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企业动态 » 汉龙绵阳超级大盘发生流血冲突后施工依旧

汉龙绵阳超级大盘发生流血冲突后施工依旧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4-19  来源:贸易谷  作者:贸易谷络  浏览次数:197

    [导读]汉龙绵阳1800亩超级大盘与村民冲突起底

    肖夏

    “如果不是最近刘汉被调查,我们也不敢向外界申诉。”4月17日,刘明向周围张望了一圈,回过头来低声说。2013年3月下旬,官方媒体确认汉龙集团董事长刘汉被警方调查,村民们开始猜想:机会终于到来?

    56岁的刘明是绵阳市游仙区原小岛村居民,他手中举报材料已经握了十多年,举报对象是汉龙集团下属的绵阳小岛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小岛建设)。汉龙集团目前持有5家上市公司股权,刘汉通过汉龙集团旗下汉龙实业控股(000510)。2010 年 11 月,金路集团与世龙实业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书》, 金路集团将小岛建 设98.26%股权转让给世龙实业。当地人士称,目前仍有多位原汉龙集团人士在小岛建设任职。

    在汉龙集团注册地四川绵阳,其涉足交通、市政、水电和食品等多个实业领域,却没有一个产业比汉龙小岛地产项目更有名。这一地产开发项目位于绵阳市城区的涪江江心岛上,占地超过1800亩,已建成多个楼盘,在当地家喻户晓。

    因地产开发,2600多名小岛村村民容身小岛西南角,经历了从耕田种地到打工为生的生活转变。但随着地产项目和配套设施不断加码,村民发现出让土地的权益并未换来生活上的改善,不满逐渐扩散。第四期小岛地产项目从2010年启动后,村民与开发商矛盾进一步激化, 地方政府和小岛业主也被裹挟其中。其间,村民集体抗议以及流血冲突后,后者在岛上的地产开发进展依旧。

    小岛上的“城中村”

    从川北发源的涪江穿越龙门山脉,从绵阳穿城而过,在城北形成一个面积可观的江心岛。这一江心岛位于绵阳市游仙区,面积超过3000亩。

    汉龙小岛地产项目就坐落在这一江心岛上。1996年至今,汉龙集团子公司小岛建设在岛上已进行了三轮地产开发,落成花园城、水语郡等多个楼盘,已占地面积超过1800亩,规划建筑面积超过74万平方米。

    四面环水,小岛很快在绵阳当地成为标志性地产项目。配合小岛定位,汉龙集团出资建设跨江大桥连接城区,并引入学校、商业和银行等配套,整个社区相对独立。根据小岛建设的规划,整个小岛地产项目完成后有上万人居住。

    在小岛西南角,布局着一大片规划散乱的自建房。这里被称为小岛社区居委会,目前有接近八千人居住,其中有两千多人是小岛村的村民——在动迁以前,他们是这个小岛的主人。

    多位小岛村村民回忆,1996年12月18日,在绵阳市市政府和游仙区区政府主持下,来自六个队1800多位村民参与了拆迁动员大会。时任地方政府国土部门有领导许诺,小岛将发展旅游娱乐业,成为“绵阳甚至整个西南的‘小香港’”,村民们可以依托小岛的开发做游客生意。为尽快动迁,相关方面许诺在一星期内搬迁至临时聚居区的农户每人将得到2000元奖励,并在动员大会3天后开始停止供水供电。

    小岛村村书记签署了出让协议,村民很快完成了搬迁。对于几辈人都以种地为生的小岛村村民来说,“小岛社区居委会”的生活方式本身也充满了吸引力。多位小岛村村民回忆,政府许诺,村民未来在小岛西南片安家后,都将得到满意的补偿,村民也将转为城镇非农户口享受城市人待遇。

    “汉龙的背景”

    然而,村民们发现征地的用途并非“旅游娱乐业”,待遇也未如预期。

    在村民们动迁后的第二年,获得小岛土地出让的绵阳市国土局和四川平原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签订《委托成片开发土地协议书》,平原实业获许对小岛上1200亩土地进行开发,其中包括906亩原小岛村的耕地。平原实业注册地在德阳广汉,是汉龙集团成立前刘汉的重要实体。

