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网络热点 » 马航失联飞机仍无音讯 记者与家属在煎熬中守望

马航失联飞机仍无音讯 记者与家属在煎熬中守望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3-10  浏览次数:9
  8日晚7点,守候在首都机场已得不到任何有效信息,我们决定赶到丽都酒店。
 
  到丽都时,一楼大厅聚集了上百名记者,所有居住在丽都的家属都被安置在二楼。虽然已经很累了,虽然只是中午在飞机上吃过一点东西,我们依然不敢去找吃的,因为我们想在第一时间得到最新消息。
 
  晚上11点,写完稿正准备去吃饭,忽然看到酒店来了大量马来西亚人,我们意识到,待会可能会有情况。不到5分钟,我们接到通知,11点半会在离丽都约20公里外的国都大饭店召开新闻发布会。
 
  赶到国都时,发布会现场已经聚集了超过200名记者,会场很热也很乱,组织方也没有人出来维持秩序。左等不来右等不来,慢慢地大家急了。有记者大喊“马航快出来”。这时国都工作人员拿来了矿泉水,早已口干舌燥,我们拿起水一阵猛灌。记者们又累又饿,但在这个奇葩的会议地点周围,竟然找不到卖吃的。
 
  9日凌晨1点30分,发布会终于开始,但让人失望的是,没有任何实质性内容。
 
  2点10分左右,发布会结束,但我们飞虎队成员蔡早勤却病倒了:他右腹下侧疼得厉害,脸色苍白,躺在草地上直打滚。他坚持着把会议主要内容传回了报社。
 
  好不容易拦上一辆出租车,我们连夜赶到20多公里外的望京医院。这时蔡早勤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
 
  打了一针止痛针,他才好一点。医生建议他住院观察,但他考虑到这样一来,既不能工作,又无人照顾,开了点药,便回到宾馆。这时已是9日凌晨4点40分。
 
  5点多,我们都睡着了,衣服也没脱,连房间的灯也没关往床上一躺,浑身已经没有一丝力气。
 
  早上8点左右,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我们都惊醒了,简单洗漱后赶到丽都。
 
  在丽都,家属们满脸沉重,我们也不忍心采访。因为我们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让家属的心撕裂更大的伤口。
 
  默默地看着家属们相拥而泣;看着家属们面对美食却没有一点食欲;看到一对父母停住了筷子,含泪看着不懂事的女儿吃得那么开心,自己还要忍着悲痛。这一刻,我们心如刀绞。
 
  吃完午饭已是下午两点,我们又要赶往国都,因为3点钟这里会有发布会。陪着家属悲痛了一上午的记者们,面对马航方面的支吾和官方语言,大家激愤了,将积聚的伤痛化作一个个尖锐的问题,虽然我们知道,这些问题依然得不到任何实质性的答复,但大家还是争先恐后地以这种方式发泄自己的情感。
 
  发布会结束,回到住处,调整心情,准备写稿。我们可以悲痛,可以激愤,但我们是记者,这个时候我们只能强迫自己冷静。
 
  就这样,我们在煎熬中度过了这十二个多小时。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