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2015中国经济增长点“预披露”

2015中国经济增长点“预披露”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1-21  来源:中金在线  浏览次数:0
   2014年,中国经济兑现“业绩承诺”。2015年呢?
  国家统计局20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经济增长7.4%,较2013年下跌0.3个百分点,创新世纪以来中国年度GDP增速的新低。尽管如此,这一增速同年初目标基本吻合。按照国家统计局的说法,今年中国经济有巨大的韧性、潜力和回旋余地。
  一名官方智囊人士昨天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新常态”的确立意义十分重大,这为整个政策走向的转变提供了前提,也为调低经济目标提供了支持。
  中国经济新一年的增长引擎依然启动。
  在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看来,众多有利的条件中,排名第一的是“新四化”的相互推进,工业化、信息化、新型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是2015年平稳发展的坚实基础,是基本面。
  上述智囊人士透露,今年的经济首要是稳,这个“稳”主要体现在增速、就业和物价上。在这一前提下,投资仍然是重中之重,特别是房地产市场的投资和调整短期内仍有重要作用。此外,发改委已经批复了包括铁路、公路在内的大量基建工程,一带一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长江经济带、京津冀一体化等重大战略进入落实年,这将在短期内拉动经济,并为长期的结构调整打好基础。
  此外,在传统消费平稳的背景下,新型消费将成为高层重点关注的对象。
  2015年经济目标怎么定
  在马建堂看来,7.4%符合“新常态”下经济发展增速换挡的客观规律,其背后是8000亿美元左右的现价经济增量,在国际上也是不低的水平。
  “没有人愿意看到经济下行,但领导层也意识到这是一个客观现实和规律。”上述智囊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称,一年来,政府为这一目标所做的努力有目共睹,其压力也有目共睹,为给明天的发展留足空间,将进一步调低GDP目标。
  按照惯例,2015年中国经济的增长目标将在3月份举行的全国两会上,通过政府工作报告披露。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月19日主持召开国务院第四次全体会议,讨论即将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审议的政府工作报告。
  此前,本报从接近高层人士处获悉,今年GDP目标下调已成定局,具体数字还未定,7%的建议居主流。
  从官方的态度来看,仍希望市场多关注中国经济发展基本面的变化。与经济发展的增速相配套,马建堂还看重两大指标,一是就业,二是物价。
  2014年,按照人社部的统计口径,城镇新增就业1322万人,超额完成年初制定的1000万人就业的目标。全年居民消费价格比上年上涨2.0%,让老百姓得到了低物价上涨的实惠。
  另外从收入上看,根据城乡一体化住户调查,全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167元,比上年实际增长8.0%,超过了2014年全年的经济增速。收入跑赢GDP也凸显了发展的质量。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认为,7.4%的增速显示中国经济运行的状况仍在合理区间,而且随着经济结构调整,第三产业现在已经稳稳超过了第二产业,消费的贡献率也超过了投资,应该说取得这样的成绩是来之不易的。
  在姚景源看来,2014年的发展也符合新常态的经济特征,就是增长速度合理、物价稳定、就业提高、结构优化和效益提高。
  增长正能量
  马建堂认为,更要看到2015年中国经济保持平稳较快、中高速的发展有很多有利的条件。
  其中,新型城镇化将激发中国经济增长的巨大活力。在信息化上,马建堂强调,信息技术、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物联网已经在深刻改变中国的面貌。
  商务部国际贸易谈判代表兼副部长钟山不久前也表示,2014年居民消费稳定增长,消费结构进一步优化,网络消费持续快速发展,大众消费需求旺盛,信息消费势头强劲。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62394亿元,比上年名义增长12.0%(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0.9%)。其中,全国网上零售额27898亿元,比上年增长49.7%。
  除了消费,投资的表现依然举足轻重。从去年年中至今,国家发改委加快了项目审批,包括首都新机场在内的多个大型项目已经获批上马。发改委还下发了包括信息、电网、油气等重大网络工程、健康养老服务、生态环保、清洁能源、粮食水利、交通、油气及矿产资源保障工程等七大工程包。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梳理上述项目发现,这些已经被审批的项目中,基建项目占了绝大多数,而在四万亿时期的产业型投资则相对数量较少。这一方面反映了新一年投资“立足当前、兼顾长远”的政策出发点,也从侧面反映了非政府驱动的投资力量还不足。
  在政府财政能力上,主要融资工具城投债发行规模已大缩水。由于《预算法》建立了新的债务围墙,政府可用的财政能力被压缩,引导社会投资的能力还在建设中。这也无怪乎,李克强多次呼吁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为社会有效投资拓展更大空间。
  发改委下属部门研究人士昨日对本报称,无论是经济转型还是促进就业,进一步扶持新经济发展都有重要意义。在此背景下,政府将进一步放松管控,同时在垄断行业挤出更多的空间。“鼓励创业、鼓励民间资本参与投资将会是整个政策链的重点。”
  降息会来吗
  野村证券预计,在2014年12月经济短暂复苏后,2015年一季度中国的经济增长仍可能继续放缓至7.1%左右,考虑到地方政府财政约束增强和资本市场去杠杆化,中国2015年的GDP增速可能维持在6.8%左右。
  为进一步适应新常态,市场已经在期待政府能启动更多适度宽松的政策。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表示,2015年需要更为弹性灵活的货币政策来对冲国际环境的变化。
  为了让资金更多地进入到实体经济,姚景源也建议,需要适当启动降准和降息的措施。
  但瑞穗证券亚洲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认为,当前存在部分迹象显示央行在货币政策选择上正面临两难局面,特别是考虑到国内股市风险以及全球汇率动荡格局等因素,降准降息预期或推迟到一季度以后,采取更多定向工具可能是次优选择。
  2015年是中国“十二五”的最后一年,政府对于今年稳定发展的期待可能更好,也会让市场更多感受到政策预调微调逐渐变调的迹象。
  就在房地产政策上,政府也不再一味围堵。就在今年1月,证监会宣布,上市公司再融资、并购重组涉及房地产业务的,国土资源部不再进行事前审查,这标志着房地产企业再融资政策的彻底放开。
  去年四季度开始,70个大中城市的住宅销售价格降幅在收窄,销售面积和销售金额降幅在收窄。特别是12月份,一线城市的综合环比房价转正。马建堂认为,这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被看作中国的房地产在某种程度的去行政化,今后中国房地产市场将会更加健康。他强调,2014年房地产和地方债的风险得到很好的化解。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