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电子商务 » 阿里高调进入手游行业 双马竞争胜负未知

阿里高调进入手游行业 双马竞争胜负未知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1-24  浏览次数:4
  阿里近日高调宣布,要大举进入手游行业,这件事引发舆论大哗,因为马云当年可是在时任总理温家宝面前信誓旦旦说过绝不碰游戏的。
  其实违背自己曾说过的话,马云不是第一次。阿里同样高调宣布过不会和周鸿祎及其下属的奇虎公司(360)有任何合作,但在11年,双方展开了两项合作,虽然不是什么深度合作,但到底也是合作了。马云也说过绝不会做物流,但07年马云就投资过百世物流;10年初,阿里耗资7000万入股星晨急便;9月,淘宝在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成都建立了四大配送中心,在其他20个省市建立了区域性配送中心。最近的新闻是,他成立了菜鸟网络大举切入物流行业。至于做游戏这件事,12年淘宝就推出了页游联运平台,早就打破了马云“饿死不做游戏”的承诺。
  我在某家媒体上写一个名为《大佬与大话》的专栏,专门就商业大佬(主要是科技及媒体领域的)说过的大话后来又违背承诺的事进行复盘分析,写了二十多篇,至今还有不少素材仍未使用。商业上出尔反尔其实很常见,我也不想做道德批判。彼时说这话有彼时的背景,今天这么做有今天的原因,商战商战,不能用自己说的话框死自己,是司空见惯的事。
   马云进入游戏领域,一个很简单就能看到的动因就是腾讯正在向电商领域渗透。腾讯的渗透方式是支付,也就是微信支付,这是直击整个阿里系最重要的一环。我一直有一个看法,无论是淘宝还是天猫,对马云而言,都不是头等重要的,倒是支付宝,才是第一位的。零售业的核心就是交易,更加上支付宝是叩开互联网金融大门的关键,位置极其重要。所以马云在所谓单方面撕毁VIE协定这件事上,其实是做支付宝脱离雅虎,而不是整个阿里脱离雅虎。为了支付宝,马云可是不惜一切代价的。
  腾讯建电商平台,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老实讲,阿里从来没紧张过。但微信直接进入支付领域,甚至去年还引发了一场微信支付与支付宝的口水大战。一个很重要的背景是,阿里平台上很多商家对阿里的不满是长期的,因为他们要缴纳各种费用(无论是天猫还是号称免费的淘宝),有时候还不得不去参加一些购物节降低自己本就不厚的毛利。而微信这边,至今除了微信支付要收取0.5%的手续费以外,在微信上开个商铺,并没有什么其它费用,反倒有可能可以摆脱阿里的控制——或者至少不用只看一个巨头的脸色。于是,微信支付是得到阿里平台上电商们的欢迎的。
  不过,腾讯的命脉在游戏,它是中国游戏产业中当之无愧的老大,收入甚至超过了第二和第三的总和。阿里做手游,颇有点类似腾讯进攻阿里命脉的意思。这些年,网络巨头们经常玩这种招数,用对自己收入贡献不大的业务去攻击对方收入倚重的业务,比如京东就用图书业务骚扰过当当,腾讯用微博骚扰过新浪。这也是我过去文章里经常提及的所谓“轻劫对重劫”。阿里做手游做砸了,损失不大,但如果做火爆了,腾讯的损失就非常大。如果做得不温不火,至少也是一种牵制。
  手游也好、支付也好、电商也好,都是马云马化腾这双马战的直接接触点,最终还是要看公司的实力。前一阵网上评论对微信颇为看好,反倒是觉着马云和阿里颇有危险,尤其是马云亲自上阵力推来往,似乎暴露了他对微信的极大恐惧。那么,阿里和腾讯这两家公司,究竟谁更有些实力呢?我的看法是:阿里略强一些。