    这份协议书并未指明开发的用途。但在1997年4月3日,绵阳小岛建设开发有限公司在游仙区登记成立,房地产开发成为公司的经营范围之一。

    村民们很快意识到这一问题,但他们更关心获得的赔偿。根据十多位不同年龄村民一致描述,搬迁后,政府许诺的建房补偿大幅减少,拆迁补偿本身极低:16到35岁的村民每月能领到140元补助,35岁以上170元/月,而16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则被4000-6000元不等的一次性补助买断。根据2009年绵阳市政府的一份文件,普通城镇居民的最低生活保障标准为210元/月。

    上述补贴标准从上世纪90年代末期持续至今,其间除了汶川地震波及曾有部分村民获得房屋整修补偿外,出让了土地的小岛村村民并未享受到从汉龙的地产开发中获得收益。

    以2009年开盘的第三期项目为例,均价超过5500元/平米,绵阳平均房价近两年才达到这一水平。

    2010年,小岛建设开始继续推进学校教师公寓和小岛第四期房产项目,村民情绪开始“点燃”。2010年10月21日和2012年8月21日,小岛村村民与开发商在开工项目地发生冲突,双方各有人员受伤。记录两次流血冲突的数十张照片显示,包括一名八十多岁妇女在内的多位村民被打,冲突结束后现场的多处血迹清晰可辨。

    对汉龙的社会背景,绵阳本地人有所耳闻。绵阳市高新区一位政府官员也承认,“大家都知道汉龙的涉黑背景”。一位接近汉龙下属企业的当地人士回忆,汉龙在上世纪90年代末在绵阳建设另一处地产益多园时,曾有不少购房者忌讳刘汉的背景而对这一项目敬而远之。“汉龙在绵阳还是尽可能地正常经营,但一旦出现问题,它就会按照自己的方法来处理。”这位人士称。

    小岛村村民也曾见识过汉龙“自己的方法”。一位已去世的小岛村村民陈贵华的家属透露,因反对小岛建设的地产开发,陈曾在1998年在社区居委会附近的一家茶馆被对方持违禁武器威胁。多位村民证实了这一说法。

    滩涂地争议

    从小岛进行地产开发伊始,小岛村村民刘明和数位村民就已经开始搜集资料,试图向外界传达“不公”。

    首先他们希望证明汉龙土地开发本身有违法嫌疑。刘明从上述开发协议中发现,汉龙已经开发的1800多亩土地面积,超过了资料中达成协议的面积,而村民们并不知情。

    在2010年村民与汉龙冲突后,市区两级政府部门都曾出面协调,有政府官员回应村民质问,汉龙建设所使用的土地面积中的滩涂地,按照法律规定为国家所有,如需开发只需与政府部门打交道。刘明说,“但他拿不出证明政府许可的文件。”

    刘认为,这是因为经历十几年的时间,此后官员或不愿触碰,而当初签订协议时在任的官员纷纷调职或退休,也无从查证。

    他们还试图证明管理社区财务的居委会与开发商勾结。村民搬迁之后,村委会改组而来的居委会持续多年没有公开账目,而各类补助费用正是由居委会下发。2012年年中,在众多村民的强烈要求下,居委会人员全部被撤换。四川勤德会计师事务所对小岛社区居委会十多年间的财政收支所做的一份审计报告显示,居委会的账目中,部分收支的名目和数字存在疑问。

    外界对小岛村人看法不一。尽管有不少小岛业主知晓小岛村民的遭遇,但村民们堵桥拦路的行为却让业主们无法亲近。一位业主反问:“要是一开始补偿就很低,那为什么最近几年才闹得这么凶?”村民王军说,最初大家也没有想到,很多承诺都没有兑现。

    2010年发生冲突过后,刘明曾就汉龙和居委会的作为向游仙区政府提交举报材料,但他称,不久后发现材料落到举报对象的手中。

    2012年冲突发生后,有游仙区政府人士前往小岛社区,对村民的待遇和补偿情况进行了解。但村民们称,事后并没有看到更多进展。本月初,刘明和身边多人在获得大多数村民们的手印认可后,起草了一份寄往四川省纪委的申诉信。

    (应受访者及家属要求,刘明、王军、陈贵华为化名)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