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网络热点 » 报告称超7成“屌丝”靠睡觉缓解工作压力

报告称超7成“屌丝”靠睡觉缓解工作压力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1-03  来源:中国青年报  浏览次数:0
  一份报告折射青年人生存状态
    本报记者 宁迪
    最近,一份报告触动了一些年轻人的“屌丝情结”。
    《2014屌丝生存现状报告》(以下简称《屌丝报告》),以研究者的角度,给屌丝画了一个像。
    这份由赶集网和北京大学市场与媒介研究中心共同制作的报告把屌丝界定为:男屌丝一般在21~25岁,女屌丝在26~30岁。他们受教育程度普遍偏低,大部分离开家乡外出打拼,还没找到另一半,用着安卓操作系统的手机,月平均收入为2917.7元,基本没有存款,过着一日三餐在39元以内的生活。
    “你是屌丝吗?”报告一出,许多人开始对号入座,惊叹、自嘲甚至泪奔。对比“屌丝标准”,许多年轻人发现,自己的薪资竟然还不如屌丝,苍凉感、无奈感顿时涌上心头。也有人指出这样界定“屌丝”不科学,认为“屌丝”一词充满贬义色彩。
    但无可否认的是,“屌丝”这个黏性度极高的词语,把一群20多岁、不在父母身边,初入社会的年轻人牢牢地绑在了一起。许多年轻人发现,不管是不是屌丝一族,《屌丝报告》中提及的工作、家庭问题,都是“夹心层”无法规避的现实。
    最苦恼职场人际关系 靠睡觉缓解压力
    今年7月,赶集网和北大市场与媒介研究中心曾联合发布了《90后毕业生饭碗报告》,因触及大学生薪资等现实问题,引起广泛关注。而眼下《屌丝报告》所引发的关注度,远远超出了这些研究者的预期。
    报告发布的第二天,该话题就登上了微博热门话题榜,800多万的微博阅读量,让研究者们大吃一惊。
    为什么会引来如此高的关注,一份长达66页的报告是怎样描绘屌丝样貌的?
    “我们的样本来源于赶集网的使用群体,历时一个月,通过在线问卷的方法,搜集了21万份问卷作分析。调查对象覆盖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50多个大中小城市,涵盖了各种工作岗位。”赶集网工作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在赶集网提供的这份《屌丝报告》上,记者看到了更为细致的屌丝特征:如六成屌丝为男士、屌丝们的受教育程度普遍偏低、本科及以上学历仅占10.4%、近七成屌丝需要每月固定交房租、靠租房解决住宿等。对屌丝的认知,不同职业群体也有不同的看法,行政事业单位、国企的干部认知度较低,认知度最高的是民营、私企、三资的职员。
    “这些调查结果比较符合大部分人心中屌丝的特征,但也有一些结果出乎意料。”北大市场与媒介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员李夏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屌丝的一些深层次特性是之前他们没有预想到的,比如在职场压力上,设计指标时以为他们最大的压力会是职位晋升、工作负荷,没想到调查结果显示最大的压力来自“人际关系”。
    “职场就像一个小社会,他们工作本来就很辛苦,还要处理纷繁复杂的人际关系,稍有不慎就会影响到自己的正常工作甚至职业前程。”除此之外,让李夏感到担心的是屌丝们的身体状况。调查显示,六成屌丝几乎不锻炼身体,近四成屌丝认为自己有心理疾病,72.3%的屌丝觉得自己活得不开心,他们缓解压力最常用的方式是睡觉。
    “直戳痛点!”就职于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刘荣说。作为一名常以“女屌丝”自嘲的北漂,刘荣发现报告中的描述与自己的状态大部分都符合。虽然朋友眼中的她是个长相清秀的江南姑娘,但她却把自己归类为“屌丝”和“北漂”。
    看到报告里所给出的数据的那一刻,刘荣觉得心里泛酸,“这座城市里太多我们这样的年轻人了,外表看起来光鲜亮丽,关起门来吃泡面的苦日子只有自己知道”。
    李夏表示,“屌丝”这个词已经出现多年,时间让这个词从“贬义”慢慢成了几乎没有感情色彩的词,越来越多的人来认领“屌丝”标签,让他们发现应该对这个群体给予更多关注。
    喜欢把“屌丝”的标签贴在自己身上的行为,在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青年研究所副所长邓希泉看来,是当代年轻人化解压力的一种自嘲方式。
    “现在的年轻人处于压力叠加的社会环境下,他们既有悲观情绪,又对生活有着期许,在青年人成功榜样的激励中与现实的压力抗衡,用这种在过去看来有些‘污名化’的字眼来形容自己。从社会心理学看,把自己形容成‘屌丝’,就不用担心不成功被别人笑话,而成功则是一场了不起的逆袭。”邓希泉认为,青年人应对压力的途径有很多种,可以自嘲、报复、逃避和奋进,但在娱乐化的当下,自嘲逐渐占据了“主流”。
