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电子商务 » 罗麦产品涉嫌传销虚假宣传 受害者投诉遇阻

罗麦产品涉嫌传销虚假宣传 受害者投诉遇阻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3-11  来源:贸易谷  作者:贸易谷络  浏览次数:147

    相对于其他行业的消费者,直销行业的顾客受骗过程更为复杂。

    在我国直销业中,很多人员兼具消费者和直销员的双重身份,其本身也与直销企业产生着一定的商业关系,因此直销业人员的维权实际上伴随着直销员与消费者的双重维权,路径更为复杂,维权之路也更为艰难。

    又将是每年一度的3·15国际消费者维权日,这本该是所有消费者扬眉吐气的日子,但是许多直销产品的消费者却依然深陷在投诉过程受阻的窘况中。

    由于直销模式的特殊性,很多人在消费了直销企业销售的产品后,便成为产品的直销员,而这种双重身份,也让其在以后发现受骗后的维权之路变得更为波折。《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鉴于直销员的身份,直销员想维权时,不能直接向消费者协会投诉,只能向直销监管局申诉。然而,该机构的投诉电话只是一部录音留言电话,很难得到回应。记者虽多方联系,但也未采访到该部门。直销专家禹路透露,目前直销员维权在国内还鲜有成功案例。

    虚假宣传造势消费反成入伙

    在很多直销企业中,购买产品是成为会员的第一个投资门槛。在老直销员虚假宣传的狂轰滥炸之下,一些直销产品的功能被无限放大,事业前景被描述得一片光明。然而,由于向其推荐产品和事业前景的都是多年相识的朋友或亲戚,很多消费者很难去辨别真伪,很容易完成从单纯的消费者向既是消费者又是投资者的角色转化。

    27岁的路宏就是被他的老朋友拉入了厦门金日集团直销大军的。路宏告诉记者,金日制药在宣传中,不仅回避了商务部审批的直销企业名称、直销区域以及直销产品,并在河北展开了直销活动,其中销售了大量非直销产品。

    2011年11月下旬,路宏架不住好朋友的邀请参加了金日直销团队的会议。会议的重点是推销一种直饮机,在完美的话术和无限的市场前景蛊惑下,路宏怀着憧憬一次性投入高达10800元的入门费,提取了5台金日科技所生产的365D直饮机。凭着这笔订单,路宏成为了金日的直销员。

    起初,路宏认为这款直饮机肯定会有很大的市场。然而,实际情况是产品根本无人问津。他的上线在他交完钱之后就告诉他,靠销售直饮机是肯定没有希望的,最好的方式就是去发展下线,拿奖金。

    然而,发展下线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自2011年11月25日成为金日系统的会员,直到2012年7月份,路宏只拉到了1个人。

    路宏发现,这一直饮机全部产自于厦门金日集团,出厂价为2880元。然而在北京大兴区有一家名叫北京朗润时代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大量生产同类直饮机,出厂价只有1400元。路宏随即拨打公司电话,金日集团给路宏的回复是:金日集团授权该企业在北方代加工这款产品。路宏顿时有了上当受骗的感觉。

    无奈之下,路宏向上线好友提出退出要求,希望能获得一些补偿。然而,上线听后勃然大怒,断然拒绝并怒斥了他。无奈之下,路宏向廊坊市工商局、公安局进行举报。然而迄今为止,相关部门也没有对其有任何回应。

    和金日集团类似,北京罗麦科技有限公司也被媒体频频曝出产品虚假宣传、涉嫌传销的新闻。记者了解到:北京罗麦确系国家商务部批准的直销企业,在核准直销产品目录中共有43种产品,并没有π水杯。同时,信息系统显示,核准北京罗麦招募的直销员从事直销活动的区域,仅在山东省内的12个区县,其中济南市10个区县,聊城市2个区县。

    然而在2012年,中国质量万里行投诉办接到了来自新疆、北京、太原、杭州、重庆等地消费者的投诉和咨询,纷纷指出其模式疑似传销。该公司宣称其一款用特殊材料制造的π水杯,可以产生碱性物质,有促进新陈代谢、增强免疫力、净化血液、改善动脉硬化预防心脑血管疾病、促进肠胃蠕动等众多功效。

