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电子商务 » 淘宝店主:马云提醒过电商迟早要交税

淘宝店主:马云提醒过电商迟早要交税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3-11  来源:贸易谷  作者:贸易谷络  浏览次数:166

    两皇冠卖家“刀刀然”:“征税后假货问题能够解决吗?”

    出乎意料,淘宝上的两皇冠卖家“刀刀然”竟然对于征税并不是很反感。年交易额超过百万元的“刀刀然”,虽然知道一旦开始对淘宝小卖家征税,自己肯定在纳税范围内,但他却表示,“从大形势看,纳税只是时间问题,对于目前网上争论的纳税话题,我很关心,但并不意外。”

    在 2011年由设计师转行从事创意礼品生意的“刀刀然”,用了两年时间将淘宝店做到了两皇冠的级别,虽然到现在,这个店加上他一共才三个人,另外两个人是他 以每年8万余元成本雇的小伙计。“刀刀然”的年交易规模将近150万元,净利润看上去也颇为可观,除去各种运营费用,每年大概可剩下净利70万元。

    每个月6000元的租金,7000元的员工成本,“刀刀然”这种“作坊式”的运营模式是大部分淘宝小卖家们的生存秘诀。而对于相当一部分网购消费者来说,网购的吸引力恰恰是这种经营模式省下的那份商家成本带来的零售价格上的吸引力。

    “一旦开始征税,最开始损害的一定是我们卖家的利润。”“刀刀然”说,“同时,对于消费者来说,可能将面临商品价格涨价这一事实。一旦赋税过高,导致网上商品价格涨幅较大,甚至与实体店相差无几,消费者没有多少实惠可捞,对于网店来说也面临生存的问题。”

    然而,对于征税这事儿想得如此明白的“刀刀然”,却对具体该如何交税、可能面临的税种以及税收将抹去多少利润完全想不明白了。在他看来,从去年的经营情况看,自己应该可以承受纳税带来的压力,不至于让自己经营不下去。

    “从我们卖家来说,当然不愿意去交税,事实上,除了一部分像我这样利润还不错的卖家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卖家在低利运营,虽然能达到百万销售额,但利润往往也就10万元。他们该怎么办?”“刀刀然”说,“但从各方面的声音来看,纳税似乎势在必行,只是时间的问题。”

    “刀刀然”对于电商征税这件事儿表现出了一种被动的接受,他希望,一旦开始征税,那么例如网购市场上的仿品假货等问题能够解决,市场的运作可以更加规范化,让正经做生意的小卖家日子可以好过一些。另外,像物流等制约小卖家的重要问题,可以真正得到解决。

    兼职淘宝店主苏琪:“收税没问题,但要说清楚怎么收”

    “我觉得收电商税挺合理的,关键是看怎么收。”当记者问到淘宝店主苏琪关于电商税的看法时,她的回答有些出乎记者意料。

    与 众多兼职开淘宝店的卖家一样,工作稳定又轻松的苏琪开店只是想赚点零花钱。家住南三环的她有一次陪父母去大红门服装城买床单,因为家里人口多就买了10 套,和店主几番讨价还价后,按照批发价拿的货,比零售价便宜不少,她也因此萌生了在淘宝开店卖床单的念头。经营两年,月流水6万元,平均每月销量近 1500件,月净利2万元,信用级别两皇冠,远远超过了她设定的“赚出房租钱”的预期。

    对于电商税,苏琪有自己的小算盘。“我觉得收税本身没问题,但要说清楚怎么收。每个月工资缴税还有3500元的免征额呢,并且实行阶梯税率,电商税总不能一刀切吧。”苏琪反问记者。

    在淘宝金字塔中处于底端位置的“苏琪们”,最看重的并不是收税让自己损失了多少利润,而是这项制度能否长期推下去。“我们就是小本买卖,跟那些月营业额百万的没法比,就算收税,也不应该拿我们开刀。”苏琪告诉记者,这几天QQ群里的淘宝小卖家们都在讨论电商税的事情,大家的想法都挺乐观,觉得就算收税也应该抓大放小,对他们这种小生意应该影响不会太大。

    “坦 率地说,我当时选择在淘宝开店也是因为没有税收成本。”苏琪告诉记者,她的小店就是夫妻店模式,成本就是她和老公的人力和时间,就赚个辛苦钱。以前也曾遇 到过要开发票的买家,她会问能否接受打车票或者加油票。如果买家不接受,这单生意就不接了。“其实开发票也并不是什么难事,现在都是加上税点后由买家负 担,找别人帮忙也能开。”

    其实,在价格越来越透明的淘宝江湖里,店铺之间的商品价差往往只有几块钱,像苏琪这样的小卖家想在淘宝上赚钱,凭 借的还是口碑和销量。“卖家并不会因为我的床单比别人贵3块钱,而去选择一个信用级别跟我差很远的商铺,还是靠走量赚钱。”苏琪告诉记者,一旦征税,所有 卖家都会想尽办法把这部分成本转嫁到价格上,并不见得就会亏钱,这部分成本可以控制。

    广东普宁潮汕学院淘宝班“创业明星”黄业宏:“终究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马云提醒过我们,电商迟早是要交税的。”广 东普宁潮汕学院淘宝班的“创业明星”黄业宏告诉记者。今年1月5日,他和校长纪少游来北京拜访马云时,这是偶像给他的当面教诲。“对我们团队来说,收电商 税的影响有好有坏,但终究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1991年出生的黄业宏谈起电商税时,相当淡定。

    黄业宏是潮汕学院淘宝班的一名大学生。这 家学校因培养学生专职开淘宝店而著称,但外界对其的质疑声也从未间断。从这座颠覆传统教育模式的学校走出来的黄业宏,显然应该是受电商税“伤害”较大的一 个群体。因为按照学校提供的数据,他所在的“平创团队”去年年销售额超过了1000万元。拥有五名成员的“平创团队”,主要销售睡衣和内衣、内裤,自去年 2月开店以来,收入便节节攀高,去年8月达到了227556元。黄业宏透露,每年的9至12月是纺织行业的销售旺季,他的团队去年冬天月营业额超过百万, 月净收入超过了20万元,平均每家店每月能卖1万套睡衣,超过5万条内裤。一旦征收电商税,“平创团队”将给国家上缴相当可观的税收红包。

    “收税肯定影响利润,但毕竟规则还没出来,不好计算具体有多大影响。”黄业宏告诉记者, 他所在的团队已经是淘宝上销售睡衣和内裤排名最靠前的店铺。即使收税,也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还是会把成本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作为粤东最大的纺织品集散地和全国最大的衬衣生产基地,普宁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全国每7件睡衣中就有一件来自普宁,每4件衬衣必有一 件产自普宁。” 拥有绝对的成本优势,让黄业宏在谈到电商税时俨然一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架势。由于是团队创业,成员之间分工明确,各司其职,效率更 高。而共同经营多家店铺的好处是,一旦某些热销款式断货,还可以与其他团队之间“串货”,保证不丢订单。

    “淘宝开店的死亡率是77%,如果征收电商税,我们的综合税收成本也会比那些小卖家低,还有可能加速一批中小店铺的死亡,这对我们团队也许是件好事。”黄业宏说。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