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央行先后三次调整存款准备金率

央行先后三次调整存款准备金率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6-29  浏览次数:0

央行又给惊喜了。6月27日,央行宣布6月28日起对达到标准的金融机构实行定向降准,并同时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0.25个百分点,两项重磅政策同时释放实属罕见。至此,2014年以来,央行先后三次调整存款准备金率,四次下调金融机构存贷款基准利率。
消息一出,市场人士兴奋不已。多名市场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此次“双降”有助于稳定预期,呵护经济和金融市场。
“定向降准和降息的主要功能仍然是通过增加金融体系流动性、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以实现经济稳定运行。”央行研究局局长陆磊表示。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亦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此次降准降息的主要目的是继续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进一步巩固前期稳增长措施的效果,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实体经济的发展。”
增加银行流动性3800亿~4200亿
央行此次定向降准针对三类金融机构:其一,对“三农”贷款占比达到定向降准标准的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其二,对“三农”或小微企业贷款达到定向降准标准的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外资银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其三,降低财务公司存款准备金率3个百分点,进一步鼓励其发挥好提高企业资金运用效率的作用。
中金公司最新报告显示,根据2014年6月央行定向降准时公布的数据,城商行的67%、非县域农商行的80%和非县域农合行的90%符合定向降准标准,此次定向降准还涉及国有行、股份制和外资行,但这些银行“三农”和小微贷款达标情况不明确,简单假设上述银行平均有70%~80%的存款符合定向降准标准,据此估计针对“三农”和小微定向降准0.5个百分点共释放资金3100亿~3550亿元。财务公司一般存款约2.2万亿,定向降准3个百分点释放资金约670亿元。按照上述假设估计,此次定向降准共释放资金约3800亿~4200亿元。
中金报告认为,由于6月份到期的6700亿MLF(中期借贷便利)中,央行只对股份制和部分城商行展期了MLF,而大型国有银行可能没有展期,因此到期的MLF可能抽走了超过5000亿的资金。而这次定向降准正好弥补了这部分到期的MLF。因此从总量上来看,资金面会维持前期的较为充裕状况。而且由于降准所释放的资金更为分散,没有MLF那么集中在大型国有银行,因此更有利于资金面的流动性增加。
近期,有媒体报道称,6月26日,MLF到期1300亿元,同日央行续作了1300亿元,并有所加量。此次MLF期限6个月,较此前3个月期间延长一倍;中标利率为3.35%,较一季度下调了0.15个百分点。
“根据我们测算,去年三季度MLF新增5000亿元,去年四季度新增3750亿元,今年一季度新增3700亿元,今年4月新增650亿元,如果按3个月推算,6月到期是3700亿元。”民生证券固定收益分析师李奇霖向《第一财经日报》分析称,“MLF期限太短,无法对接稳增长和债务置换的要求。但是3个月的MLF到期后,换成无穷期限的降准就不同了。”
但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并不以为然。他向本报表示:“‘双降’针对的是长期流动性,MLF主要还是针对短期。”
交行分析师鄂永健也对本报称,弥补MLF缺口并不是主要原因,目前市场总体流动性不缺,但有结构性问题,所以加强定向调控,选择定向降准。
压低实际利率呵护经济增长
陆磊在解读政策调整目标时表示,2015年5月,金融机构新发放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6.16%,比去年同期下降了0.91个百分点,但考虑到通货膨胀率持续下行因素,仍然有必要实施利率下调。此外,为进一步实现经济增长和物价稳定目标,针对短期经济波动实施相应的政策调整是必要的。2015年5月,广义货币增长10.8%,贷款增长14%,接近或超过了上年同期水平,这意味着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增长的前期成果是显著的,但仍然需要货币政策有效引导金融机构为实体经济稳步增长和结构调整作进一步努力。至于此次政策调整并未普降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主要考虑是6月末预计银行体系超额准备金保持在3万亿元左右,货币市场利率达到历史低位。因此,更多地通过下调利率以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定向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以优化金融资源配置结构,是政策调整的重要出发点。
马骏则表示,最近,通胀率仍然低位运行,尤其是4、5月份的PPI同比降幅继续扩大,实际利率仍然低于历史平均水平。前期的几次降息降准,已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名义融资成本,但是为了维持实际利率的基本稳定和中性的货币条件,有必要继续降低名义利率。另外,在现阶段我国许多商业银行仍在较大程度上以央行宣布的基准贷款利率为定价基础,因此降低基准利率对降低企业融资成本仍然能起到较明显的作用。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降息降准符合市场预期,尽管5月经济数据有所回暖,但实体经济尚未完全恢复,存在进一步降息降准的必要性,以实现稳增长的目标。之所以选择这个时点,主要目的是稳定金融市场。
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统计,四次降息后,金融机构存款基准利率下调100基点(BP),贷款基准利率下调140BP。
平安证券银行分析师黄耀锋表示,由于受大行分红、国企缴税、新股发行影响,市场短端利率在近期所有回升,定向降准有利于缓解短期资金面的紧张,维持充裕的流动性环境并引导资金更有效地向“三农”、小微领域配置。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降息的同时并没有打开存款利率上限。对此,刘东亮称,这说明央行有意压低存款利率,降低银行负债成本,从而降低社会融资成本。
后续降息空间已经很小
有市场人士认为,此次降息后,1年期贷款基准利率已经下降到4.85%的历史最低水平,未来进一步下调的空间已经很小。
鄂永健称:“下半年经济会略好于上半年。短期内再次降息的可能性很小。降准则主要看资本流动情况,仍有可能小幅降准。未来PSL、定向降准、定向再贷款等工具会更加频繁地被使用。”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表示,下半年货币政策虽有空间,但空间有限。目前,金融体系流动性充足,短期内不排除央行通过正回购对冲流动性。
温彬称,从中长期看,外汇占款是否延续最近两个月的增长态势还有不确定性,如果美联储在今年第四季度如期加息,会引起资本项目外流,导致外汇占款减少,为再次降准提供空间。法定贷款利率已是历史低位,存款利率是历史次低位,进一步降息空间不大。需要加快利率市场化改革进程,特别是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尽快建立起银行大额存单(CD)以及贷款基础利率(LPR)与Shibor利率的联动机制。
马骏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我们之前的定量分析表明,稳增长的宏观调控政策对实体经济的效果在政策出台6~9个月之后有望达到峰值,因此去年年底以来政府所采取的各项稳增长措施有望在今年下半年体现积极的作用。另外,各项结构调整和支持创业、创新的举措也有望逐步提升经济的增长潜力。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