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产业透视 » 民营医院医疗价格放开

民营医院医疗价格放开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4-10  浏览次数:2
  4月9日,国家发改委、卫生计生委、人社部等三部委公布放开非公立医疗机构医疗服务价格、鼓励社会办医等政策措施,根据当日发布的《关于非公立医疗机构医疗服务实行市场调节价有关问题的通知》(下称“《通知》”),非公立医疗机构提供的所有医疗服务价格实行市场调节,由非公立医疗机构按照公平、合法和诚实信用的原则合理制定,各地不得以任何方式对非公立医疗机构医疗服务价格进行不当干预。
  通知》称,非公立医疗机构可依据自身特点,提供特色服务,满足群众多元化、个性化的医疗服务需求,各地要将符合医保定点相关规定的非公立医疗机构纳入社会医疗保险的定点服务范围,实行与公立医疗机构相同的报销支付政策。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微观经济研究室主任朱恒鹏昨日告诉早报记者,虽然近期鼓励社会资本办医的大政策说得比较多,但此次对非公立医疗机构价格管制的放开,是近期推动社会办医中最实质的一次动作。
  对于当前推进社会资本办医的速度,国务院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房志武接受早报采访时表示,“已经很不错了”,这个速度要依赖于一些推进措施的配套监管政策的制定,如医生多点执业、价格管制放开后的监管,否则一些过度图利资本的进入,会造成隐性的“国家买单,私人赚钱”的情况。
  根据三部委要求,县级以上地方卫生计生行政部门要在今年6月底前向社会发布本辖区内公立医疗机构名录,名录之外的所有医疗机构均为非公立医疗机构,其提供的所有医疗服务价格实行市场调节。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鼓励社会办医,优先支持举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2014年初,卫生计生委等部门出台了鼓励社会办医的政策性文件。
  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昨日在解读《通知》时称,此举意在充分发挥价格杠杆作用,引导和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医疗卫生领域,扩大医疗服务供给,缓解“看病难”问题。同时,也有助于非公立医疗机构提供更多个性化和特色服务,满足不同层次的医疗需求。非公立医疗机构加速发展,有利于促进医疗市场的竞争,推动公立医疗机构深化改革,提高医疗服务质量与效率。
  非营利民营医院受益
  医疗服务一般是指医疗服务机构对患者进行检查、诊断、治疗、康复和提供预防保健、接生、计划生育等方面的服务,如门诊费、手术费等。
  昨日,国家发改委称,此前,营利性医疗机构的医疗服务已实行市场调节价,这次是进一步放开了非营利性的民营医疗机构医疗服务价格,而公立医疗机构都是非营利性医疗机构,非公立医疗机构包括营利性和非营利性两类。
  根据2000年国务院相关文件的分类,现有政府举办的承担基本医疗任务、代表区域性或国家水平的医疗机构,根据经济发展和医疗需求可继续由政府举办,定为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其余的可自愿选择核定为其他非营利性医疗机构或转为营利性医疗机构。
  一位重庆非营利民营医院院长向早报记者解释,通俗地讲,民营非营利性和营利性医院有两点区别:一是非营利性医院的医疗服务执行物价部门的统一定价;二是收益的处置,营利医院的投资人可依法分红,获得投资回报,而非营利医院的收益只能继续滚动发展,不能分红。
  “从政策面上看,市场化改革是有推进的,毕竟两个最主要的区别被改掉了一个。”上述院长说。
  不过,民营非营利医院的占比过小,对整个医疗的影响尚待观察。国家发改委称,目前,非公立医疗机构提供服务的市场占有率较低,在与公立医疗机构竞争中仍处于弱势地位。
  根据官方发布的《2012中国卫生统计年鉴》,2011年,全国医院总数为21979家,其中公立医院13539家,民营非营利医院1966家,民营营利医院6474家,分别占比62%、8%、30%,而若以医院病床数比较,公立医院的优势则更为明显,上述三种类型的医院分别占有88%、5%、7%。
  新华社报道援引福建省卫生厅的一份报告称,福建莆田籍民营企业家投资在全国举办的民营医院约6800余所,约占全国民营医院总数的85%左右,其中三级医院30多家,二级医院2100多家,一级医院4600多家,总床位数约36万张,年诊疗量约为1.69亿人次。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前10个月,全国公立医院总诊疗人次和住院人数与民营医院相比均为9:1.
