提供卖票或取票服务的功能。

  当本报记者上周探访上述两地时却发现,买票或取票者只有三四个人,尽管这里均位于广州闹市区。由于网络购票能订到比窗口早两天的票,李某预计,不久的将来,网络将分流代售点八成的出票量。

  不同的售票渠道存在“时差”,今年网上和电话订票预售期20天,窗口则是18天。铁道部数据显示,1月28日共售车票742万张,其中49%的车票由互联网售出。这一再创历史新高的比例意味着网购已经成为春运买票的第一选择。

  这也让更多人倾向于网络购票。老家在湖南的张某告诉本报记者,春节购票大家基本都选择网购,淡季回家时才可能散步时顺便去代售点买票。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