    青年群体的共有属性
    这份报告很快掀起了一场争议。
    在微博上,一些“中枪”的网友表达了共鸣和认同:“屌丝只是个过程,屌丝是我们年轻时奋斗的身影!”但也有一些网友认为,只看一些“经济指标”不足以界定“屌丝”。
    有媒体指出,什么样的人算是屌丝,还没有明确标准。由于生活地区、环境、物价等方面的不同,不同地方的屌丝并不具有可比性,《屌丝报告》里的结论很难令人信服。
    作为研究者之一,李夏也表示,当前对“屌丝”一词的理解确实各有不同,但为了让这个词更量化地呈现,主要考虑了调查群体中存款收入和固定资产的情况。“从较大的轮廓上看,屌丝肯定是经济能力比较差的,这也是我们主要考察的指标”。
    在李夏看来,当前社会阶层固化的现象严重,由此导致底层群体向上流动越来越难。“我们希望还原‘屌丝’的生活,也许不是最科学的结果,但希望通过这种数据化的表达来帮助青年群体发声,让社会更多关注年轻人的成长。”李夏告诉记者。
    “为什么要用‘屌丝’来形容我们这些刚入职场的新人?”硕士学历、入职两年、月收入税后5000多元的陈晨表示不喜欢“屌丝”这个词,在她看来,屌丝更多的是喜欢抱怨社会又不太积极进取的一群人。
    虽然不认同“屌丝”的概念,但无法否认的是,这样一份反映青年群体工作、生活状态的报告进入陈晨的视线时,还是引起了她的注意。
    研究者们把屌丝的群体特性归纳为“愿意为了挣更多的钱离开家乡,尽管被贴上外地人的标签,他们也能忍受”、“离开家乡不能依靠父母和关系,普遍都承受着加班之苦和没有加班费”、“他们大多三十而婚,对父母有亏欠,对子女有期待”等。
    看到这些,陈晨突然间觉得看到了自己生活的缩影,没钱买房,没时间恋爱、休息,没时间回家看父母。“就算不是屌丝,这些困惑也是我和身边的朋友实实在在面对的”。
    作为赶集网的一员,正处于“上有老下有小”阶段的崔芩(化名)在看到《屌丝报告》中对于家庭调查的结论时,眼角湿润。这位在北京生活的东北姑娘,觉得最大的亏欠是父母。在外打拼没有时间陪父母,倒是自己的小家常令父母挂念。李夏也觉得自己符合报告描述的“屌丝特征”:工作辛苦,生活压力大。
    在邓希泉看来,这份报告提到的屌丝困境实际上是青年群体的共有属性,也是青年人成长的必经之路。
    “没有哪一个年轻人不经历痛苦的过程,只是痛苦的长短各不相同。” 邓希泉认为,工作、家庭、生活、健康,各方面因素都在相互影响着年轻人,但对于刚步入职场的毕业生来说,能有一份好工作,从工作中获得提升和满足感,会极大地促进家庭生活的稳定。
    走出困境,需共同努力
    《屌丝报告》称,在心态方面,整体屌丝开心人群比例为47.3%,但21岁至40岁年龄段的开心人群比例低于社会整体水平。
    在研究者看来,20岁以后的年轻人为了恋爱结婚而奋斗,年龄再大点为了孩子而奔波,21~40岁这个年龄段是尝尽“愁滋味”的阶段。付完了约会账单还有结婚账单等着,处理完了结婚账单后面还有养子账单在排队,比起20岁以下和40岁以上的人,他们的自我时间更少,压力也更大。
    工作压力大、家庭责任大、自由时间少,处在现实状况下的年轻人,如何走出困境,应对压力?
    邓希泉认为,首先还是要靠年轻人自己。他直言,如今有些年轻人只学会“自我嘲讽”,缺乏“自我奋斗”。
    “任何社会都不是靠自嘲来获得发展的,类似于‘屌丝’这样的标签仅限于化解压力,年轻人想要改变生活现状,更多的是要通过自己的努力。”
    邓希泉进一步指出,在无处不竞争的时代,年轻人必须要靠自己的能力才能跑赢未来。
    “现在的年轻人经常抱怨‘拼爹’、‘富二代’的现象太多,但他们并没有意识到,‘拼爹’不过是多了一些就业渠道,到了岗位上的年轻人,更多的是在‘拼能力’”。
    但除了内在的努力之外,邓希泉也承认,外在因素正极大地影响青年人的正向发展。他表示,当下的社会需要给年轻人更多的机会,这些机会包括教育机会、就业机会等。“无数事实证明,大学这种高等教育的经历,对年轻人来说是提高素质的最佳途径,也是获得向上流动的最有效途径”。
    他强调,年轻人在不断成长中也需要多一些关心,长辈们要给年轻人更多的帮助和宽容,帮助他们解决一些现实问题。
    《屌丝报告》显示,恋爱屌丝的开心人群比例在屌丝人群中最高,为55.1%,其次为已婚屌丝,单身屌丝的开心人群比例最低,而且低于整体水平。
    “现在的单位应该多制造机会,帮助年轻人解决情感问题,刚步入职场的年轻人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工作上,往往忽视了个人问题,比起上一代,这一代在结婚、生子上都慢了太多步。”邓希泉建议。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