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行业资讯 » 康菲赔偿拉锯 渤海疑似再漏油

康菲赔偿拉锯 渤海疑似再漏油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4-11  来源:贸易谷  作者:贸易谷络  浏览次数:129

    本报记者 尹一杰 北京报道

    两年前的那场渤海漏油灾难似乎并未结束。

    4月10日,山东砣矶岛村民向本报记者透露,两天前在砣矶岛吕山口村又发现了部分油污,以及打捞油污的废弃油毡。

    与此同时,山东长岛县204名渔民代表之一王忠国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也证实,截至4月10日,其在当地其他村庄也发现了类似油污和油毡,并拍摄了一则长达5分钟的视频资料。

    但目前,新发现的油污来源尚未确定,本报记者多次致电中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对方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而本报记者向国家海洋局方面提供视频资料并进行求证时,相关工作人员称还需对此进行进一步确认。

    事实上,在渤海疑似再度漏油时,包括山东在内的数百名受损渔民的索赔之路也仍在拉锯之中,且多名维权律师对国家海洋局许可康菲公司蓬莱19-3油田复产的环境保护监督检查核准文件要求信息公开的申请也还在等待。

    4月10日,此前曾前往国家海洋局递交信息公开申请书的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汤华东向本报记者透露,国家海洋局已对其申请书做出延期答复告知书。

    “国家海洋局决定延长15个工作日作出答复,也就是4月12日。”汤华东说。

    再次漏油?

    “既然去年就说清理完成,那这些油污又是哪里来的?”

    虽然目前山东渔民所拍摄视频中的油污及残留油毡尚难确定源头,但来自多名当地村民证实的消息皆指出,康菲公司的搜油船只又一次出现在了该海域。

    砣矶岛一名村民向本报记者透露,3月20日左右,当地三个村庄的数十名村民都不同程度地发现康菲公司的搜油船拖着“一长串油毡在海上活动”。

    “当时没人想到要拍照片,但是很多人都看到了。”上述村民说。

    王忠国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证实,3月下旬,当地北风大作,出海渔船皆寻港避风,而为躲避风浪,康菲公司的搜油船也随即驶入砣矶岛南岸。

    “康菲公司的船在岛南岸停了一天一夜,如果不是漏油,为什么会拖着之前电视里放的那种油毡在捞油呢?”王忠国说。

    此次被当地渔民新发现的油污是否属于新漏油油源还是两年前的残留油污尚有待论证,但值得注意的是,在2012年国家海洋局批复康菲公司对蓬莱19-3油田恢复生产时,研究总院为项目编制的环境保护报告中就指出,蓬莱19-3油田的油污就已全部清理,且周边海域的海水指标也均达标。

    “上次漏油已经过去这么久,为什么等到这个时候才发现还有油污没有清理完,既然去年就说清理完成,那这些油污又是哪里来的?”当地村民说。

    除此以外,本报记者反复查看王忠国等人拍摄的视频资料发现,视频中被王忠国用木棍从沙滩表层撬出的凝结油污块并无长时间积压迹象,而残留的油毡也看似使用时间有限。

    “今天下午又在其他村庄发现了油污,我们正在赶过去拍摄视频。”王忠国接受记者采访时也正赶往该地点。

    在不同地点发现的新油污也皆指向蓬莱19-3油田的复产,而北京华城律师事务所律师贾方义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则直言,在康菲公司首次发生漏油事故后,监管部门就曾对事故性质作出定性,属于违反作业方案导致的责任事故,而在国家海洋局等监管部门未作出复产公示等信息公开时,康菲公司复产后是否再度因作业导致地质结构破坏,并造成漏油则急需取证。

    “之前国家海洋局就下了结论,调查组专家就声明康菲公司擅自更改了开发方案,而且钻井已经对地质造成了严重破坏,这次漏油也疑似是新的漏油事件。”贾方义说。

    2011年11月,在对渤海漏油事故进行调查时,国家海洋局等监管部门成立的调查组曾指出,康菲石油中国在蓬莱19-3油田的C平台C25井回注岩屑作业违反总体开发方案规定,数次擅自上调注岩屑层位至接近油层,造成回注岩屑层异常高压,形成向上部油层窜流高压源,造成C20井钻井至该层时产生井涌,同时,该井作业表层套管下深过浅,违反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的要求,降低了应急处置事故能力,发生侧漏溢油。

    赔偿拉锯

    在为受损渔民进行维权时,康菲公司则将赔偿责任推给了农业部。

    虽然渤海漏油事故已经事发两年,但对于数百名受损渔民来说,这一事故并未就此结束。

    在国内多家律师事务所代理渔民赔偿案但均未被法院立案时,2012年7月,贾方义代表500名渔民向康菲公司总部所在地的美国地方法院德克萨斯州南区法院提交了起诉书,500名受损渔民皆来自山东省。

    贾方义称,在为受损渔民进行维权时,康菲公司则将赔偿责任推给了农业部,称此前已经为漏油事件支付了10亿人民币,后续事宜已经与其无关。

    “农业部与康菲公司签订了协议,但赔偿的范围只包括辽宁和河北地区,山东作为重灾区被排除在外。”贾方义说。

    与此同时,包括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区(原唐海县)的208户养殖者也自称被排除在上述10.9亿元的赔偿款之外。3月18日,渔民代表再次向国家发改委发出公开信,请求叫停康菲中国在渤海的采油活动,但这一申请至今仍未有答复。

    事实上,山东当地渔民在索取赔偿未果时,当地政府也在对其施压,“想让我们自认倒霉算了。”

    多名当地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在持续长达两年的索赔期内,山东省政府下属一研究院曾在受损灾区展开过多次巡回游说。

    “带着一台电脑,给我们放视频,说我们的水产养殖方法不科学是导致水产死亡的原因,与漏油无关。”当地人士说。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