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国内首条低空航线开通半年仅用于训练

国内首条低空航线开通半年仅用于训练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1-30  来源:中金在线  浏览次数:0
 坐飞机来一次低空旅游的日子,似乎又近了一步。
  1月21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出关于印发《国务院关于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任务分解表的通知,其中提到,2015年6月底前,国家发改委、民航局等部门要出台涉及邮轮游艇旅游、低空飞行旅游的具体措施。
  珠海是国内率先实现低空飞行的城市,作为国内首条低空航线,“珠海-阳江-罗定”航线于2014年6月份开通,此后,一直有飞行爱好者致电通航企业,想乘坐飞机来一次低空旅游。
  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珠海调查发现,这条航线开通以来使用并不频繁,多为通用航空企业训练之用,其商业价值开发仍在探索中,不少通航企业为了实现低空商业飞行,各出奇招。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目前管理方对低空开放还存在安全方面的担忧,对该条航线的使用限制也比较多,通用航空要真正发展,亟待打破这种“条条框框”。
  飞行服务站目前形同虚设?/
  低空一般是指全国范围内真高1000米(含)以下区域。早在2010年8月,国务院、中央军委印发《关于深化我国低空空域管理改革的意见》,把空域作为继开发海洋战略后,又一个拉动经济的重要领域。
  在2010年以后,一系列政策出台,包括放宽私用飞机驾驶员体检标准、简化通用航空飞行审批程序,并批准在低空改革试点地区 “两区一岛”内建立首批4个通航飞行服务站试点,即珠海三灶、深圳南头、沈阳法库以及海南东方。
  珠海通航飞行服务站于2012月11月正式揭牌落成,是目前唯一建在民航机场内的通航飞行服务站。2014年1月,珠海航空城通航飞行服务有限公司成立,成为珠海通航飞行服务站的运行管理主体。
  作为试点站,珠海通航飞行服务站在国家空管委统一领导下进行建设运行,国家空管委对试点飞行服务站的行业管理关系,明确为“飞行服务站接受所在地区飞行管制分区的组织领导,与飞行管制分区和通航用户之间建立顺畅的业务运行关系。”
  按照试点设计,试点站作为军、民航管制部门与通航客户之间的连接桥梁,空中管理系统的补充,为通航飞行提供飞行计划、航空情报、气象情报、飞行情报、告警及救援5大服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通航飞行服务站建设是国内的一个崭新领域,目前还处于摸石头过河阶段。使用该服务站的通航企业,在申报飞行计划时,须同时向珠海空管站和珠海通航飞行服务站报告,由前者向中南空管局再向空军航管部门报告审核即可。
  爱飞客航空俱乐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飞客)副总经理蒋仕葆向记者介绍,通航企业当日15时前申报计划,次日便可实施飞行计划,这与珠海低空航线开通之前相比,缩短了不少时间。
  但一位通航企业负责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透露,飞行服务站作为改革的一个试点,其功能还未真正显现,“目前来说,(飞行服务站)探索还属于原地踏步。要起飞,企业要向空管部门上报,空管部门再与军方、民航协调。同时,还要报给飞行服务站,如果没有飞行服务站的批准,还是一样能起飞。”
  该负责人介绍,飞行服务站应该承担起通航企业的飞行服务,包括申报计划、飞行监测和飞行管制等工作,其建设初衷应是取代通航企业要通过空管部门申请飞行的传统途径,“现在,就是两边都要申请,(飞行服务站)形同虚设,有了飞行服务站,就等于要多递交一份文件而已。”
  飞行服务站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来说,飞行服务站只是个实验,向其递交申请,是为了完善将来的服务体系,如果足够完善,将来传统申报渠道就可以取消,“(将来)通过服务站一站式的便捷服务,来完成原来需要几个窗口的服务。”
