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创业投资 » 卖完“高息理财”典当行关张

卖完“高息理财”典当行关张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1-26  浏览次数:6
  二三十名投资者聚在鑫厚通典当行外,但典当行已人去楼空
  马女士向记者出示的资料显示,该“理财产品”实为房屋抵押债权,承诺年化收益7%典当行向投资者出示的“房屋所有权证”中写明“已抵押”,但房主称房屋在2013年12月底已解押
  通过理财公司“牵线搭桥”,一家典当行向二三十名投资者分批出售实为房屋抵押债权的“理财产品”,并承诺7%-14%的年化收益。近日,部分投资者在购买的债权到期兑付时才发现,典当行已人去楼空,约1000万元的钱款追回无门。
  根据投资者提供的线索,记者调查发现,这两套抵押房产已经不在抵押期内。房主称,此前曾在典当行办过非房产抵押业务,怀疑个人信息被盗。“牵线搭桥”的投资公司相关负责人则否认与此事有关。
  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投资者遭遇 典当行关门 千万元下落不明
  1月16日上午10时许,东三环亮马桥附近的鑫厚通典当行外,二三十人聚在这里。有20岁出头的年轻人,也有满头白发的老人。
  这家名为鑫厚通的典当行大门紧锁,透过四周封闭的门窗仅能看到,内部是个约10平米左右类似会客室一样的房间,有皮质沙发和茶几,茶几上摆着倒扣着的茶杯,墙角放着没有装水桶的饮水机,里面没有人。
  记者走访周边商户了解到,该典当行所在的小楼是由一家商务酒店整租下来的,典当行是从该主题酒店租的门面。鑫厚通典当行租房合同从2013年3月起,租期为五年。“但他们都是一次付一年的房租,现在还在租期内。” 该主题酒店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在现场,一名姓杨的先生告诉记者,他们都是购买了鑫厚通典当行的“理财产品”,近日到期兑付时才发现典当行已经没有人了,和杨先生同样经历的约有二三十名投资者。
  多名投资者向记者证实,2013年11月,他们向典当行购买了这款高息“理财产品”,典当行承诺的年化收益是7%-14%。
  在现场等了近一个小时后,杨先生等人选择了报警。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
  记者调查1 理财产品原是房屋抵押债权
  杨先生的母亲马女士是投资者之一。
  马女士向记者出示的一份名为《债权转让与担保合同》显示,鑫厚通典当行向马女士出售的这份房屋抵押债权起止时间是2013年11月27日—12月26日(1个月),转让的债权金额为90万元,年化收益为7%。
  该合同同时显示,典当行所拥有的房屋抵押债权来自两套房屋,分别位于望京广顺北大街33号院和常营万象新天一区,两套房屋的抵押价值合计1120万元。
  合同中在“债券信息、转让标的及甲方承诺”中说明,鑫厚通典当行向两位房主分别出借资金300万和820万,借款期限为6个月。
  而二人则分别以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和广顺北大街的一处房产做抵押,且已在相关部门办理了他项权证。
  房主不知情 其中一套已解押
  在这两套房屋的权证上记者发现,虽然有“已抵押”的印章,但上面并无抵押时间。
  今天上午,记者联系到万象新天房屋的房主,对方称并不知道为何自己的身份证复印件、房产证复印件等会在典当行手中。
   “我们是到典当行办理过业务,但是是其他业务,跟这个理财产品没有一点关系。”对方情绪激动,称没有义务告知记者自己办理业务的具体内容,“这完全是两码事,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就类似于我们的这些个人信息被盗用了,你明白吗?”对方表示,自己的房子已经在2013年12月解除抵押。
  今天上午,记者来到显示“被抵押”的望京广顺北大街33号院的房屋所在处看到,房屋共两层,房东信息、房屋面积等与房本显示信息基本一致,目前已经被“喜望城不动产”公司租赁成为房产中介门店。
  该公司负责人洪先生表示,他们至少在五年前就租赁了这套房屋,房屋租赁等细节均由公司财务部门负责,他个人近期没听说房屋被抵押等事。
  “不知道这回事呀!”上午,房主吕女士的丈夫确认该套房产属于吕女士,但关于被抵押的事毫不知情。
  记者调查2
  失效的理财产品如何卖给客户?
  采访中记者发现,反映被骗的投资者中,既有普通市民,也有某理财公司的销售员工。
  马女士的儿子杨先生就是员工之一。据杨先生称,其实这款高息理财产品是自己所在的公司一名曾姓领导通过私人关系拉来的,并介绍给销售团队的客户。
  杨先生将这款“理财产品”推荐给了自己的母亲,“现在我母亲的90万有去无回,加上我们员工和员工的客户一起购买的,共有1000多万都不知道上哪儿要回。”
  记者发现,这家杨先生口中的“众信财富投资顾问公司”并未出现在相关的合同中,但对于杨先生的说法,这些投资者都进行了确认。
  销售团队高管被指“牵线”
  他们口中所称的这位曾姓高管和典当行又是什么关系?
  “当时让我们去卖这款理财产品前也对我们进行了正规的培训,并且还给我们划定了销售任务等,和以往卖公司的理财产品的形式是一样的,谁也没有怀疑。”该公司另一名销售人员张瑞称,购买这款理财产品的顾客手里都有债务人的他项权证、房屋所有权证及身份证的复印件,曾女士自己也买了100万元的理财产品(1个月投资期),因此也没有人怀疑过这款理财产品。
  杨先生说,因为购买者中有自己所在公司销售团队的领导,所以根本没想到会有什么问题。
   “儿子他们的销售团队卖的,我肯定放心,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马女士说。
  记者采访发现,这些投资者中,有5人左右是众信财富公司的员工,其他为销售团队的“老客户”。
  追访
  理财公司:未批准曾姓高管辞职申请
  典当行跑路到底和众信财富有没有关系?近日,该公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表示,曾姓高管的销售团队卖的产品跟公司没有关系,目前她已经提交离职报告,但公司未批准,并已着手对整件事开始调查。
  记者随后联系到曾姓高管,对于这款理财产品目前所出的问题,她表示自己也没有预料到。
  “当时也是核实了典当行的各项资格后才拿来做这款产品的,谁也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说,“投资本来就是有风险的,大家都是自愿买的。”她说。
  曾姓高管同时还证实,自己投入的100万已经收回,“那是因为我就买了1个月,2013年12月20日到期就拿出来了,不仅仅是我,有5、6个人的钱都出来了。”她说,“不能因为我的钱出来了就把责任全推到我头上。”
  曾姓高管称,自己当时之所以能拿到这款理财产品,是因为中间人找到她,“现在自己也找不到中间人,可能已经被立案调查了。”
  她同时证实警方已经受理此事。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