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行业资讯 » 钢铁行业总负债超3万亿 一批上市公司选择退出

钢铁行业总负债超3万亿 一批上市公司选择退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01-20  浏览次数:0
“供给侧改革”成为最受关注的词汇,从供给侧入手的结构性改革思路端倪已现。如今,供给侧改革以及清理“僵尸企业”已经成为政策重心,持续挣扎在盈亏线上的钢铁业首当其冲。近年来,钢企负债率不断上升,盈利能力下滑,一度出现全行业亏损的现象。当前我国钢铁业总负债超过3万亿元,钢铁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在70%左右,甚至在去年三季度,上市钢企八一钢铁出现了负债率达100%的情况。(证券时报)
     “供给侧改革”成为最受关注的词汇,从供给侧入手的结构性改革思路端倪已现。如今,供给侧改革以及清理“僵尸企业”已经成为政策重心,持续挣扎在盈亏线上的钢铁业首当其冲。
     近年来,钢企负债率不断上升,盈利能力下滑,一度出现全行业亏损的现象。当前我国钢铁业总负债超过3万亿元,钢铁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在70%左右,甚至在去年三季度,上市钢企八一钢铁出现了负债率达100%的情况。
     上市钢企在钢铁企业中具有明显的融资优势,过去5年里上市钢企没有一家“持续亏损三年以上”,不属于“僵尸企业”的范畴。但这是一种被政府补贴掩盖的假象,如果剔除政府补贴和剥离资产等因素,按照扣非后的净利润测算,34家上市钢企中已有多家连续3年甚至连续3年以上亏损。
     随着近两年钢铁行业形势急转直下,不少钢铁企业陷入全面亏损。2015年以来,企业剥离钢铁资产的案例明显增多。值得注意的是,去产能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五大任务之首,但职工安置和债务处置等问题,将成为钢铁业去产能过程中亟待解决的难题。
     上市钢企首现资不抵债
     近日,行业龙头宝钢股份上调了2016年2~3月主要钢材产品出厂价格,涨幅在60~200元/吨不等。同时,整个钢铁市场价格近期也迎来了久违的反弹行情。但“我的钢铁网”监测的钢铁价格数据显示,钢价从2011年以来整体处于下跌态势,其间虽不间断地出现反弹行情,但钢材综合价格指数历经5年整体跌幅超过了6成。
     钢价持续下跌,主要原因在于钢铁产能过剩。2012年1、2月,钢铁行业出现进入新世纪以来的首次全行业亏损,随后几年内,钢铁行业持续挣扎在盈亏线上。
     根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统计数据,2012年当年,中国重点钢企实现利润15.81亿元,同比下降98.22%,其中亏损企业亏损额为289.24亿元。最新数据显示,2015年前11个月,重点钢企合计亏损531.32亿元。
     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着力强调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斩钉截铁地处置“僵尸企业”,坚定不移减少过剩产能,成为当务之急。
     所谓“僵尸企业”,指的是不符合国家能耗、环保、质量、安全等标准和长期亏损的产能过剩行业企业;持续亏损三年以上且不符合结构调整方向的企业。去年12月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清理处置“僵尸企业”,到2017年末实现经营性亏损企业亏损额显著下降。
     “2017年末实现经营性亏损企业亏损额显著下降”的提法,意味着钢铁等产能过剩行业的去产能、清理“僵尸企业”任务,须在两年内取得成效。
     西本新干线高级研究员邱跃成认为,当前我国粗钢产能约11.5亿吨,产量约8亿吨,产能利用率还不足70%,属于典型的产能严重过剩,“如果粗钢产能在现有基础上能淘汰2亿吨左右,全行业产能利用率将有望恢复到80%左右的正常水平,对于供需形势改善、企业恢复盈利,将起到积极作用。”
     “以前钢铁行业也遇到过困难,但是行业周期所致,而这次是达到峰值后的去产能问题。”中建材大宗网高级分析师张琳称,去年前三季度全国粗钢产量6.1亿吨,同比下降2.14%,在我国钢铁发展史上出现了罕见的粗钢产量下降现象。
     对钢铁行业而言,“这次真的不一样”,去产能任务显得极为迫切。东方财富Choice终端数据显示,截至去年9月底,34家上市钢企的资产负债率平均为64%。其中,负债率超过70%的有17家,尤其是八一钢铁资产负债率达到100%,成为上市钢企中首家“资不抵债”、净资产为负的公司。
     八一钢铁日前披露2015年全年预亏25亿元,公司股票可能将在2015年度报告披露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2015年,我国钢铁行业产能过剩,供需失衡,行业亏损面扩大,新疆市场因出口和运输成本高,企业东进西出受阻,资金紧张情况加剧,继续呈现恶性竞争局面。”八一钢铁如是解释亏损原因。
     新疆地区的钢铁产能过剩形势极具代表性。早在2010年前后,新疆仍处于钢铁供需平衡状态,外地钢厂的钢铁产品通过长途运输进入疆内后仍能实现盈利,当时不少钢企在新疆布局、新增产能。中钢协首席分析师李世俊当时曾公开发出警示,“(钢厂)都往新疆集中很危险,新疆建不了那么多钢厂,明天的天山会变成今天的唐山!”