  首条低空航线只用于训练/
  由珠海出发的这条国内首条低空航线于2014年6月26日正式开航。
  据了解,早在2012年,空军航管部门便专门划设“珠海-阳江-罗定”低空航线,供珠海通航企业组织转场飞行训练使用。2014年5月28日,爱飞客完成该航线的首飞。一个月以后,该航线正式通航,首次飞行任务由爱飞客及珠海瀚星通用航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瀚星通航)飞行员共同完成。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多位业内人士了解到,此条低空航线的全名为“珠海-阳江-罗定”目视转场飞行训练航线,目前主要用于飞行训练。
  珠海市航空产业园管委会办公室主任李智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当初的规划,开通该低空航线是为了促进航空产业园内通航企业的发展,为飞机总装制造提供便利。
  “通用航空的飞机制造、运营,需要用一条航线来进行试飞、飞机校验等。”李智伟表示,除此之外,这条低空航线还承担普通的培训驾驶、空中体验飞行和观光游览等任务。
  记者了解到,作为一个实验项目,国家层面上对这条低空航线的总体设计还没有完成,目前,这条低空航线只用于转场训练,空中游览则不被允许。
  “这条航线是开通了,但相关的政策法规还没有完全松绑,相应的制度还没有发展,这些制约着通航企业不敢做、不能做,不能充分利用这条航线,挖掘它的商业价值。”蒋仕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
  珠海航空产业园管委会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进驻珠海航空产业园的通用航空企业已经达到31家。
  中国民航报报道,目前,珠海拥有国家通用飞行制造龙头企业,拥有国内首家私人飞机4S店和首批通航飞行服务站,已经形成完备的“制造-保障-培训-运营”通航全产业链;“珠海-阳江-罗定”航线具备一定的市场开发价值,同时,珠三角是我国通用航空热点地区,有大量航空爱好者。
  但航线开通5个月以后,截至2014年11月,珠海通航飞行服务站记录的通航飞行架次是143个,其中大部分为本场飞行,即飞机在珠海机场起飞,又在珠海机场降落。
  据介绍,由于不能实现商业飞行,无法盈利,如果进行转场飞行,其成本较大,通航企业不会轻易进行。“真正的飞行要实现航线飞行,才叫飞行,如果都是原地飞行,怎么能叫飞行呢?”爱飞客总经理仝建辉对记者说。
  爱飞客市场部一负责人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爱飞客在这条航线上仅实现了10次转场飞行,全部由爱飞客自己的飞行员执行飞行任务。报名参加爱飞客的学员,由于还未进行到转场飞行的环节,没有执行过该航线飞行。
  瀚星通航自从2014年6月份参与首次飞行,此后未飞行过该航线。
  珠海飞行服务站相关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关于这条航线的商业价值开发,通航企业还在探索之中,并不能只追求目前的商务飞行、旅游飞行次数,“现在能赚钱的除了一些传统业务,新生的业务怎么赚钱、将来如何盈利,目前还在探索中,这种探索是很有意义的。”
  低空游览15分钟大约要1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上述两家通航企业均提供低空飞行旅游服务。
  “我们的空中游览业务,也是在这个航线的基础上,比如说,从珠海机场到阳江机场的飞行,主要还是体验飞行,是以训练的名义来体验。”瀚星通航商务拓展经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并不能直接申请在这条低空航线上进行低空旅游飞行,个人如果想体验,需要加入飞行俱乐部,成为俱乐部会员,然后以企业为主体申请航线飞行。
  受限于很多条条框框没被打破,爱飞客方面则将低空飞行作为旅游产品,包装到旅游活动中。据爱飞客提供的资料介绍,爱飞客先后于2014年12月13日~14日以及2015年1月1日~2日组织过2次飞行旅游活动,飞行爱好者通过报名参加,然后在阳江合山机场体验低空飞行。
