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行业资讯 » 北京医院试点见成效 新医改全面推行“医药分开”

北京医院试点见成效 新医改全面推行“医药分开”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9-20  来源:东方财富网  浏览次数:0

9月16日,在2014清华长庚医疗改革发展论坛上,一位来自西北地区的医院院长在阐述其医院收入的连年增长时,提到其中药品收入占医院总收入的比重不及30%,对此台下的与会者们报以热烈的掌声。

     多年来,“以药养医”一直是医院筹资模式的主要渠道之一,药费占比往往能达到医院收入的40%-70%,北京、上海等地区医院的药费占比甚至更高。作为新医改核心问题之一的“以药养医”,已到了非治不可的时候。

     9月上旬,商务部 、发改委 、财政部 、人社部 、卫计委、食药监总局六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落实2014年度医改重点任务提升药品流通服务水平和效率工作的通知》,正式提出“采取多种方式推进医药分开”,而这也被市场认为是新医改终于重新考虑“医药分开”原则与实施路径的重要信号。

     打破药占比虚高格局

     之所以说是“重新考虑”,是因为“医药分家”这个提法由来已久。

     多年来,在“以药养医”的体制下,药品一直是医院和医生重要的收入来源。医院可以通过药品销售获得15%的加成收入,用来补偿医生尚欠合理的阳光收入,医院和医生均有一定的动力多开药、开高价药,最终导致我国药占比常年居高不下,平均数值一直逼近五成,而美国的这一数值则始终维持在10%左右,韩国和日本的数值相对较高,但也仅在20%左右徘徊。

     我国药品销售占卫生总费用的比例偏高直接形成了我国“看病难,看病贵”的顽疾。为此,“医药分开”一度被列为新医改的核心工作之一。早在2009年,卫生部部长陈竺在“两会 ”期间表示,新医改方案已进入倒计时,“两会”一结束就出台,公立医院将取消15%的药品加成,用药事费、增加财政投入、提高医疗服务价格来补偿。但是,由于实施起来非常困难,各地的推进工作几年来几乎处于停滞状态。

     因为,虽然几乎所有人都反对“以药养医”,所有的人都支持废除“以药养医”,但是,如果不用药品来养医院和医生,那用什么来养?

     这个答案直到2012年才揭晓。作为北京公立医院改革中最受关注的部分,“医药分开”相继在友谊医院、朝阳医院、同仁医院、天坛医院、积水潭医院共五家医院开始试点。总体的思路就是去掉原先的诊疗费、挂号费;医院全部药品实现进价销售,减掉15%的加成费;与此同时按照医师职级,设置不同档次的医事服务费,最低42元、最高100元,医保患者定额可报销40元。

     而这不光意味着医院和药品之间的关系切断了,同样体现了医生的劳动价值,并且有利于合理有效利用资源,避免“三级医院人满为患,社区医院门可罗雀”的现象。

     “通过总结,北京‘医药分开’的试点出现了三大亮点:病人的平均次均费用降低了、住院费用降低了、大夫收入增加了。”9月18日,北京市卫计委宣传中心副主任马彦明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强调,我们曾经的目标是在“十二五”期间将个人的医疗负担费用降到30%以下,如今,北京的这个数值已经降到了25%以下。

     本报记者同时了解到,进行“医药分开”试点的五家医院的药品占整个医疗收入的比例明显下降。以友谊医院为例,改革前友谊医院的药占比是56.4%,现在已降到46.6%,整整降了9.8个百分点。

     “试点的效果虽然不错,但此次六部委将全面推开的‘医药分开’是否会完全效仿试点医院的方案尚不得而知。”9月18日,北京市医管局党群处副处长张海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执行单位,北京医管局已全面做好此项工作的准备,但截至目前,尚未接到任何相关工作的安排。

     将加大医保支出

     从数据上看,“医药分开”确实降低了患者担负的费用,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却会令医保资金支出增加。那么,全国一旦全面启动此项改革,医保又能否承受如此之重?

     “医保资金的支出确实会有所增加,但增幅不会太大。”9月18日,某大型险企的研究员崔鹏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分析,以门诊患者为例,医药分开之前,医保基金只需要承担门诊患者每人每次几元的挂号费,改革之后,患者无论挂多少钱的号,医保都要为此支出40元的医事服务费,但由于药品实现了零加成,医保报销的药品额度也就会相应减少,因此,双方相抵之后,医保资金的支出额度不会比想象的要多很多。

     而在北京公立医院启动“医药分开”试点之时,北京市医改办主任韩晓芳也曾为此做过测算,北京一旦全面推进取消“以药养医”的改革,全市医保资金将会增加支出13个亿,这是能够承受的。韩晓芳同时强调,当医保控费的效应越来越强时,医保资金的支出还会有所下降。

     也就是说,医药分开之后医保资金短期内的支出确实会有大幅增加,但从长期来看,额度将呈现出减少的趋势。

     早在去年,卫计委官员还曾指出,截至2012年底,全国城镇基本医疗保险累计结余7644亿元,这完全可以满足14个像广州那样的大都市支付职工医保11年。当时,尚有众多专家还为如何盘活如此巨额的沉淀资金发愁,如今,这笔资金终将自有它的去处。

     而就在近日,本报记者从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了解到,北京将从2015年起调整“一老一小”的基本医疗保险筹资标准。其中,个人缴费部分:学生儿童由每人每年100元调整为每人每年160元;城镇老年人由每人每年300元调整为每人每年360元。同时,政府补助标准也由每人每年860元调整为每人每年1000元。

     毫无疑问,国家已经开始着手医保资金的积累。

     “政府除了要解决患者‘看病贵’的问题外,同样会考虑相关部门的承受能力,改革一旦启动,医保资金支出一定会比之前要多,资金不够的部分就要政府补充。”马彦明同时强调,“医药分开”是件大事,具体方案尚未出台,全面推进尚需时日。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