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电子商务 » 券商资管年终奖逆市增长:从20万到上千万

券商资管年终奖逆市增长:从20万到上千万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2-25  来源:贸易谷  作者:贸易谷络  浏览次数:101

    面对2012年PE基金募资寸步难行,一家国内股权投资基金副总裁张涛感慨,PE行业寒冬的确有点冷。

    在他得知一家风险投资基金投资总监凭着投资项目去年IPO,领走250万元年奖分红时,他的眼神难掩羡慕嫉妒恨。

    以往,春节期间的PE同行聚会,年奖分红总是不可缺少的话题,但今年没人愿意触及这个字眼。

    “别提年奖了,有同行连项目投资佣金提成都还没拿到。”张涛直言。这并非个案。

    去年清科集团研究中心曾对PE/VC基金各层级人员的薪酬绩效进行调研,发现在PE行业过冬期间,基于薪酬不合理引发的员工离职率达到14.5%,而公司整体平台搭建不足与未来职业发展受到限制,引发PE员工跳槽的比重则有36.4%。

    但是,在薪酬不合理引发的员工离职率偏低背后,是隐藏在PE领域的各类隐性收入,依然让PE基金团队成员坐拥巨额年奖。

    “在PE圈,尽管员工合同会规定年薪额度,但年奖实际发放额度,多数情况下是由基金合伙人自主决定。”他强调说。

    年奖高低“玄机”

    张涛介绍说,他所在的PE基金年奖主要由两部分构成,一是项目投资的佣金提成(即项目投资阶段奖金),二是项目实现IPO(或并购)退出的利润分红(即项目退出阶段奖金),其中后者往往占到整个年奖的约80%。

    早在2010年,他所在的PE基金有4个项目实现IPO退出,一度分得接近200万元年奖;但在去年,随着项目IPO颗粒无收,他只能领到30万-40万元项目投资阶段奖金,作为2012年年奖收入。

    “春节同行聚会时发现,去年没实现项目退出的多数PE基金,副总裁年奖都在30万-40万元区间,董事总经理则超过50-60万,投资总监也有20万-30万元。”他表示。

    然而,这只是账面上的年奖。

    张涛无奈表示,其中15万元年奖,是去年考察投资项目的差旅报销款。他心里清楚,若不是去年他所在的PE基金新募集一只5亿元规模的产业投资基金并在今年1月收到首批1000万元管理费,30-40万年奖未必有着落。

    “基金团队员工说这是寅吃卯粮,把新基金管理费用在年奖发放,今后新基金运营资金又没有着落。”他直言,张涛所在的PE基金合伙人或许已意识到这个问题,决定调整2013年年奖计算标准,决定打破只有基金合伙人享有项目退出分红的“行业惯例”,包括董事总经理、副总裁、投资总监、投资经理到前台员工,都将按职位高低分得项目退出分红款。

    不过,出让部分项目退出分红款,未必让基金合伙人年奖收入大幅缩水。

    “在PE领域,各个员工的年奖分配,主要由基金合伙人自主决定。”一位PE基金合伙人透露,比如基金合伙人可以先在PE基金募资环节,自主决定收取一定比例的管理费,弥补项目退出分红“损失”,再加上项目退出收益,领走1000万-2000万元年奖的合伙人不在少数;较合伙人地位略低的基金董事总经理也能领到上百万元固定年奖;至于基金副总裁、投资总监与投资经理的年奖高低,则要看合伙人的脸色与自身运气——如果实现IPO的项目是由他们最先挖掘投资,仅单个项目的退出奖金也有200万-500万元不等。

    然而,基金合伙人自主分配团队成员年奖的随意性,在PE过冬阶段一度激化合伙人与团队员工的利益分配矛盾。记者了解到,此前国内一家较有名气的PE基金合伙人,将部分项目退出奖金挪至差旅、加入高端会所(以拓展人脉网络)等基金日常经营费用,引发团队员工向基金股东方申诉,最终基金合伙人团队集体大换班。

    “总体而言,去年PE行业年奖肯定没有2007年、2010年黄金时段可观,当时市场传闻个别PE基金合伙人在基金到期时分得上亿元年奖分红,如今那些领走千万元年奖的基金合伙人,自己都在偷着乐。”上述PE基金合伙人感慨说。

    “隐性”年奖

    在PE领域,有人会为年奖缩水而焦虑,也有人根本不在意年奖涨跌——对他们而言,年奖还包括各种灰色收入。

    记者了解到,部分PE基金每逢年底都会集中完成若干企业的股权投资协议。

    究其原因,是PE圈子的项目佣金潜规则“作祟”,即PE基金向某家企业股权投资,后者则通过各种手段将项目佣金“返还”给负责主导投资的PE基金团队,佣金比例在1%-5%不等。

    “佣金现象,主要出现在某些采取合伙人责任制的PE基金。”前述PE基金合伙人表示,所谓的合伙人责任制,即基金合伙人自主招募团队成员,全权负责基金募资-项目投资-投后管理-项目退出-投资分红等决策,为了给团队成员充实年底奖金,合伙人对项目佣金来者不拒。据他了解,个别PE基金合伙人通过年底突击投资若干企业股权,仅自己分得的项目佣金达到100万-200万元。

    对多数规范运作的PE基金团队成员而言,除了基金发放的年奖,隐性收入则主要来自自己参股的企业年底分红款。

    由于国内多数PE机构规定每当基金投资一家企业股权,参与该项目投资决策的基金管理团队必须出资跟投,跟投额度约占项目投资总额的1%-2%。

    张涛回忆说,2010年他曾从自己主导投资的三家企业利润分红领走约20万元,由于去年多数企业经营业绩增长有所放缓,他投资的数家企业不再利润分红,而由企业拿出少数公司股权,交给PE基金团队成员低价购买,无形间已赚取差价收益。

    “我们等于在执行对赌协议条款。”张涛解释说。尽管PE行业处于寒冬季节,PE员工整体年奖收入却未必大幅缩水,“在PE领域,职位越高,得到的各类隐性收入也会越多,这个圈子的水很深。”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