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现代牧业病牛被匆匆毁尸灭迹 金牌牛奶招牌恐不保

现代牧业病牛被匆匆毁尸灭迹 金牌牛奶招牌恐不保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1-21  来源:中金在线   浏览次数:0
   因私自出售近40头带病奶牛给西安一家屠宰场,现代牧业正被有关部门联合调查。有业内人士表示,隐藏在这起“病牛风波”背后的,不仅是养殖业黑幕揭开冰山一角,更是一场继奶业“三聚氰胺”事件后,再次影响全国人民身体健康的重大食品安全事件。
 
  现代牧业深陷“病牛门”
  因售近40头带病奶牛被有关部门调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还未走出安徽肥东县“污染门”的港股上市公司现代牧业(01117.HK),近日又因“病牛”事件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因私自出售近40头带病奶牛给西安一家屠宰场,现代牧业正被有关部门联合调查,公司当日股价大跌,同时也引起了乳业股全盘震荡。
  有业内人士表示,隐藏在这起“病牛风波”背后的,不仅是养殖业黑幕揭开冰山一角,更是一场继奶业“三聚氰胺”事件后,再次影响全国人民身体健康的重大食品安全事件。
  发财梦因为病牛变成噩梦
  对于陕西犇犇牧业公司老板娘杨华来说,今年9月,从现代牧业宝鸡牧场购买的90头淘汰牛,不是财运的来临,反是她噩梦的开始。10月20日晚,在这批淘汰牛从位于陕西省眉县的现代牧业宝鸡牧场运抵犇犇牧业厂房后,不到一个小时,西安警方就找上门来。
  随后,杨华的丈夫,同时也是犇犇牧业法人的李海平被当场带走调查。目前,李海平以“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被警方批捕。据悉,连同李海平在内,当天被警方带走的相关人员还包括现代牧业宝鸡牧场的销售经理成松、扶风县段家镇兽医站站长魏岁贤和一名兽医。
  据知情人士透露,西安市动物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出具的动物疫病检验显示,该机构对这批淘汰牛及相应的牛血清样品进行检验,发现其中5头牛结核病检测结果呈阳性,37头牛布鲁氏杆菌(简称“布病”)抗体检测呈阳性。结核病及布病均为二类疫病,布病还是一种人畜共患的传染病,需要采取严格控制、扑灭等措施,防止扩散。
  杨华告诉长江商报记者,今年9月份,李海平从朋友口中得知现代牧业宝鸡牧场有淘汰牛出售,随后开始竞标。9月25日上午,他通过网上竞标,以高于市场价2毛钱/公斤的价格报价。几天后,现代牧业宝鸡牧场通知犇犇牧业竞标成功,双方签订了合同。10月19日,犇犇牧业向现代牧业宝鸡牧场支付150万元,运回90头牛。
  “直到牛装上车,现代牧业也没有提供检疫合格证明。无奈之下,他们只好在回西安的路上找宝鸡市扶风县段家镇动检站,花1000元开了份动物检疫合格证明。”杨华说。
  为何在交易过程中,现代牧业宝鸡牧场没有按规定出示检疫合格证明?
  “这是个霸王条款,但考虑到现代牧业是上市公司,今年牛源又比较紧张,我们就接受了。”杨华说,“在前去提牛的当天,李海平曾找对方要过检疫合格证明。但现代牧业宝鸡牧场的现场工作人员称,他们公司和眉县动检部门关系比较紧张,要开检疫证明可以去别的地方自己开。”
  “后来是我们负责此次运牛的司机在运牛往回走的路上给扶风县段家镇兽医站打了电话,花一千块钱买了一张检疫合格证明。”杨华说。
  长江商报记者在杨华出示的双方《批量淘汰牛及日常淘汰牛出售合同》中看到,其中一条正是“甲方不负责开具检验检疫证明,牛只拉运出场后所发生的一切事宜均与甲方无关”。
  此外,记者在该《合同》中还看到,“甲方淘汰牛只为全部检疫合格牛只,甲方协助乙方将牛装上车,乙方负责拉运,所发生的相关运输费用、检疫费、消毒费等一切费用均由乙方承担。”
  据了解,现代牧业成立于2005年9月,其官方网站自称“全球第一家以奶牛养殖资源上市的企业”和“国内规模最大的奶牛养殖企业及高品质生乳供应商”。受问题牛风波影响,现代牧业股价大跌,11月12日当天截至收盘,报价2.8港元,大跌8.5%。
