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网络热点 » 暗访职业“医闹”:给多少钱闹多大事

暗访职业“医闹”:给多少钱闹多大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11-07  浏览次数:1
  本月5日,上海华山医院邀请宝山公安分局教官,向职工培训面对暴力侵害如何自卫;同日,中山医院邀请世界跆拳道联盟黑带四段高手,前来传授防身绝招,吸引了大批医护员工。“让医护人员群起习武,以求面对暴力袭击时有自保之力”成为不少医院提出的口号。
  近年来,伴随着“医闹”事件的时有发生,治安管理部门对于“职业医闹”的打击力度逐年加大,医院也陆续出台具体对策和“医闹”抗衡。
  然而,北京青年报记者在实地走访中发现,不少职业“医闹”依旧活跃在大医院的周边,从谋划策略到人员的选择,再到收费标准的制定,甚至形成了一条完整的地下产业链。
  “医闹”要收风险费 称为防进派出所
  “专家号,专家号,要号吗?”刚踏进本市一家三甲医院的大门,几个票贩子便一拥向前,竭力向患者吆喝着:“都这个点了,你肯定拿不到号了,我这里有专家号,你要不要?”吆喝累了,几个熟人便聚拢在医院的玻璃门前,一边泰然自若地抽着烟,一边仔细观察着过往的行人,只要四目对视,他们便知道属于自己的机会来了。
  “你这儿有专家号吗?”北青报记者向前询问。
  “有啊,我这儿专家号多的是。除了专家号,我还可以帮你解决其他方面的问题。”
  “噢,具体是哪一方面的?”
  “我这儿有朋友可以帮着解决医疗纠纷,像索赔那些事儿可以找我那位朋友,他本事儿可大着呢。”不出一分钟,号贩子便把他口中那个“很有本事”的人唤到了身边。“大李,快过来,有人找你。”
   “你家病人在哪个医院?现在什么情况?”见有人上前打探,大李简单问了一句。但是还没等北青报记者说完,他便将话题直接引向了收费价格。“你就说说一天最多能出多少钱吧,还有你要几个人?每天需要在医院待多久?”
  当北青报记者给出200元/天的价格并需要4个人后,他似乎对此并不满意,转悠了一圈之后,他答复道:“这样吧,每人每天300元,这是我能给出的最低价格了,人我负责帮你找,到时候直接带到医院去,你要几个人都没问题。”
  “每人300?”北青报记者略带疑惑地问道。
  “是啊,你去问问,现在全是这个价格。300元一天,早上八九点跟着你去医院,到晚上下班,这是每个人的最低收费标准。”达成初步协议后,他又详细地介绍了自己提供的业务种类,并反复强调这个价格已是全市最低,没有降价的可能。“你想啊,万一出了什么事,比如人给带到派出所里去了,我的工资还得照付,这个价格也涵盖了风险费。”
  300元标准:派老人去医院耗着 事主还得管饭
  那么,这300元一天的费用到底包含哪些服务呢?
  据大李介绍,300元一天的“闹”法是最普通的,也是较为保险的做法。“其实不用做啥事,就在那儿待着呗,慢慢耗。我可以给你找一些上年纪的人,这些人不负责打闹,只是在医院门前耗着,你想耗几天都没问题。”
  他随后补充说道:“到时候我安排这些人跟着你们家属一起去,你们家属让他们上哪就上哪,比如你要他们在主治医师门前耗着,他们就在那儿待上一天。反正我们完全按照你的要求来,再不成,你买几张席子让上年纪的睡医院门口都行。还有一点,这300元就是服务费,不包含其他项目,所以中午饭这些你得负责给人家解决了。”
  见北青报记者面露难色,他趁机说道:“实话告诉你,这种方法出效果比较慢,估计得耗个把月,医院才会让步。我还有些其他的闹法,但是收费价格不一样。首先你得明确究竟要哪种闹法,是要那种大闹的,还是就安排几个人在医院门口耗着。”
  500元标准:派年轻人吓唬医生 打架单付费
  “500元一天的是这样,我可以给你找些年轻人,你觉得哪个医生的做法不令你满意了,这几个人就可以去办公室摆个阵势吓唬吓唬人。”北青报记者追问“这是指帮我教训那个医生吗?”大李随后带着不屑的表情答道:“500元就想教训人?现在哪有这个价格?”
