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电子商务 » 雷军:不聊小米聊创业建议拆除天使投资制度藩篱

雷军:不聊小米聊创业建议拆除天使投资制度藩篱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3-13  来源:贸易谷  作者:贸易谷络  浏览次数:130

    两会期间,雷军抽空在他位于北京的公司会议室里接受了证券时报记者采访。甫一落座,他的开场白是这样的:“今天聊的内容和小米、金山都没有直接关系,主要想讨论整个行业的问题。”

    拥有资深创业者、行业领军人物、天使投资人等多个身份的雷军,现任金山软件公司董事长、小米科技首席执行官。今年,他又有了新身份全国人大代表。“我有一个愿望,希望在5年任期内推动对《公司法》进行一些调整。”雷军说,“我们的《公司法》有一些不完善之处,某些地方与国际脱节。”

    谈创业环境:

    公司注册举步维艰

    “创业的第一步,就难于上青天。”雷军说,创业环境的艰难是从注册难开始的,不少人从想注册公司到把公司办下来,都花了两三个月时间。

    雷军说,摆在最前面的难点就是中国特色的注册资金和注册地址问题。在国外,注册是不要资金的,我国不仅要求企业有注册资金,而且对注册地址有很多特殊的要求,比如一定是商业用房,而且一个地址只能对应注册一家公司。

    雷军拿小米公司注册的经历讲述了公司取名的麻烦,“流程非常长。一个反馈周期要7天,每次只能提5个名字,来来去去小米光名字就花了3个月以上,我们想了100个名字,至少核过50个以上的名字。”

    今年3月1日,商事登记制度的改革已经开始在深圳、珠海试点,不需要注册资本验资、不要注册地址文件,这在全国引起巨大反响。雷军建议,新的商事登记制度改革试点尽快应推广至全国。

    谈天使投资:

    制度成为绊脚石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谈到,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雷军认为,解决小微企业的融资问题,应该大力倡导天使投资。

    据雷军介绍,美国有40万活跃的天使投资人,每年的投资总额甚至超过创业投资(VC),而在中国,活跃的天使投资人仅有1万人左右。在我国,天使投资的重要性仍未形成共识,现实中天使投资遭遇了种种制度障碍。

    在国外,天使投资人“出钱多占股少”的现象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在国内,情况则不同。“天使投资人投100万人民币占10%股份,创业者一分钱不掏占90%,你注册试试,根本行不通。”雷军说,相比发达国家,我国对创新型公司在公司注册、知识产权、无形资产所占比例等方面的相关规定相当滞后。

    雷军说,遭遇上述情况有一种变通方式,即“投资人先从个人账户打90万元到创业者账户,注册的时候相当于投资人掏了10万占10%,创业者拿90万占90%。”但如此一来,如果第二天公司破产,投资人会立刻损失90万。不仅如此,这样变通后,天使投资人在转让、退出等方面还会遭遇更多问题。

    “做天使投资,法律体系和社会诚信体系非常重要,这两个体系建立起来以后,整个天使投资才可以真正转得动。”雷军表示,如果溢价增资的问题解决不了,天使投资在国内很难发展起来,建议在工商登记中应接受对溢价部分的出资进行验资。

    谈VIE监管:

    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今年两会上,苏宁云商集团董事长张近东与百度总裁李彦宏关于VIE(即协议控制)监管提案的交锋颇为引人关注。雷军谈及此事时表示,VIE只是一个妥协方案,希望企业发展、上市之路更加顺畅。

    VIE模式通常是境外注册的上市公司和在境内进行运营业务的实体相分离,上市公司是境外公司,而境外公司通过协议的方式控制业务实体。目前在美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和教育公司大多采用VIE结构。李彦宏建议,国家鼓励民营企业海外上市,进一步明确相关法规政策,引导VIE健康发展;张近东则认为,VIE本质上是外资并购行为,游离于国家监督管理之外,应纳入监管部门管理范畴。

    “两个人的观点不是完全对立的,他们都希望创办公司能够更容易,李彦宏往左边绕,张近东往右边绕。目标都是善意的,方法不一样,一个是完全开放,一个是缩紧。”雷军说。

    “谁都知道VIE是绕了十万八千里路,这个路上还有风险,毫无疑问,今天的制度要想把这个路修通不容易,需要更多的政治智慧。”雷军表示,单纯讨论VIE这个结构没有意义,意义在于怎么把不通的路都修通了。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