  其实马化腾的好牌并不多。最关键的两张牌都有一些桎梏。第一张游戏牌,的确利润极高,但总有些“电子海洛因”的舆论风险;第二张微信牌,势头很猛,但其实对内和QQ之间要协调,对外和运营商之间要妥协,不能打得酣畅淋漓,步子也不能太快。腾讯看似坐拥十亿QQ账号,五六亿微信账号,但马化腾自己也忧心忡忡于“90后人群我们不了解”。老实讲,用户这个东西,本质上不是资源,因为用户并不稀缺,而且转移飞快。曾几何时,天涯开心人人微博都是坐拥上亿用户的主,说没了,一下子就哗啦啦跑了一大半。
  马云就有相对较好的牌,这个牌就是真正意义上的资源,具备稀缺性。第一个资源是牌照资源,阿里正在谋求入主天弘基金获得审批,一旦审批成功,阿里就持有基金牌照,这是它正在规划的事。第二个资源已经初见成效,那就是圈地。马云利用菜鸟网络在全国范围圈地,据公开资料显示,成都双流拿地1000亩,浙江金华拿地1500亩,天津拿地1500亩。而有媒体判断,马云大概已经拿到了2-3万亩地,这是实打实的重资产,在整个马云的盘子里,轻重资产配比得当,扎根较深,抗风险能力比腾讯强很多——土地可是可以用于获取更多廉价资金的工具。
  当下中国正在加速市场化,一些过去由国家所控制的资源正慢慢以某种方式进入到市场中,这是国情,不需要去判断是否应该。从大局观而言,马云似乎略胜一筹。战术上对微信紧张也好重视也罢,那是很自然的事,但在战略上,马云和阿里已经进入了商业中的核心:货币资本、稀缺资源、市场份额三者互相支撑,循环做大。腾讯及微信的确属于攻方,来势汹汹,但如果就此要说“微信消灭阿里,都和阿里无关”这样的论调,着实看轻了马云及阿里,它的抗风险能力,其实非常强。
  另外有个数字可供参考,我有位做投资的朋友告诉我,阿里(是指全部阿里系公司)全年利润可以达到350亿人民币,而腾讯根据2012年年报全年收入440亿,利润130亿人民币。
  后记:
  这篇稿子是应上海观察所邀写的,上海观察是上海报业下属的一个媒体,有比较浓重的官方色彩,有些话不能说得太透,我在这个后记里做一下补充。
  什么叫资源?资源具有几个特点:其一、稀缺;其二、不是仅仅能用钱搞定的;其三、具有生产性而非生活性。地产(不是房产)、牌照都是资源,用户就不是资源。用户这个玩意儿,就像“人民”一样,从来不是什么稀缺物。
  中国过去是国家资本主义,也就是国家控制资源。第一次将国家控制资源大规模导向私人化市场化是MBO,但被狙击,还搭了一些人进了牢里。最近这几年,我个人的感觉,又是一大波国家控制的资源在私人化市场化。这里的市场化不是说完全意义上的自由竞争,但至少也是一种竞争,可能是新权贵阶层上的竞争。
  腾讯这家公司,控制资源控制得不多,十亿QQ账号,五六亿微信账号,说白了就是张牙舞爪的东西,轻重资产配比上轻资产占有绝对的位置,对于这样一个当量级的公司而言,有些失调。
  但马云的商业帝国不是,这里倒不是说阿里轻重资产配比适当,是说马云。菜鸟网络和阿里严格意义上关系并不是太大。也正因为此,我以为,马云可能会在未来构建财团。财团就是控制资源的。马云当下的事,是将国家资源倒腾为市场资源,根会扎得很深。
  腾讯能不能成为财团?稍难一些,腾讯的上头是MIH,这家南非公司才是财团,在MIH的局里,腾讯属于经营实体,控制资源的事,那是MIH盘里的菜——也许中国市场能交给腾讯做吧。但马云一旦将阿里上市成功,就不再有上限。
  中国互联网过去发展的二十年,是人口红利的二十年,未来二十年,可能是制度红利的二十年。在制度红利这四个字下,未来的中国,谁能控制资源,谁就能占据上风。对于当量级如双马之类的人来说,市场、用户是很重要,但绝不是第一重要的。
  好了,那么我们的Robin Li在干什么?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