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行业资讯 » 影视并购“大败局”:多家公司宣布失败或搁浅

影视并购“大败局”:多家公司宣布失败或搁浅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1-17  来源:东方财富网  浏览次数:0
 今年以来,A股市场掀起影视并购热潮,但9月以来,已有5家公司宣布并购失败或搁浅。有分析称,今年以来二级市场上影视传媒类的上市公司市盈率下滑,而一级市场影视资产的并购要价不断攀升,导致并购磋商基础动摇。
     9月以来,已先后有5家公司相继宣布并购失败或搁浅,包括熊猫烟花、湘鄂情等;一些公司股价也如坐过山车
     今年以来,A股市场掀起了一股影视并购的热潮,但这股热潮似乎正在慢慢冷却。9月以来,多家上市公司宣布此前的影视资产并购突遭搁浅,原因不一而足。
     苏州一家生产家电外观部件的上市公司禾盛新材原本打算收购厦门金英马影视,但由于金英马突然被发现有1亿多元的借款尚未偿还,导致收购停摆。
     泉州一家主营鞋底制造业务的泰亚股份拟收购杨幂、李易峰等“明星股东”扎堆的欢瑞世纪,但最终因“一些细节谈不拢”而终止交易。
     中植系“潜伏”的中南重工收购大唐辉煌的案例今年3月启动,9月都已“过会”,但10月却因为“有关方面被稽查”而让重组暂停。目前证监会已恢复了对该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的审核。
     中山证券研究所所长刘佳宁认为,9月以来多家上市公司有关影视公司的并购重组失败更像是个结果,总体而言,今年以来二级市场上影视传媒类的上市公司市盈率是在下滑,与此同时在一级市场影视资产的并购要价又不断攀升,这一升一降让并购双方的磋商基础产生了动摇。
     新京报记者郑道森刘溪若北京报道
     上半年“结婚”,下半年“离婚”
     对于今年以来的影视资产并购,知名电视剧行业专家李星文有一个生动的说法--上半年“结婚”,下半年“离婚”。
     根据统计,2014年,A股市场共有44桩并购重组涉及影视资产,这其中大多数都是在今年上半年发布的。
     对于不少上市公司来说,由于经济大环境不景气,不少传统行业利润增长堪忧,急需影视等新兴行业进行补血;而对于影视公司来说,项目启动需要大量资金,与上市公司的结合恰好满足了影视项目对于资金的需求。
     于是,双方一拍即合,一众上市公司纷沓而来,影视并购的浪潮在A股市场上层出不穷。
     年初以来,先是北京旅游表示,出资1.5亿元收购北京光景瑞星100%股权;2月前后,苏州家电部件生产商禾盛新材拟以2.2亿参股金英马影视。
     3月之后,并购浪潮愈演愈烈。餐饮龙头湘鄂情宣布,将以2.85亿元的价格,收购笛女影视传媒有限公司51%股权;而随后,号称“烟花第一股”的熊猫烟花亦欲前来分羹,公司宣称拟以9.17元/股的价格发行约6000万股,向万载华海收购影视企业华海时代100%股权,交易总价为5.5亿元。
     大批并购预案一经公布,引发了二级市场上公司股价大幅暴涨,管理层财富效应扶摇直上的同时,也让A股出现了众多“明星股东”。这也是继华谊兄弟上市之后,A股市场掀起的第二波明星股东风潮,孙俪、杨幂、唐国强等演艺明星都有了通过资本市场实现“暴富”的机会。
     但下半年以后,行情“峰回路转”。多家影视并购重组破产的消息不断传出。新京报统计,9月以来,已经先后有5家公司相继宣布并购失败或搁浅。
     先是泉州的鞋底制造商泰亚股份并购影视公司欢瑞世纪被搁浅,失败原因是“交易细节未谈拢”而致;而后,禾盛新材原本打算收购厦门金英马影视,但由于金英马突然被发现有1亿多元的借款尚未偿还,导致收购停摆。
     同期,熊猫烟花、湘鄂情相继宣布放弃并购影视标的。
     从年初到年尾,影视并购的浪潮上演了峰回路转的戏码。
     跨界并购影视资产的风险在哪里?