  “统一定价曾生弊端”
  对于此次价格的松绑,国家发改委提及,2013年9月,国务院出台了《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就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提出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明确要求放开非公立医疗机构的医疗服务价格,促进多元化办医。
  此前,非营利医院除了物价部门的统一定价,还可能面临进入医保后的价格限制,这些价格管制的方法给医改也带来麻烦。
  朱恒鹏说,非营利民营医院如果拿不到医保定点资格,则影响病人就诊流量,但如果进入医保系统,不仅医疗服务要接受定价,包括药品、检查等也有定价,而医疗服务价格往往过低,不足以弥补这项目成本,所以医院依靠卖药、过度检查等来增加收入的情况就很常见,破除“以药养医”就很难。
  不过,由于非营利民营医院在税收方面获得的优惠政策,在前几年,“反向改制”的新闻屡见不鲜,即由营利性医院改为非营利性医院,放弃自主定价权和分红权,以获得医保资格、优惠财税政策等。
  一位上海营利医院的院长告诉早报记者,投资人是要获得投资收益的,他们拿红利的方式很隐秘,包括用“医院管理公司”名义进行第三方管理等方式,将红利取走。
  医疗服务价格料难提高
  松绑了民营医院的医疗服务价格,是否意味着医疗服务价格的上涨?
  国家发改委称,非公立医疗机构在与公立医疗机构竞争中仍处于弱势地位,放开非公立医疗机构价格后,由于在基本医疗服务上与公立医疗机构存在竞争,其基本医疗服务的价格会与公立医疗机构基本衔接,不会出现集中涨价局面,并且医疗保险也将发挥费用控制作用,保证基本医疗服务价格水平基本平稳,不增加患者负担。
  前述重庆非营利民营医院院长认同这种说法,他说,非营利民营医院的定价实际上比公立医院定价更低,否则难以吸引到患者,毕竟在品牌、人才、设备等方面都不如对方,另外,在纳入医保后,高出医保的诊费需要患者自付,这也难获认同。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原卫生部卫生政策与管理专家委员会委员刘远立认为,若民营医院的医疗服务价格乘此次放开而追求最大化的利润,则患者将“用脚投票”。
  此轮政策放开对于我们这种营利医院的经营影响不大,价格也不会出现波动,因为我们之前的价格都只是备案。”前述上海营利医院院长说。
  另外,国家发改委称,政府鼓励非公立医疗机构在提供基本医疗服务的同时,根据自身特点提供更多满足群众多元化、个性化需求的医疗服务,其收费方式可以灵活多样,可以按服务项目收费,可以按病种打包收费,也可以按服务人次等确定收费方式。
  同样是社会资本占主导的营利性医院上海国际医学中心于近期试运营,其定位为高端,一次挂号费就定在300元到1200元。
  后续的配套和监管问题
  国家发改委昨日提出,医疗保险对非公立医疗机构执行与公立医疗机构相同的支付政策,各地不得区别对待。
  在房志武看来,与民营医院发展相匹配的保险制度未完善起来值得注意,其中包括,进入医保的医疗项目的审核以及商业保险对于其他部分医疗项目的覆盖问题,“只有通过完善的保险制度来审核医疗服务中的费用,才能把此次价格放开的所带来的风险降低。”
  朱恒鹏说,在民营医院的医疗服务价格放开后,医保现有的制度对接还有不少工作要做,比如,目前患者在民营医院的就诊基本是按照服务项目报销,现在看来,有一些细节可能不适应了。
  此外,民营医院在医疗价格方面的乱象也需监管,太原市物价局近期对外列举的现象具有代表性:所标示收费项目与实际不符;重复收费;不按规定提供服务而收费;未按规定明码标价;使用误导性语言、文字、图片计量单位等标价,诱导他人与其交易。
  国家发改委强调,放开价格水平的同时,要加强价格行为的监管,既要通过价格杠杆促进非公立医疗机构发展,也要通过制定规则规范其价格行为,防止滥用定价权,保护患者合法权益。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