     靠政府补贴“还阳”
     按照现有的规则,持续亏损三年以上的企业是定义“僵尸”的一个重要条件。证券时报数据中心统计显示,截至去年9月末,34家上市钢企中有21家净利润为负,即去年前三季度亏损钢企占比6成,但这些亏损钢企在2010年至2014年间均未出现“持续亏损三年以上”的情况。
     然而,这只是假象。
     如果剔除政府补贴、剥离资产等因素,以34家上市钢企扣非后的净利润测算,在2010年至2014年间,重庆钢铁、韶钢松山、华菱钢铁、山东钢铁等9家钢企,都出现了连续3年或连续3年以上亏损的情况。
     如果按照扣非后的净利润计算,重庆钢铁从2010年至2014年实际已经连续亏损5年,亏损额合计达84亿元,且该钢企5年间几度成为上市钢企的“亏损王”。去年前三季度,重庆钢铁净利润为-32亿元,亏损额在34家上市钢企中排名第二,仅次于酒钢宏兴的-35亿元,预计重庆钢铁2015年全年将为亏损状态。
     政府补贴、剥离资产是上市钢企实现扭亏、避开风险警示的重要手段。
     证券时报数据中心统计显示,从2012年至2014年,34家上市钢企总共获得的政府补助分别为36.2亿元、22.8亿元、37.7亿元。其中,重庆钢铁依靠2012年及2014年的20亿元和9亿元政府补助,在这两年里实现了盈利;而2013年在政府补助只有393万元的情况下,重庆钢铁亏损了25亿元。
     2015年,上市钢企仍在接受政府补贴,截至去年前三季度,34家上市钢企所获政府补助合计达23.2亿元。
     第四季度,往往是上市钢企获得政府“精准”补贴、进而实现全年扭亏的集中时期。据证券时报·莲花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去年第四季度,包括重庆钢铁、凌钢股份、抚顺特钢等在内的多家上市钢企,公告收到了政府补贴。其中,包钢股份去年12月1日及12月2日连续两天称,分别收到2.3亿元、3亿元的财政贴息资金;而凌钢股份去年12月24日收到的朝阳市财政局政府补助合计达7.92亿元。
     张琳认为,过去“僵尸企业”难以通过破产退出市场,一个重要原因是政府干预,因为钢铁企业规模大,破产后会出现大量失业,还会出现税收减少、增加由政府背书的银行坏账等。
     邱跃成也表示,在很多中小城市,钢铁企业往往是当地的核心企业,对所在地区的税收、就业、GDP等影响相当大。在没有找到合适的替代产业之前,地方政府出于维稳的考虑,只能极力去扶持亏损钢铁企业维持生产经营。但政府对钢铁企业进行补贴,延迟了“僵尸企业”的退出时间,浪费了大量的财政资金;也对其他没受到补贴的企业造成了不公正的待遇。
     按照业内人士的说法,过去正是由于市场机制的作用发挥得不够,政府干预过多,导致市场不能及时出清,引发各种结构性矛盾,尤其是有些地方硬撑着对一些没效益的“僵尸企业”给贷款、给补贴。而提出供给侧改革之后,没效益的“僵尸企业”用地方政府补贴维持运转的形式可能会减少甚至被禁止。
     张琳称,处理“僵尸企业”的提法,意味着政府不再像以前那样拉银行去放贷、给补贴来维持企业运转,而是要积极承担社会责任,出钱、出力安置下岗职工等,让企业破产退出市场。
     曾经的优质资产变劣质
     证券时报·莲花财经记者发现,2015年以来,上市公司剥离钢铁业务甚至完全“逃离”钢铁行业的案例明显增多。
     去年12月,五矿发展称,公司将剥离与发展战略相关度较弱的低效资产,以1元的转让价向公司实际控制人五矿集团,转让公司持有的五矿营口中板有限责任公司50.4%的股权。据悉,五矿营钢注册资本高达49.39亿元,但因为固定资产和存货减值等原因,五矿发展所持五矿营钢的股权估值为-3.2亿元。
     创兴资源去年底几度以拍卖形式转让所持神龙矿业100%股权,据悉,神龙矿业这一铁矿石公司因为一再亏损而于2014年7月停产。创兴资源第一次以50万元的价格拍卖神龙矿业,发生流拍;第二次将拍卖底价调整为1元,被人以1000元拍走。
     除了上述企业剥离钢铁资产的案例,去年至今,还发生了不少撤离钢铁行业的事件。例如,中国港中旅集团宣布退出钢铁业务,拟无偿转让公司所持唐山国丰钢铁58.49%的股权和唐山达丰焦化35.09%的股权给河北省国资委;开源控股日前也宣布以23.83亿元向独立第三方出售旗下公司所持的日照型钢30%、日照钢铁30%及日照钢铁轧钢25%的股权。
     “退出钢铁业务将令本公司专注旅游主业的发展。”中国港中旅集团公司称,按照公司去年前三季度的财务数据进行初步测算,如果剔除掉拟无偿转让的钢铁资产,预计公司总资产从1236.5亿元下降至1032.9亿元(下降16.5%),虽然资产规模有所下降,但是净利润会从1.43亿元增加至8.04亿元,增加462.5%。
     开源控股的主营业务是在香港和巴黎经营酒店,值得一提的是,开源控股在披露剥离钢铁资产之后,复牌第一天股价即大涨40%。
     “市场低迷及钢材产品价格长期低迷,对联营公司的盈利能力构成重大压力。”开源控股解释退出日照钢铁的原因称,日照钢铁这些公司让开源控股2015年上半年损失了约2570万港元。
     邱跃成称,除了港中旅、开源控股、五矿发展、创兴资源外,2015年还有宝钢转让上海克虏伯股权、上海物贸剥离钢铁业务等案例。“上市公司剥离甚至完全撤离钢铁业在以往非常罕见,随着近两年钢铁行业形势急转直下,不少钢铁企业陷入全面亏损,钢铁资产在上市公司手里,从曾经的优质资产转变为劣质资产。而上市公司剥离亏损的钢铁业务,可以提升整体盈利水平。”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