     这些影视并购失败的原因林林总总,似乎各家都有各家的难处。
     9月10日晚,上市公司泰亚股份宣布,与欢瑞世纪的并购交易终止。此前这家公司曾希望将公司原有的鞋底制造的资产全部置出,再装入欢瑞世纪100%的股份。
     欢瑞世纪成立于2006年,让这家公司声名鹊起的,是《宫锁心玉》、《宫锁珠帘》、《胜女的代价》等一系列电视剧,这些电视剧大多由湖南经视主投,欢瑞世纪参投,并且在湖南卫视的黄金档独播,杨幂、贾乃亮、杜淳等明星都是这家公司的股东。
     泰亚股份原有业务不景气,希望通过引入影视资产增加利润,提升公司估值,但在宣布方案两个月后,却宣布资产重组“终止”。
     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泰亚股份董秘谢梓熙表示,重组失败是因为相关方未能就细化交易达成一致意见,具体是哪个细节不便透露。他还表示,欢瑞世纪共有61个股东,有时不容易达成一致意见。
     公开资料显示,欢瑞世纪长长的股东名单中,除了公司高管和明星之外,还有一些湖南背景的“神秘人士”——长沙退休人士赵玉章、岳阳市岳阳楼区岳城小学女教师刘奇志、长沙退休女士李元宁、湖南省汨罗市退休人士吴明夏及其女儿吴丽、原中地行股份有限公司房产销售王程程(住所为长沙市开福区长沙大学后面)等。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由于欢瑞与湖南广电之间的密切关系,业内风传这些人的股份可能是代持。
     无独有偶,餐饮公司湘鄂情(现已改名为中科云网)收购重庆笛女影视的案例最终也以失败告终。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笛女影视董事长傅晓阳将公司与湘鄂情的接触定义为“闪婚”。他表示,双方一开始相互了解不深,仅从外在的吸引就确立婚姻关系,当相处一段时间后,双方的短板逐渐暴露出来,发现并不是最佳合作关系,因此便走到了“离婚”的地步。
     他表示,从投资并购方来说,有些公司是真心想在影视行业中驰骋一番,通过做大做强影视业务来实现利润,也有些公司只是因为原先所在行业亏损严重,急于通过并购行动来“止血”,稳定股价,对影视业务本身并无特殊兴趣。
     从影视公司角度来说,存在着行业规章制度不完善、财务状况不明晰、行业体系不规范等缺点,而且是前期投入大、风险高的行业,项目从剧本创作、拍摄制作到宣传发行各个环节,很多都不是实体产业,这种无形投资对于收购方来说存在着较大风险。
     影视资产收购热为何降温?
     在业内看来,由于前期影视行业被市场热捧,催生了行业泡沫,部分影视资产标的质量参差不齐,导致并购中与上市公司方达成协议的基础产生了动摇,最终并购流产的案例不断上演。
     时间投资研究总监徐大卫表示,上市公司并购涉及的因素很多,对于近期市场上比较热衷的影视资产,因为先前市场估值较高,但行业内的公司质量相对鱼龙混杂,很多并购协议达成了之后,上市公司也发了预案,结果双方交谈和博弈过程中,发现业绩不靠谱,对赌的业绩难以实现,最终导致并购失败。
     “再有一方面原因,很多主业非相关的上市公司向影视跨界转型,其本身更多的目的不排除是在追逐热点,炒作股价,以达到公司管理层财富效应释放的诉求。”徐大卫表示。
     “比如说湘鄂情、熊猫烟花,两家公司主营业务下滑,先是转型影视,而后又做互联网金融、云计算和大数据。”徐大卫认为,对部分公司来说,转型或许只是个幌子,但股价上涨,上市公司做市值管理的诉求才是真实的。“一旦寻找到了更加好的投资标的或者热炒概念,已经因为股价上涨获利的公司会果断代替。”
     中山证券文化传媒行业的分析师刘佳宁认为,9月以来多家上市公司有关影视公司的并购重组失败更像是个结果,“实际上,5月份的时候市场就已经出现了这种迹象。”
     刘佳宁表示,总体来说,今年以来二级市场上影视传媒类的上市公司市盈率是在下滑,与此同时在一级市场影视资产的并购要价又不断攀升,这一升一降让并购双方的磋商基础产生了动摇。
     “通过高溢价购买的影视资产到了二级市场上的估值却在下降,上市公司自然会权衡收购的价值。”刘佳宁表示。
     实际上,多个影视并购破产之后股价都出现了波动,例如中科云网收购笛女影视失败、熊猫烟花并购华海时代宣布失败之后,公司股价都产生一定波动,有的高位滑落,有的甚至跳水,股民如梦初醒。
     徐大卫称,影视并购这个概念就是个生意,股价暴涨以后上市公司实现了市值管理的目的,最终接棒的还是普通投资者。“就像击鼓传花的游戏,最终炸弹在谁那儿炸,谁也无法预料。”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