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创业投资 » 剩女笔下荒凉的家

剩女笔下荒凉的家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11-06  浏览次数:9
  心理咨询师 陈天星
  画者今年28岁,女性,某跨国公司职员。下面是她的自述―

 
  母亲是个脾气比较暴躁的人,生下我后就把我丢给家乡的爷爷奶奶带了。直到两岁,我才回到父母身边。长大后,我很难和母亲亲近。相比之下,父亲对我的正面影响要大些。父亲是一个企业领导,一天到晚总有忙不完的事,但一有机会他就鼓励我学习。
  可能是受父亲的影响吧,我学习一直很好,现在也如愿进入知名外企。但是,随着年纪的增大,我却越来越感到迷茫。
  第一,我还没有男朋友,时常感到孤独和空虚。和母亲讨论吧,她就说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父亲呢,依旧是比较忙,直接就跟我说,缘分没来,要不去美国读个博士再说。
  第二,事业方面遇“瓶颈”。想再晋升一级,老板会认为我未来要结婚生子,现在把我放上去,以后麻烦;而且,我也看到上一级的领导确实是相当忙碌和“压力山大”,想坐稳这个位子,不付出是根本不行的,可付出就意味着个人时间少了。于是,我奋斗的脚步仿佛停滞了。
  第三,去美国读博。读书我在行,可看着公司里面的博士同事,感觉读博的“性价比”并不高;而且,我的年纪有些大了,真读博士了,婚姻怎么办?
  总之,我的生活好像僵住了,什么都想干,可什么都动不起来。为什么我就没有一种稳定的归属感呢?难道我注定要过一种外表强大、内心脆弱的面具人生吗?
  [解码]
  家庭没有给予她情感上的温暖
  房树人中的“树”,象征着画者的人格成长史。第一、这棵树生长在河边,直接受到河流的冲击。河流一般象征着非理性的潜意识和情感,这意味着,画者在面对人性本来就有的焦虑和恐惧时,缺少来自母亲的抚慰和信任的体验,而这点很可能与画者自述中的没有归属感有关。第二、树底部的疤痕恰好对应了画者出生后就和母亲分离的经验,这显然是一个创伤点。第三、树干看上去就像一只手,而且,结的果实(目标)都不一样,这点投射出画者的控制欲和全能感   (多个不同方向的目标都想实现)。
  画中的“人”象征着画者的自我认识。画中人是躺着的,而且发出鼾声,看似在享受着舒适的睡眠,但是她带着眼镜,旁边也放着一本书,说明她是在思考中不知不觉睡着的,也可以看做她的现实问题并没有解决,她希望可以在梦中找到解决方案。
  “房子”象征着画者成长的家庭环境。这是一个结构复杂、错落有致的建筑,暗示着画者出身不错,因为空间够大,说明财富地位的不一般;家庭成员都有独立的空间,说明教育意识的先进。但是,房子前面杂乱的花草(没人打理),以及没有炊烟的烟囱 (没有进餐这一温暖的家庭活动),都给人一种荒凉、被遗弃的感觉。所有的门窗都是大开的,也投射出画者渴望沟通的潜意识愿望。总的说来,画者的家庭给了画者优越的成长环境,但是没有给予情感上的温暖。
   “附加物”一般象征着画者投射出的一些心理品质。 “太阳”往往象征着对父亲的认识。画中的太阳是残缺的,说明在画者的潜意识中父亲是不完美的,这点可能和画者现实中的父亲一直忙于自己的事业、无暇认真倾听女儿问题有关。桥一般都象征着连接和修通之意,而画面左下角的区域一般象征着母性世界、情感诞生的地方、潜意识深处的秘密。天空飞翔的小鸟象征着自由,有趣的是,画者的这只鸟,相对整幅画而言比例过大,可能也说明画者对自由的过度追求吧。马象征着对目标、成功的渴求。猫一般象征着随遇而安的实用主义和多思善变的灵性。而画者的潜意识把马和猫画到一起,很可能画者内心希望自己可以把这两种看似矛盾的心理品质结合起来,把执着和随缘、坚强和柔弱、男性化和女性化、理性和情感结合起来。而这种把看似矛盾和冲突的欲望和感受结合起来的做法,恰恰是一种人格成熟的表现,也正是心理治疗的目标―“中和”各种欲望,扩大内心无冲突的区域。
  [支招]
  无条件接纳自己
  画者有些自恋人格的倾向。自恋人格的主要表现是有强烈的全能感,追求卓越的动机很高,但是他们的自尊心往往不稳定,一旦遭挫就会暴怒或者抑郁,变得相当脆弱。他们也经常体验到空虚和无意义。
  自体心理学的创始人科胡特发现,人格结构可以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全能的自己”,它的形成需要父母在幼儿时期对孩子有无条件的关注。第二部分是“理想化的自己”,它的形成需要父母敢于成为孩子心目中的英雄和榜样。
  科胡特认为,“全能的自己”和“理想化的自己”两者互相作用,促使人格的发展。假如这两个部分在发育过程中出现了创伤,那么,就很可能会造成自恋性人格问题。
  画者人格中“全能的自己”是受损的,“我是完美的”这种信念不是自发的,于是,画者时常感到空虚和失败感。这就需要画者理性地意识到自己母亲的爱别人的方式可能有问题。需要画者在以后的生活中,提高对情感的觉察能力,做到无条件地接纳自己。
  画者人格中“理想的自己”也是受损的,她意识到自己的榜样―父亲其实并不完美。于是,画者对于父亲的建议表现出不积极,目标建立不起来。这就需要画者认识到父亲爱世界的方式可能有问题,即他的精力过多地投注在了事业,而忽视了自己家人和情感方面的需求。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