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企业动态 » 阿尔斯通中国“劫”:山东子公司再起动荡

阿尔斯通中国“劫”:山东子公司再起动荡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3-27  来源:贸易谷  作者:贸易谷络  浏览次数:108

    阿尔斯通在中国的运营现状似乎正深陷漩涡,收购武锅却导致其持续亏损后,这家世界500强此前在中国收购的另一家公司也已问题百出。

    3月25日,阿尔斯通四洲电力设备(青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洲电力”)一名内部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四洲电力目前已接近瘫痪,而自上周开始,阿尔斯通欲将四洲电力隐秘出售的消息也通过不同内部渠道得以确认,但截至目前,四洲电力外籍管理层仍未将出售实情告知全体职工。

    而因担心被收购后,原有薪酬福利受到影响,四洲电力员工已经连续数日与管理层进行正面沟通,工厂生产已经停滞。但目前,四洲电力仍未就出售事宜公布具体方案及后续政策。

    除此以外,上述内部人士还透露,2007年阿尔斯通对四洲电力完成收购后,其业绩亏损状况就日益加剧,并在2011年后陆续裁员,原800名职工目前仅剩40%,且大量核心技术人员及销售团队相继流失。

    “现在四洲电力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优质资产了,之前为了维持生产,工厂也只能接阿尔斯通内部的订单,市场占有率已经下降到不足10%。”上述内部人士说。

    针对四洲电力目前的处境,本报记者致电阿尔斯通中国公司,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做出回应。

    僵持24小时

    一份原本属于高层沟通的邮件由于操作失误还被抄送给了在场员工

    2007年以前,四洲电力是胶州市的明星民营企业之一,也是国内捞渣机最大的生产商,对于四洲电力的老员工而言,谁也不曾料到,被世界500强收购后的四洲电力会在6年后的一个上午陷入一场始料未及的“僵持战”。

    3月21日9时左右,四洲电力法籍总经理伊夫·赛林和生产总监前往工厂车间开会时,此前就已经陆续获知公司将被出售消息的车间工人将其两人堵在了办公室,上百名员工开始围绕“公司是否将被收购”,“收购后是否有相应赔偿”等关键问题直接向管理层发问。

    在此之前,已经被四洲电力裁员的500多名员工都获得了相应赔偿款,但在此次劳资双方僵持不下时,法籍总经理的回答却并未如职工所愿。

    “他说不会有赔偿,员工如果想走现在就可以走。”四洲电力职工回忆。

    管理层的态度让事态演化趋向严重时,四洲电力将被出售的消息也得以证实,而在此之前,“公司将被收购的消息是总监一级的中层领导透露出来的,但高管始终没有透露任何消息。”

    双方的僵持态势一直持续到当日下午5时左右,其间,法籍总经理现场用“黑莓手机给阿尔斯通中国公司发送了一份邮件,汇报现场情况”。但这份原本属于高层沟通的邮件由于操作失误还被抄送给了在场员工。

    “阿尔斯通中国公司的高层在邮件中回复,给每个工人发2000块钱以息事宁人,但这份英文邮件被员工看到了。”知情者说。

    随着对峙事态的恶化,胶州市劳动保障部门以及当地执法部门也随即赶至现场进行协调,并向四洲电力表示,在尚未形成执行方案之前,四洲电力不得转移工厂材料、设备等固定资产。

    而在政府部门的斡旋之下,四洲电力也做出承诺,称公司被收购后,职工薪酬待遇一年不变。随后,当地政府工作人员也相继撤离现场。

    但管理层的表态仍未能消退职工对自身利益的顾虑,这场持续了近10个小时的拉锯战也一直僵持到次日上午。

    一场雇佣关系的直接博弈后,四洲电力未来的命运也终于浮出水面,但对于这家曾经被高调收入麾下的锅炉辅机生产商的具体安置,阿尔斯通中国公司至今仍未给出详细说明。

    “年前的时候,法国经理和员工解释,公司要轻装上阵裁掉一些不需要的人,这样才能提高效益,对于公司的具体安排始终不曾透露。”四洲电力内部人士说。

    神秘的接盘者

    由民营企业变身外资公司路径蹊跷,而此次二度倒手也同样疑点重重

    即便四洲电力以及阿尔斯通中国公司到目前仍未透露收购方信息,但来自其内部渠道的消息则已经不胫而走。

    “先后从内部传出有三个潜在买家,一个是中钢集团的子公司,一个是在香港注册的一家公司,另一个是原四洲电力老板张连忠。”知情者说。

    而对于上述传言,四洲电力高管及阿尔斯通中国公司都未进行正面回应。

    但对于四洲电力及阿尔斯通中国公司来说,其三缄其口幕后似乎还另有隐情。

    当地一名同业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早在2007年阿尔斯通收购四洲电力时,其人为策划的痕迹就很明显,其中,原四洲电力董事长张连忠正是幕后推动这一收购的关键人物。

    “2005年左右,四洲电力就与阿尔斯通达成了合作协议,四洲电力为其提供电厂的配套设备,双方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在筹划收购事宜。”上述同业人士说。

    而来自四洲电力内部人士的消息也证实,张连忠“几个亿将公司卖给阿尔斯通前”,曾对公司的业务进行过粉饰包装,而为达到有被收购的价值,张连忠也储备了一大批订单。

    “但这些都是‘有毒’订单,阿尔斯通接手后,发现很多订单并非当初设想的那么简单,很多业务也根本难以执行,这也是导致后续持续亏损的主要原因之一。”四洲电力内部人士说。

    除此以外,此前参与这起收购的阿尔斯通管理层也均先后离职,而张连忠本人也举家移民加拿大。

    事实上,四洲电力不仅由民营企业变身外资公司路径蹊跷,此次二度倒手也同样疑点重重。

    四洲电力内部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即便目前四洲电力已无核心优质资产,但潜在买方仍对其趋之若鹜,且买方的主动态度也超过了阿尔斯通方面的预期。

    “双方的谈判进度很快,原本计划本周一召开全体职工大会,新买家将出现,但会议又被往后延期了一天。”上述内部人士说。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