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行业资讯 » 钢价跌跌不休 地方政府求稳不敢削减产能

钢价跌跌不休 地方政府求稳不敢削减产能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0-15  来源:东方财富网  浏览次数:0
 专家称地方政府求稳不敢大刀阔斧削减产能依然任重而道远
     据普氏能源资讯发布数据显示,中国钢铁情绪指数(CSSI)在 10 月份仅为 38.09点(中国钢铁情绪指数大于50表示上升或扩张,小于50则表示下降或收缩,最高100点).
     相比9月份,10月份的CSSI比9月份的45.87点下降了7.78点,成为今年 1月份以来的最低水平。而与之呼应的就是上半年,重点统计钢企的钢材销售结算价格降至3212元/吨,8月末,钢铁协会钢材综合价格指数已跌至90.63点,为11年来的最低水平。
     对此,兰格钢铁网分析师张琳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产能过剩,布局分散,其实钢铁产能危机爆发之前就已经有过这样的预测。可是由于当时房地产行业一片红火,钢企看到了甜头,无暇去顾及隐患。如今看来,钢铁产能过剩严重,钢价持续下跌是多年积累的隐患得到了爆发,关键是已经无法回头,减产只能通过市场调节,而市场调节说白了就是钢企之间拼价格拼市场,谁输谁被淘汰”。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也向记者无奈表示,“今年铁矿石价格创纪录的下跌其实对国内钢铁行业的发展是有利的,但是由于我国钢铁的产能过剩太严重,这种利好也就不值一提了”。
     钢价跌跌不休
     钢企不敢丢市场
     随着钢价的“跌跌不休”,钢企的日子已经是水深火热。根据中钢协统计,前7个月大中型钢企的利润总额为113.28亿元,其中主营业务利润为19.29亿元。虽说与去年亏损31.69亿元相比,已经实现扭亏为盈,但销售利润率依然只有0.54%,为工业行业中最低。
     讽刺的是,即使是在这么低的利润水平下,钢企依然在“玩命”的生产钢铁,据相关数据显示,今年1月-8月份粗钢产量55010万吨,同比增长2.6%;1月-8月份钢材产量74210万吨,同比增长5.4%;1月-8月份生铁产量48325万吨,同比增长0.5%。
     对此张琳表示,“李克强曾一针见血的说过,产能过剩的行业,都是审批出来的。而钢铁行业与其他行业相比还有四个特点,就是资金大,盘子大,难调头,难协调,这样,钢铁行业产能过剩的问题也就特别突出了。之前依靠房地产带动了钢铁行业热火朝天,可是随着房地产行业发展脚步放慢,导致钢铁需求突然下滑,使钢铁行业遭遇滑铁卢。”
     即使如此,众多钢企仍无削减产能的意向,张琳表示,钢企这么做也是有难言之隐,“需求截流了,产量却不好截流。钢铁市场的布局又十分分散,导致钢企一旦限产,又要面临市场可能就会被另一家钢企抢占的风险,于是不管怎样也要硬着头皮生产了。”
     沈萌也向记者表示,“国内钢企生产的钢铁大部分是建筑用钢,真正的高附加值钢铁产品并不多,之前房地产作为国内经济的支柱型产业,钢企依靠房地产大量生产钢铁来抢占钢铁市场份额,如今即使需求不景气,钢企不愿意也不敢削减产能,因为削减产能意味市场份额的丧失,而钢企丧失的市场份额如果想抢回来难度很大。”
     地方政府求稳
     减产能任重道远
     今年5月,工信部提出2014年淘汰炼铁能力1900万吨、炼钢能力2870万吨的目标。随着环保要求越来越严、银行对信贷系统的收紧,已有一部分环保有欠账、资金周转不畅、负债较高、亏损严重的钢铁企业面临着被淘汰或被关停的命运。
     在张琳看来,国家目前对产能的淘汰和限制仍然主要针对落后产能方面,而对于符合要求的钢铁产能仍然缺少必要的限制,“现在只是用行政手段,让落后产能退出市场。对于符合环保的产能,怎么削减?钢铁行业缺失的就是完善退出机制,但是如果地方政府让钢企限产或者关停,企业员工又如何安置?现在钢铁行业的尴尬之处就在于,在没有合适的退出机制的情况下,只有通过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去调节了。目前来说,产能过剩,肯定会造成恶性竞争和过度竞争。”
     就在钢铁产能居高不下之时,地方政府对削减产能的态度也是颇耐人寻味,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就算国家制定了相关政策来控制产能,但是地方政府实施也会打个折扣,因为这关乎地方税收以及地方政府政绩等问题。”
     记者也了解到,政府补贴对很多钢企账面也起到了很大的“修饰”作用。以华菱钢铁为例,其上半年公司今年上半年的净利润是1901.21万元,而公司今年上半年获得的政府补贴为7940.54万元,是净利润的4.17倍。
     对此,沈萌表示,“钢企对地方政府而言属于支柱型产业,地方政府出于地方就业稳定以及社会稳定的需要,不会对钢企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这也使得削减过剩产能的动力大大不足。地方政府主管官员大都是任期制管理,因此也未必高瞻远瞩,做长远的考虑,毕竟地方官员更多的是以短期政策效益为导向,只要能够开工,能够保证就业,保证社会稳定,哪怕通过政府补贴也要支撑钢企的生产。”
     张琳也表示,钢铁行业产业结构存在的矛盾根深蒂固,要解决也非一朝一夕,“产能过剩与当初各个地方政府采取投资优惠政策和官员追逐GDP有很大关系。削减产能,工作难度很大,不仅仅是钢铁生产,还牵涉到社会的稳定,因此需要有序地进行。比如说加大环保、质量等方面的监管力度。或者采取差别电价、差别水价、差别排污费等等方式。”
     而对于钢铁行业的未来,沈萌表示,在目前的经济形势下,钢铁行业很难求得转机,“国家现在放缓了GDP增长速度,这对钢铁行业来说,使得钢铁的需求很难有质的提升,钢企也很难寻找到一个契机来使得自己的日益紧张的资金链得到缓解,加上房地产行业现在短期之内也很难翻身,钢铁行业就更难看到曙光。”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