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三行业营改增一揽子方案7月或出 减税规模有望达万亿

三行业营改增一揽子方案7月或出 减税规模有望达万亿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6-04  来源:中金在线  浏览次数:0
 三行业营改增一揽子方案7月或出 专家称减税规模有望达万亿
房地产税率11%,金融业、生活服务业税率6%
《经济参考报》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房地产、金融、生活性服务业三大行业将出台营改增一揽子方案。目前方案已经由财政部税政司制定完毕,有望7月向社会公布。有业内人士透露,房地产业、建筑业税率或为11%,金融业税率和生活服务业的一般征收税率或为6%。
专家表示,如果营改增按计划全面推进,减税规模有望达9000亿到1万亿元。
齐发 三行业同出一揽子方案
《经济参考报》记者从一位接近财政部人士处获悉,房地产、金融、生活性服务业今年均将纳入营改增范围,不同于以往分行业纳入,此次改革将针对剩下的三个行业出一个营改增一揽子方案。目前方案已经由财政部税政司制定完毕,尚未上报国务院。“一旦上国务院常务会,方案很快就会向社会公布。”上述人士表示。
但该人士也表示,就算最快6月份能上国务院常务会,准备工作也要好几个月,所以正式实施最快也要今年下半年末期。
谈及为何要三个行业一起出一揽子方案,该人士称,增值税抵扣涉及上下游的链条,各个行业间并不是完全独立、完全割裂的,按行业改革可能造成更多人为的扭曲,所以多个行业一起改革更为科学。
安永大中华区间接税主管合伙人梁因乐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最终的政策发布和实施将分为三步:第一步是框架性文件的发布,这一文件将仅包含最后一批行业增值税的税率、征收方法,以及一些过渡期的措施,发布时间预计在6月底至7月初;第二步是相关行业实施细则(含金融业的实施细则)的发布,预计在第三季度,金融业的实施细则将出台,而10月左右,房地产业和生活服务业的实施细则将出台;第三步是政策的正式实施,预计建筑安装、房地产业和生活服务业将在今年第四季度出,在今年12月或者明年1月金融业的营改增将正式实施。
梁因乐表示,金融业税基应该是金融企业提供的应税服务的增值。金融业应税服务被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利息收入,第二类是金融商品买卖收入,第三类是服务费类收入,而适用于这三类的税率均为6%。“根据目前的征求意见稿,第一类的进项暂定不能抵扣,第二类因为税基本身就是交易差额,因此也不抵扣进项,第三类的服务则可以抵扣进项。”他说。
与此同时,据梁因乐介绍,房地产业营改增的税率或定在11%,生活服务业的税率或定在6%。
梁因乐表示,目前银行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筹备,而筹备“营改增”本身就是一项浩大的工程。例如大型银行有上百个以上系统和上万个服务项目,就需要梳理清楚哪项业务对应哪些系统,为未来进行分项目的纳税做准备。另外,银行在总行层面之下,下设分行和支行,有些服务可能仅在分行层面推进,因此也需要先把这些服务对应地纳入银行系统。“这些工作半年之内完成有一定难度。”他坦言。
分歧 金融业草案内容仍存“变数”
《经济参考报》记者从接近财政部人士处获悉,营改增一揽子方案此前已经制定完毕,就等走程序上报国务院,不过近几日可能会有新的变化。至于是什么变化,尚不得而知。
梁因乐也说,中国是全球第一个针对金融业全面征收增值税的大经济体,这是一个重要的改革,相关方案的规划也历时好几年。不过,目前,金融业的征求意见稿内容仍然存在一些变数。
据记者了解,由于方案中与金融业相关的内容在不同部委之间讨论时存在分歧,所以政策的发布也可能推到6月底7月初,目前争议环节就是对利息收入部分征税是否要抵扣进项。“除了一些本来就免税的业务,比如涉农业务之外,如果允许进行进项抵扣的话,则银行同业拆借的资金成本部分就可以作为进项抵扣。”梁因乐说。
梁因乐说,利息收入中能够进行进项抵扣对于银行业本身的税负而言,影响并不大,但是这涉及下游抵扣的考量,尤其对于与银行有资金业务往来的大量上下游企业而言,影响是巨大的。“比如房地产业,这是一个资金密集型行业,会大量向银行贷款,如果银行的利息收入不能进行进项抵扣,则它在缴纳增值税时,这部分贷款也就不能作为成本支出进行抵扣,这无形中加大了该类企业的负担。”他说。
梁因乐还指出,对不同的应税服务采取不同的税收政策也可能会造成一些税收风险和扭曲。“比如,对于利息收入这部分进项不予抵扣,但是对于服务手续费这部分进项可以予以抵扣,如此一来,一些银行可能为了赢取更多的客户,就有动力去把服务手续费做大。这实际上存在税务上套利的空间。而且,与目前监管层力推的银行减免服务费的精神相悖。”他说。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不抵扣进项能够减少税收改革对实际利率的影响。另外,如果允许利息收入进项抵扣,则应税金额就会减少很多,对于目前本就吃紧的财政收入而言,无疑又多了一层压力。
“征求意见稿中规定的不能抵扣是暂时的,未来待时机合适,政策也可能会有所调整。”梁因乐说。
效应 减税规模近万亿发力稳增长
营改增也意味着大规模的减税效力。目前财政遭遇两难,一方面自身减收压力大,一方面外界对增支期望高。此前有舆论认为,财收下行的情况下,营改增遭遇巨大阻力,今年能否完成改革还需观望。
不少人士注意到,今年财政预算报告中谈及完成营改增改革时用了“力争”二字,对此有业内人士称,这是为今年可能无法按照改革时间表完成营改增留了个活口。此前,许多财税专家均表示,财税改革时间表面临重大考验,因为直接税推进缓慢,营改增或出现放缓的可能。一揽子方案无疑打消了人们的疑虑。
至于减税的规模究竟有多大,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许善达曾表示,如果营改增全部到位,减税规模将达到9000亿。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也曾估算称,若“营改增”覆盖至所有行业且税率调整完善后,将有9000亿元到1万亿元的减税空间。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张斌认为,减税规模不仅涉及税率问题,更重要的是要看如何进行抵扣。
张斌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金融业营改增的基本考虑是保持原来税负不变。房地产业从5%的营业税变为11%的增值税,要看建筑业的沙石料等材料是否可以开具发票进行抵扣,否则税负可能会提高。不过还要看房地产的下游是否可以抵扣,如果可以的话,房地产业的税负就可转嫁出去。
张斌称,生活服务业原来缴纳5%的营业税,营改增后分两种情况,一种适用于一般征收的适用6%的税率,另一种是小规模纳税人仍然适用3%税率,这是因为很多生活服务业从业者达不到500万销售额。对小规模纳税人而言,从5%的营业税到3%的简易征收税率,这部分肯定是减税的。至于适用6%一般征收税率的生活性服务业是否减税要看抵扣情况,比如餐饮业,如果抵扣多,那相对于不能抵扣的5%的营业税,税负会降低。
“所以对于实行改革的行业本身而言,金融业税负总体可能不变,生活服务税负可能有所下降,而房地产业则主要看改革对其下游的影响。”张斌说,营改增是既定的税制完善,是制度的改革,不能因为财政压力大,就让改革停滞。
此前高培勇曾表示,如果营改增按计划全面推进,今后若干年财政收支压力将进一步加大。“减税也是应对经济下行的稳增长措施,从这个角度看就应该减税。”张斌表示:“我们要看下一步经济的走势,如果有必要的话,可以进一步扩大赤字,突破3%也是有可能的。”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