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行业资讯 » 风电上网电价酝酿下调 企业掀起“抢装潮”

风电上网电价酝酿下调 企业掀起“抢装潮”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0-25  来源:东方财富网   浏览次数:0

业内认为将加剧“弃风限电”

     “现在就是抓紧时间把装机规模做上去,早发电一天,就多挣一些。”华能集团下属的一家在建风电场主管告诉《中国经营报>博客 ,微博 )》记者,发改委计划将陆上风力发电的上网电价进行下调, 下调的幅度是2~7分钱。 2015年6月30日后投产的项目将受到这一调价的影响。

     中国国电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龙源电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恩仪近日更表示, 今年三季度以来,由于受到限电和风资源下降的双重影响,全国风电亏损面已经高达50%以上。

     多重挤压下,风电企业掀起的这波“抢装潮”,或使得行业内原本存在的“弃风限电”问题更为严重。

     风电电价或下调

     9月份,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召开了“陆上风电价格座谈会”,国内五大电力集团以及物价管理部门参加,会议专门讨论风电上网电价下调事宜。

     “现在只是有这么一个构想,还没有出正式的文件。”一位接近国家发改委的人士告诉记者,2006年开始中国风力发电开始大规模发展,风电设备、技术等成本都明显降低,风电机组已经由每千瓦8000元降到了4000元,按照国家的整体思路,风电电价要在2020年前和火电平价,所以风电上网电价下调是大势所趋。

     目前,中国风电上网电价执行的是2009年7月公布的电价政策。国家发改委在当年的《关于完善风力发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中,将风电资源区划分为四类,标杆电价分别执行0.51元/千瓦时、0.54元/千瓦时、0.58元/千瓦时和0.61元/千瓦时。这一电价政策在随后的5年时间里,都未发生过改变。

     前述接近发改委的人士称,发改委从2012年以来就开始筹划下调风电上网电价相关事宜,在2012年和2013年价格司也召开了相关会议进行讨论,但都未能形成决议。

     今年以来,关于风力发电下调的消息不断传出。

     2014年3月两会期间,国家发改委在全国人大做出的《关于2013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草案的报告》中提出,将“适时调整风电上网电价”,并将其作为今年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的一项重要任务。

     随着9月国家发改委“陆上风电价格座谈会”的召开,业内普遍预期,酝酿了两年多的风电上网电价下调一事或将加速推进。

     “抢装潮”引发忧虑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国家发改委召开的研讨会上,发电企业和地方物价部门都表达出调价幅度较大、希望降低幅度的诉求。

     “如果电价下调,对企业的影响肯定很大。”华能集团下属的一位风场负责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台1.5MW的风机每小时发电是1500度,一年有效发电时间为2000小时,风场的33台机组的年发电量大约为9900万度电。如果电价下调4分钱,那么一个风场将减少营收近400万元。

     目前华能集团的风电项目装机量全国第一,而各地在建的风电项目还有80余个,而包括五大电集团以及金风科技等几家大型企业全国在建的风电项目也有300多个。如果风电上网电价下调落定,这些企业的营收或将影响超过10亿元。

     上述华能人士告诉记者,每年四季度都是风电装机的高峰期,但受到电价可能调整的影响,目前公司在建的多个风电项目都在抓紧加工建设,希望赶在2015年6月30日之前建成投产,这样上网电价将不受影响。

     风电企业掀起的“抢装潮”,直接带动了下游设备制造商的业务增长。

     “企业员工都在加班加点地赶工。”广东省一家风电设备制造企业的内部人士称,现在公司每个月风电塔筒的产量为15~16台,是此前8台/月的两倍,而员工也由此前的8小时变成加班至12小时。不仅如此,业主更是急着催货,专门派出工作人员进驻企业监督,要求企业尽快生产。

     有业内人士判断,“抢装潮”将导致国内风电装机容量明年6月30日出现大规模增长,由此将带来更为严重的“弃风限电”问题。

     10月22日举行的“北京国际风能大会”上,国家能源局市场监管司副司长黄少介绍称,国内风电弃风限电问题在2010年开始出现,2011年和2012年大幅增加,2013年虽然有所好转,但是2014年上半年仍然表现得很严重,上半年全国弃风损失达到72亿千瓦时,弃风率达到8.5%。

     其中华北、东北、西北这“三北”地区的弃风限电现象仍无根本好转。例如,甘肃省2013年弃风电量达到31.02亿千瓦时,占全国弃风电量的19.11%,弃风率达到20.6%,比全国弃风率10.74%的平均水平高出近一倍。

     “公司在玉门的项目上网比例只有70%,电力输出问题一直困扰着企业的经营。”中节能风力发电甘肃公司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企业在全国各地抢着上规模,南方的风电装机若大规模上涨,虽解决了自身的用电紧张问题,但也会使得西北、内蒙古 、东北等电力输出省份的弃风现象更为严重。

     解决消纳是核心

     “在国家能源局价格司召开了风电调价座谈会后,公司股价一周时间从8.6元降到了7.5元,市值缩水了70多个亿。” 李恩仪表示龙源电力利润水平在今年也明显下滑,其中有10多个项目出现亏损。

     “现在我们的项目是略有盈利,能够维持生产。”华能海南一位风场主管告诉记者,一套风机设备的使用寿命约为20年,一般风场在风电设备投产8~10年后才开始盈利。但是目前西北、内蒙古等地由于限电问题仍较为严重,一些项目亏损面也较大。

     而对于风电上网电价问题,李恩仪认为,当前中国约0.5元/千瓦时的风电上网电价在世界范围属于偏低水平,而日本为1.4元/千瓦时;意大利 、英国 、加拿大 、美国东部位于0.8~1元/千瓦时之间,德国 、法国 、丹麦位于0.6~0.8元/千瓦时,南非是0.5~0.7元/千瓦时。所以综合来看,后期国家层面仍需要继续加大对风电产业的政策支持力度,保证风电行业较为合理的盈利水平。

     在多位风电企业负责人看来,相对于风电的上网电价问题,目前风电行业亟需解决的仍然是消纳问题。

     中节能甘肃人士告诉记者,现在各地都在大规模规划新能源项目,但配套的电网设施却明显落后,一个风电项目一年就能建成,但与之配套的电网工程需要一年半到两年时间,双方不能实现同步投产,导致弃风限电一直存在。所以,必须调动电网公司的积极性,提前进行电网规划。同时,在能源局等监管层面,应按照《可再生能源法》的规定,对风电等新能源发电进行全额保障性收购,实施可再生能源配额制。

     此前,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等多位官员证实,《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考核办法》的最后修订工作已经在9月完成,随后将提交给国务院进行批准。目前,可再生能源配额制有望在今年年底对外公布。

     10月22日,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朱明称,随着风电优先上网和全额收购等政策的实施,希望能在2015年基本解决弃风限电问题。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