  “如果要大张旗鼓地做商务飞行,我们还是不敢,也不被允许,我们是利用这条航线进行训练。”蒋仕葆告诉记者,除非飞行爱好者有飞行执照,报名加入俱乐部进行飞行训练。
  据悉,这样藏而不露的低空飞行旅游,其价格可不便宜。
  以瀚星通用的收费为例,瀚星通用根据飞行时长收费,“以一架飞机飞多少时间计算,提供几个套餐。”张天博介绍,瀚星通用的飞行套餐包括15分钟的本场飞行、30分钟的大本场飞行(包含2次起落)、直飞阳江的60分钟飞行、途经阳江飞罗定的2小时30分钟飞行。
  “15分钟的套餐大概是1万元,飞到罗定需要3万元。”张天博介绍,由于是按飞行时长收费,一架飞机如果坐满3人,飞往罗定大约需要1万元/人。
  记者了解到,费用高的原因是因为飞行成本比较高,除了燃油费高企以外,还需要缴纳等其他费用。例如,由于目前珠海并没有通用航空机场,只能借用珠海机场起降,这需要收取起降费用。此外,通用飞行器使用率不高,闲置成本也摊到飞行之上,“通航企业的人机利用率都不高,任务太少,只能耗在那里,1天接一个活飞一次,10天接一个活飞一次,这两个成本就不一样了。”蒋仕葆介绍道。
  据李智伟介绍,目前珠海通航产业园内,有不少通航企业已经在申请低空游览项目。爱飞客已于2014年11月拿到了由民航中南管理局颁发的开展空中游览的项目许可。珠海航空产业园也在做航空旅游的发展方案,“可能会依托首条开通的低空航线,把珠海的航空旅游拉起来。”李智伟说。
  通航起飞仍需借用民航机场/
  “现在这条低空航线利用率不高,还没真正应用起来。”这是记者在走访过程中听到最多的一句话。
  “法规建设慢,基础设施建设慢,人才培养需要周期,所以,虽然现在全国范围内都在说低空航线,但事实上并没有更大的突破。”蒋仕葆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包括塔台、机场等基础设施目前不够完善,通航企业想在这条低空航线上飞,却“飞不起来”,“现在都在说放开低空限制,感觉只要放开,所有事情都完成了,事实上没那么简单。”
  以基础设施建设为例,记者了解到,目前珠海还没有自己的通航机场,在珠海通航产业园内的通航企业,如果想在该条低空航线上进行飞行,需要借用珠海机场,但通用航空飞机在民用运输机场并不受“待见”。
  “你来一架通航(飞机),机场也不多赚几元钱,来两架,也不多赚几元钱。不来,我安全、省心,所以现在谁来,我都以 ‘安全’两个字挡出去。”谈到通航飞机不受待见的原因,一业内人士为记者分析道。
  根据2010年9月开始实施的《通用航空民用机场收费标准》规定,通用航空器(即通航飞机)起降费基准价为每架次120元。航空器每起飞和降落1次合计为1个起降架次。
  此外,记者还了解到,通用航空飞机起飞需要占用跑道的时间长于民航飞机,遇到高峰时段,通航飞机起飞就成为一件难事,“通航飞机起飞时间会比客货运飞机长一点,因为通航飞行器的发动机马力小,爬升速度也会慢一点,会影响整个进出场的时间,所以要看机场的繁忙程度。”张天博告诉记者。
  记者了解到,2014年,珠海机场吞吐量突破400万人次,但与周边的广州机场5000万人次、深圳机场3600万人次的年吞吐量相比,珠海机场还有很大的利用空间。
  李智伟介绍,除了固定航班,香港、澳门很多的大型民航驾驶员都在珠海机场培训,飞机的起降次数并不少,目前珠海正在筹备建设自己的通用航空机场。
  不少业内人士表示,出于安全考虑,管理方对空域使用的态度还比较保守,“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要把观念打破,低空空域其实是一块资源,是一块金矿。另外,低空飞行对商务人士几百公里以内的出行是非常方便的。”一业内人士说。
  通航产业园内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旧有的观念认为,飞机不在地面上,不受控制,安全问题很难得到保证。
  “现在大家都知道通航发展有一个很好的趋势,包括政府和军方,都能意识到低空是很重要的资源。所以,现在更需要实干,要通过试点,完善一套规范的低空飞行的规程。”李智伟说。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