  “如果你想教训人,我们还有另外的收费标准,那是一次性付费,价格另算。你要砸砸医院闹闹事啥的也行,但是现在是法治社会管得严,我们也不能去医院那么明目张胆地闹,但是私下里教训个人没啥问题。”他表示这个价格之所以不好定,主要还有未知因素存在。“比如教训人时双方发生肢体冲突,我们的人受伤了,去医院治疗的费用也得你出,所以这一块的价格不好说。”
  在工资的支付问题上,大李一点儿也不含糊。“钱都是日付,去一天就收一次钱,到时候你把钱给我就行,我负责帮你找人。”当北青报记者询问是否需要给他一定“好处费”时,他露出略显狡黠的笑容称:“其实我拿不了几个钱,这些钱都是给闹事的人,最后你和医院协商,赔付价格要是达到你满意了,你也可以从中象征性地给我一点,这个我不拒绝。”
   “医闹”过程需家属配合 但不保证结果
  大李表示,专业医闹并不会“无理取闹”,“开闹”之前需要患者家属的配合。
  “你把化验单、输液单那些原始文件拿到手研究一下,看究竟是哪一步出了问题,首先要找到医院的漏洞,比如是不是医院输液输错了,这个必须要有实打实的证据,否则我们也不好闹。其次,就是要逼着医院松口,比如医院承认过失,一旦他说了可以赔点钱,你就咬着他不放,直到闹到你满意的价格为止,最重要的是让医院先开那个口,然后我们再以家属的身份跟着一块去闹。”
  据他透露,现在的医闹并不对赔付结果负责。“不过我话说在前头啊,我也就是出人力帮你去闹,但是结果方面很难保证,对于能赔多少钱,这点我们可拿不准。比如闹到最后拿不到你满意的价格,这个我们不负责,我们就是在过程里帮你争取一下。所以工资必须要日付,我们出人力,你出钱,其他的你不用管。”
  在“闹事者”方面,医闹组织者也有自己的顾虑和选择。“找上年纪的老头老太太去闹,年龄大,人家也不敢管,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谁也不好说。要不然就找上年纪的妇女,她们最大特点是能耗,胡搅蛮缠啥的都行。要是找几个年轻人,医院保安很快就把警察找来了,人家说你是寻衅滋事,把你带走拘留个五天啥的,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当记者询问这些“医闹”是否为他的亲戚时,他只是草草答了一句:“找人还不容易,多的就是人,这些你就不用管了。你要是考虑清楚了,就给我打电话吧。”
  留下这一句话后,大李便不愿再多言,他的身影也淹没在医院门口来来往往的人群之中。
  号贩子劝诫:医闹有风险最好走法律途径
  在马路另一侧的医院东区门前,号贩子老韩表示自己对“医闹”并不陌生,现在的他虽然早已远离这片“医闹江湖”,但他依旧深谙行业内惯用的一些“伎俩”。
   “要是放在三年前我也敢闹,但是现在管得严,尤其是在北京,我可不敢明目张胆的闹,但是我可以给你‘支招’,告诉你该怎么做,一定要你们家属亲自去闹。”
  “现在是法治社会,你不能胡搅蛮缠啊。首先你要拿着临时医嘱、化验单,看问题主要出在哪儿。再有,实话告诉您,去院长办公室闹最管用,去哪儿都没有那里好使,效果最明显。”和大李说法不同的是,老韩建议北青报记者和医院交涉之时回避“赔钱”这个问题。“您千万别提赔钱的事儿,一提那个就不好使,目的性太明显了,根本闹不成。你闹的时候,就向医院质问‘为什么没有把病人医好’,你就反复强调这个点,因为救死扶伤是医院的职责,你一旦提钱就啥事也办不成了。”
  老韩身边的一名号贩子也表示,“找些老头老太太去闹效果最好,你上北京站那些地方找找,只要每天给他们一点钱,让他们跟着你们家属一块去就好办了。”但是,当他知道“患者”是一位70多岁的老人时,话锋急转直下。“说实话,医闹都不愿给老年人‘闹’,上了年纪的出点什么问题都很正常,要是没有明确的证据也很难跟医院说。”
  老韩建议北青报记者最好还是走法律途径,“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去问问律师,现在国家管的特别严,而且专业医闹的收费价格也不低,你最后得到的赔付价格搞不好还不够支付医闹的。”说罢,他热心地递上名片,“有什么事儿你就打我电话,我给您免费支招。”
  记者观察
  官方设立专门机构解决医患纠纷
  解决医患纠纷,并非只有向非法职业医闹求助这一条路。实际上,2011年5月30日北京正式成立了北京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两年以来结案3442件,患者获赔1.8亿元。
  “如果对医院的治疗结果不满意,可以向第三方调解机构寻求帮助,我们医调委正是这样的机构。但是,目前不少患者并不清楚医调委的作用,以至于发生纠纷时还总是诉诸于不正确的解决途径。”北京市医调委常务副主任刘方在接受采访时对北青报记者说道。
  据刘方介绍,过去医患之间发生纠纷后,各家医院自行处理解决,由于解决医疗纠纷的方式和程序不尽相同,可能会造成‘大闹大赔,小闹小赔,不闹不赔’的恶性循环。同时给职业医闹提供了可乘之机。调解机制的介入,在医患双方之间架起了沟通的桥梁,在调解时双方地位对等,使得和解变得可能。调解的成功有利于有效缓解医患关系。
   医调委一位一线调解员向北青报记者表示,“以前我曾接触过不少医闹。我记得有起人民医院的案子,一名医闹来做代理,他说是患者的干儿子;在同仁医院的一起纠纷案中,我又见到了同一个人,他又变成了患者的干爹,这些医闹在纠纷中充当的是专业代理人的角色。我们呼吁患者在遇到纠纷时,诉诸合情合法的解决途径。”
  “这两年,我们观察到职业医闹的数量在逐渐减少,近来警方也在进行调查,打击专业的医闹组织。如果更多的患者能意识到医疗纠纷调解机构的作用,相信医调委能够协调、帮助医患双方进行协商,取得一致意见,消除争议,社会上的医闹行为或许会有所降低。”刘方表示。
  新闻内存
  全国各地屡次发生“医闹”事件
   2011年5月,江西上饶市人民医院,一名15岁患者因病抢救无效死亡。5月30日,患者之父突然纠集近百人,用白布、花圈封堵上饶市人民医院大门、门诊部大门,并围攻门诊部、六楼和七楼办公室、住院部。
  2012年3月29日,广东省电白县一名1岁多男童疑因重型“手足口”病,经抢救无效死亡。死者家属以医生诊断不准确为由,组织约30到50人到电白县人民医院儿科门诊闹事,驱赶门诊医生和病人,打砸门诊办公设备。
  2013年8月17日,湖南省湘潭市中心医院连续发生医务人员被打事件,后经调查发现,打人者系湘潭市政协机关聘用司机曾桥梁,其多次以“市长熟人”身份刁难医护人员。
  2013年10月17日,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西院一名患者因病重转至该院重症监护室,后因抢救无效死亡。该患者的六七名家属不顾医护人员阻拦,闯进重症监护室进行打砸,并对在场医务人员拉扯打骂。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