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电子数码 » 对谷歌眼镜的抵触出自人类本能?

对谷歌眼镜的抵触出自人类本能?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3-17  浏览次数:2
  美国科技博客TechCrunch最近发表了署名为罗恩-米勒(Ron Miller)的评论文章,该文章认为人们讨厌谷歌(微博)眼镜和一切新技术其实都是人的本性使然,因为人们都害怕未知的东西。
  以下为这篇文章全文:
 
  我有一个理论:当新技术出现时,一些人会率先开始使用它,而另一些人则总是看到它最坏的一面,他们会轻视、拒绝和取笑最先使用这些技术的人。但是,在遭遇最初的抵制过后,新的技术最终成为主流,人们最初的担心和误解逐渐烟消云散。
 
  我是在世纪之交狄恩-卡门(Dean Kamen)发明Segway动力滑板车的时候注意到这一现象的。你也许还记得这种滑板车刚上市的情形。人们不屑一顾地称之为噱头。我记得我们还对此产生过热烈的讨论。我当时觉得它很酷,但是大多数人觉得它毫无用处,或看起来很傻。
 
  虽然Segway从未获得广泛的应用,但是它在城市观光等领域找到了自己的用武之地。
 
  今天,我们看到人们围绕谷歌眼镜表现出了类似程度的恐惧和厌恶。人们对于这种可佩戴式电脑推出的消息有一种来自心底的反感之情,他们往往会想到它最坏的一面——它可能会沦为变态和间谍的工具,用于偷拍我们。我们从来不担心被别人用智能手机拍照。但对于架在鼻梁上的东西,我们的看法就变了。
 
  在谷歌宣布眼镜的消息后,西雅图的一家酒吧立即禁止使用它。不久,glasshole成为流行词,专门用来鄙视那些装腔作势的早期佩戴者。
 
  本能的抵触情绪
 
  上周在SXSW大会上,卡门表示,这种最初的抵制情绪属于人的本性,人们总会自然而然害怕未知的东西。“几乎所有人都不愿改变任何东西。无论你小时候学到了什么,你都希望永远留住它。”他说。
 
  卡门表示,人们往往缺乏想象力,看不到新技术的用途。“今天的人们往往会好奇地想谷歌眼镜有何用处。”他指出,30年前的人们对于个人电脑的出现有着同样的反应。他们不知道个人为什么需要电脑。他们觉得这只是给军队或企业使用的东西。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都开始使用电脑了,而且现在我们无法想象没有电脑的生活。
 
  在SXSW大会举行的《Glasshole:技术和文化的不和谐》(Glassholes: The Cultural Dissonance of Technology)专题会上,专家们深入挖掘了Glasshole现象背后的原因,探究了到底是什么让人们在尚未看到——更不用说用到——新技术之前就匆忙地予以拒绝。
 
  Deeplocal公司的高级创意总监帕翠克-米勒(Patrick Miller)称,尽管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我们已习惯了被偷拍,而且我们还主动在移动和社交工具上分享了我们的大部分生活,但是当我们看到谷歌眼镜时,我们还是做出了这种本能的反应。
 
  “可佩戴式电脑抹杀了我们把控它的能力。”米勒说。
 
  好奇心依然存在
 
  然而,尽管人们有这样那样的抵触情绪,但是他们仍然怀着极大的好奇心。一位拥有谷歌眼镜的朋友说,他很喜欢戴着它对创业公司老板进行视频采访,因为它不用摆一个录像设备在他和被采访者之间就能够轻易地录下视频。而且,在采访结束后,他能够轻松地将视频上传到YouTube网站。然而,无论他何时佩戴谷歌眼镜进行采访时,采访对象都希望试戴一下。人们固然害怕它们,但是也对它们充满了好奇心。
 
  谷歌高级开发者主管蒂莫西-乔丹(Timothy Jordan)也在SXSW Glasshole专题会上发表演讲。他看待这个问题的态度明显不同。他强调了佩戴谷歌眼镜的便利性,但是他也表示谷歌意识到了人们有必要讨论一下这种设备如何应用于现实生活中。这也就是为什么谷歌启动探索者项目的原因。
 
  “你们中很多人都知道我们推出的探索者计划。”乔丹解释说,“我们推出这个计划的原因就是为了引发这种讨论。技术给了你更多的选择,但是你怎么利用它是你的事。我们不想让这种讨论只在人们的内心里发生,我们希望人们公开地讨论。”
 
  但是,米勒对此不以为然,他说事情并不总是如此简单。“我们能够选择我们如何使用这些设备,但是被拍的人却没有选择的余地。”他说。
 
  乔丹承认,讨论谷歌眼镜等新设备的隐私含义是必要的,也是有益的。“隐私是一个重要的话题,但是我们很难给出唯一正确的答案。我们都生活在不同的社区,拥有不同的是非标准。”他解释说。
 
  规范技术的标准
 
  上周,马萨诸塞州最高法院做出判决,在未经女性同意的情况下,用手机拍摄其裙底风光并不违法,因为现在没有法律禁止这种做法。该法院并没有对这种行为予以制裁,只是承认没有判例法,他们无法判偷拍的人有罪。在判决结果出来的数天内,立法机构立即起草了一项法案,并送交州长,等待他签署生效。
 
  随着时间的推移,谷歌眼镜也完全可能会发生同样的情形。我们必须订立社会和法律标准,规范人们如何使用它们。
 
  正如卡门所说,如何高明地使用技术,这是由我们来决定的。“技术让我们更容易革新。内存是免费的,宽带是免费的。很多人革新了他们能够革新的,而不是应该革新的。我们正在丧失做出真正变革的机会。”
 
  谷歌眼镜可能就代表了真正变革的机会。但是,在我试戴时发现,它还没有被所有人接受,隐私问题仍然是绕不过去的坎。在技术向我们飞奔而来的时候,作为一个社会团体,我们必须制定新的标准来规范它们的使用。无论是卡门的Segway滑板车、iPhone、谷歌眼镜、3D打印机还是其他任何新的技术,都应如此。
 
  不管怎样,有一点是明确的:对于谷歌眼镜来说,我们才处于“技术接纳周期”的起点。但是,考虑到SXSW大会上很多会议都围绕谷歌眼镜进行着,我相信我们将会看到更多的人来使用它。
 
  到时候,我们肯定会忘了我们在早期围绕这些设备进行的各种讨论——我们一向如此。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