    在江西南昌,南昌市西湖区工商局的执法人员对罗麦日用品商行展开了调查,当场认定该行卖“北京罗麦公司”产品存在超范围经营。执法人员暂扣了部分“北京罗麦公司”产品,并要求西湖区罗麦日用品商行接受进一步调查。一名张姓执法人员告诉媒体,由于该公司的经营范围并不包括保健品,但该公司销售了北京罗麦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保健品。经过他们初步调查,认定该企业超范围经营,并有虚假宣传行为。

    然而,即便是被认定了违法经营,已经化身为经销商的消费者仍然难获赔偿。中国反传销协会会长李旭告诉记者,2012年该协会曾多次接到来自罗麦受害人的举报,其中多数是要求罗麦退还产品本金,然而迄今为止还未有人被成功退还本金。

    记者电话采访了一位罗麦受害人的女儿杨女士,她告诉记者,其父亲一年前花数万元购买了罗麦的产品后,自动成为罗麦的直销员。后来在发现自己可能是上当受骗后突然醒悟,随后便卧床不起。杨女士找到其父亲的上线要求退还产品本金,却一直被不断推诿。

    受害者投诉遇阻

    记者曾于今年1月份采访过完美产品的一位受害人、湖北武汉人陈百胜(化名)。近日,记者进行电话回访,陈百胜表示自己的身体状况不见好转,而索赔更是难见曙光。

    陈百胜因有支气管炎,于2010年8月8日经同事介绍开始使用完美保健品。按照其上线余金云的指导,陈百胜按正常用量的3~6倍服用,结果出现了几十种以前从未遇到过的病症:肾脏冷、白头发、腹部开始隆起,双肾常酸胀等。

    事后,陈百胜向完美公司书面反映并与余金云在完美公司当面对质,虽历时已有1年,但完美公司认为其产品并无质量问题,因此并没有对余金云进行任何处理,还继续给余金云发放着高额的奖金。

    陈百胜分别于2012年1月1日和7月17日,两次向武汉市中南工商所投诉,然而该工商所都建议他到法院去起诉余金云以及完美公司。但是,法院却认为他的上诉中有对产品质量的投诉,还是应该返回到工商所。在历经反复推诿后,陈百胜几乎绝望。

    针对完美产品质量的质疑,记者向完美(中国)有限公司公共事务部发去采访函,复函称:完美公司生产的相关保健食品是经国家正式批准的保健食品,上市前产品质量已经得到国家监测机构的多次检测认定,在国家行政部门历次监督抽查中,品质安全合格;我司对产品质量坚持高标准掌控,制定并实施了一系列严格、有效、合乎法律法规及规范要求的控制制度和操作流程,完全能够确保产品质量。

    保证金制度形同虚设

    为何直销行业的消费者很难像传统行业里的消费者那样,通过向消协或工商局投诉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呢?

    “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直销业消费者与直销企业之间有着商业关系。”反传销人士笑非一针见血地指出。

    一位业界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只有像安利这样的大规模直销企业,能做到将优惠顾客与直销员、经销商分开,优惠顾客被发放优惠卡,而直销员和经销商都会跟公司签商业合同。但即便是优惠顾客,通常也是直销员们极力争取成为直销员的对象。而其他企业,则更是不遗余力地希望将每位消费者直接升级为企业的直销员直至经销商。

    然而,一旦由消费者这个角色上升为直销员,其性质本身就发生了转变。对于这个双重角色来说,至少去消费者协会投诉的这条路就走不通了。记者曾致电中国消费者协会咨询:“若是直销业的消费者能否到消协投诉?”接电话人员一听,便让记者去直销监管局进行咨询,而直销监管局只接听质疑直销企业传销的录音举报。

    直销专家禹路告诉记者,直销法规中对取得直销牌照的企业,明确要求缴纳2000万元保证金。这一保证金制度,原本是为直销员及消费者设置的一道保护层。比如在2012年年初,哈药宣布退出直销业务时,就曾对其直销人员做出了退药赔偿,其中直销人员的部分赔偿就来自于哈药集团的保证金。不过,禹路也表示,用保证金来赔偿直销员及消费者,哈药集团只是孤例。而在此前,并未有任何一家直销企业用保证金来补偿消费者及直销员。

    对于直销产品投诉无门的现象,北京商业干部管理学院院长、直销学专家杨谦向记者表示,“消费者权益保护组织应多关注直销行业的消费者。”他建议联合直销企业建立一个定向的消费者权益保护组织,比如消费者协会的二级机构,以改变目前完全依靠直销企业处理直销员与消费者之间纠纷的状况,更好地保护直销行业消费者的权益。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