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创业投资 » 比特币一年跌去七成之后,那些追风者的众生相

比特币一年跌去七成之后,那些追风者的众生相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2-17  来源:IT时报  浏览次数:0
 “币越来越难挖了,现在挖出来的币,一半都要用来支付电费和矿机维护,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等。”12月10日晚上,“矿工”东叔默默盘算了一下这个月的电费,100多万元的账单,差不多要用掉500个比特币,这几天,行情又有点跌了,每个币在人民币2150元(348美元)左右,从今年9月到现在,比特币的币值一直没有超过2500元/币。
     从2013年11月最高1242美元到现在的348美元,比特币已经跌了72%。这个曾经的“金融明星”,如今星光黯淡。希望借此实现财富梦想的炒家陆续离场,但依然有一部分人坚持在比特币的生态圈里,对于虚拟货币对金融体系有可能带来的“革命”,他们依然在等。
     挖掘未来的“矿工”
     赵东是业内有名的“矿工”,人称东叔。2013年6月,比特币的第一波行情之后,赵东和几个合伙人开始“挖矿”,“矿厂”设在内蒙古鄂尔多斯,面积有1500平方米,3000台矿机日夜运作,前后一共投入了900多万元。
     “去年6月份的时候,一台矿机一天能挖3个币,那时候只有十几台矿机。到今年1月份,十几台矿机一天只能挖10个,大量的人涌进这个行当,币越来越难挖。”讲起每况日下的“挖矿”现状,东叔平实的语调中隐约有些无奈。
     “以前矿机贵,一台机器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随着挖矿的人增多,生产矿机的厂家也多了,机器大幅降价,现在一台机器只需两三千元。我们现在用的3000台矿机都是自己生产的,成本在每台2000~2500元,陆陆续续于今年6月份全部开工。刚开始3000台矿机一天大概能挖80个币,现在一天只能挖40 个左右。”这一路的发展史从赵东的嘴里讲出,并没有多少梦想的成分,更多的是一笔笔经济账。
     作为最有名的虚拟货币,比特币的产生源自于一套特殊的计算算法,根据其规则,系统中比特币的总量为2100万个,每个币由计算机依靠算力从系统中“挖取”,这个过程俗称“挖矿”,而整个系统每天的产出量维持在3600个左右。目前全世界已有约1380万比特币被挖出,而这种系统制造的“稀缺性”也被比特币玩家认为是比特币价值的根本依据。
     然而,由于几个月来比特币的市场行情持续低迷,还留在这个圈子里的人大多像赵东这样,一边算着经济账,一边怀抱着希望。
     欲去还留的 “表哥”
     “我是2013年6月开始炒币的。有天在网上看到比特币这个东西,很好奇。研究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决定买了。”网名为“表哥”的杨超,在比特币圈内是知名人士,他的“辉煌战绩”是前后投了70多万元,通过短线操作,一共翻了60倍。
     82年生人的“表哥”老家在东北,因为“北方太冷,所以大学毕业后到南方来工作”。在炒币之前,“表哥”一直在苏州的一家软件公司上班,并没有投资方面的专业知识。
     比特币火爆以后,国内炒比特币的人一时间都涌入进来,比特币的交易不同于股票,没有“开盘”“收盘”,全天24小时都可以交易,这意味着,可能一夜暴富,也可能睡一觉起来就破产了。
     “其实我是运气好,赚钱的毕竟是少数。钱都被主力赚走了,投资交流群里赔钱的人一抓一大把,只不过他们不好意思说自己赔了。”今年4月开始,“表哥”抽走了大部分资金投入到股市中,只留了1000万元在比特币市场里,“我觉得它是一种革命性的东西,不一定会成功,但开辟了先河。”
     据壹比特网站统计的数据,2013年11月份国内互联网上关注比特币的人数从数万涨到100万以上,其中日活跃人数达30万。而到今年11月份,日活跃人数为3万。
     “国内炒家基本是在去年11份那一波大涨之后进场的,但是从那以后,比特币整体的走势一路在跌,从开始每币七八千人民币到现在的2200元左右。资金已经陆续离场了,留在这里的人已经很少了。”比特币中国的市场部总监赵千捷告诉《IT时报》记者。
     围成圈子等风来
     “作为一种货币,必须具有三种基本功能:交换媒介、价值存储、记账单位。比特币自身问题很明显,由于它的价值波动大,根本没有办法实现价值存储和记账单位的功能。”作为一位资深的比特币追捧者,达鸿飞早已意识到了比特币所存在的问题。
     现在达鸿飞正在致力于解决“数字货币”的稳定性问题。他向《IT时报》记者透露,自己正在研发一个基于“比特币精神”的新数字货币,且自信基本能解决不稳定性问题,只待市场的检验。
     像达鸿飞这样将注意力转移到做比特币生态的人很多,他们大多有技术、有想法,围绕在比特币的周围,或试图通过不同程度的创新来造一艘“新船”,或试图完善旧的系统来促进它的发展,或提前为它准备前进路上的各种辅助服务。他们甚至组成了一个小的联盟——“比特创业营”,定期组织交流活动。
     “凡事都有一个发展的过程,比特币现在正处在发展的初级阶段,有时根本不需要接受不接受,只要这个东西好用就行了。”包括达鸿飞在内的绝大多数比特圈内人在被采访时,都表明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问题。
     拥有1万台矿机的于途(化名)现在想做“比特币银行”,帮人们管理手里的比特币,和现实中的银行一样,“比特币银行”可以吸纳存款、发放贷款,只不过计价单位是比特币。但对于记者关于个人是否可以开设银行的问题,于途沉默了。
     东哥也在继续坚持,“只要挖的币能付得起电费,我就会继续挖。多出来的币我不会卖,会一直持有,比特币是革命性的东西,总有一天,它会取代传统货币。”
     然而,这些比特币理想主义者们的信心,在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院研究员应展宇看来,面临许多难解的困难,“未来,比特币或许可以与现行体系实现有限融合,无论是作为货币,还是虚拟商品、投资物,都可能在特定群体内被接受,但能不能作为一个等价物被广泛应用,要看技术发展和市场的接受程度,更关键的是,‘去中心化’意味着国家放弃现有权力,由市场自我纠错,但目前来看,无论是现实还是理论,条件都不成熟,都需要人为调整。”
     紧握“船票”的比特币追随者们,继续等风来吗?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