  11月12日,陕西省西安市灞桥区,犇犇牧业从现代牧业购买的病牛,正在被有关部门人员处理和掩埋。
  养殖业黑幕揭开冰山一角
  花钱就能在地方检疫站开出检疫合格证明
  病牛被匆匆“毁尸灭迹”
  11月17日上午,长江商报记者按照地图显示的地址,找到了位于西安市灞桥区西韩路熊家湾村的“陕西犇犇牧业有限公司”厂区。记者注意到,这家工厂外没有挂牌子,一道电动伸缩门紧锁,院子里停着一辆贴有“秦鼎牛肉(为该公司主打产品)”的面包车,只剩寥寥数名工作人员还在厂内。
  该公司门卫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公司目前已经放假,车间已全部停工。他同时证实了“老板当天已被带走,至今未归”这一消息。当记者试图询问更多消息时,该工作人员以“负责人不在”为由,拒绝透露更多详情。
  据了解,就在记者赶来的五天前,这批检测结果呈阳性的“问题牛”已被有关部门扑杀掩埋于犇犇牧业有限公司厂房正对面的一处深坑。附近居民介绍,12日上午9时许,包括公安、警方、城管等多个部门在内,该次扑杀行动约有60名工作人员,“每头牛都被注射了数次敌敌畏,然后用石灰进行掩埋。”
  据了解,被扑杀深埋的奶牛共计32头,布病检测均呈阳性。这批涉事奶牛共计90头,从宝鸡运抵西安后,有8头已宰杀,剩下的82头被公安等部门查封。查封期间有4头死亡,5头被检出结核病的奶牛被扑杀,另有41头奶牛检验合格,已被送往其他企业屠宰场屠宰。
  按照当地居民的指示,长江商报记者找到了32头牛的掩埋地点——一个散发着恶臭的黑色污水坑旁。另一旁的深坑内,一个施工队正在施工。由于正在施工,泥土较软,土坡上的牛蹄印还清晰可见,还可以见到检疫人员当日在此用石灰划下的隔离线,不时还可以看到工作人员遗留下来的口罩、消毒帽。
  “检查结果呈阳性,可能是因为注射疫苗导致的,也有可能是真的染上了这种疾病。”一名专家表示,其中,布病疫苗保护期为三年,三年内,接种的奶牛布病检测结果会呈阳性,“如果想要确认是哪种原因,需要在42天以后,对这批奶牛进行二次复查。”
  既然无法确定到底是因为何种原因使检测结果呈阳性,为何对32头“问题牛”匆匆埋杀处理?对此,西安市灞桥区农林局相关负责人回应称,“接到了上级部门的通知,要求尽快处理这批‘问题牛’,也是为了避免疫情扩大,尽可能避免风险。”
  事实上,现代牧业宝鸡牧场不仅涉嫌出售“病牛”,其检疫程序更是涉嫌违规。西安灞桥区农林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根据属地管理原则,牛、产地检疫证明、耳标三项必须相一致,“但现代牧业宝鸡牧场出售的牛耳标与产地不符合,牛是眉县的,而开具检疫票和证明,及挂耳标的却是扶风县,这是不允许的。”
  另一个让人疑惑的问题是,既然现代牧业的这批奶牛均已接种疫苗,那么这批90头奶牛的检测结果应均为阳性,为何只有32头牛的检测结果呈阳性?现代牧业的这批奶牛真的接种疫苗了吗?
  眉县动物卫生监督所负责人王勃森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接到西安方面的协查函后,他们对现代牧业宝鸡牧场进行了调查,“他们说是去年给这批奶牛打的‘布病’防疫疫苗,但是现代牧业没有按规定向陕西省畜牧局报备,没有取得防疫批文。”
  此外,他还表示,“目前,眉县动物卫生监督所已成立专案组,对现代牧业宝鸡牧场私自调运淘汰奶牛一事进行调查。”
  以前卖出的牛可能也有问题
  “准确来说,这批牛运抵犇犇牧业不到半个小时,公安局就找上门来了。”一位知情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透露,犇犇应该是被举报的,具体是哪一家不好说,但该事件的爆发就是源于行业内的恶性竞争,“这在圈内已是公开的秘密。”
  “这是犇犇牧业首次跟现代牧业合作,这无疑断了此前跟现代牧业合作的企业的财路,别人才因此举报。”他介绍,“此外,举报手法如此专业,可谓‘一击即中’,举报方深谙其中漏洞,肯定是之前跟现代牧业有合作的企业。”
  “近几年来,牛源紧张是西安市,乃至整个陕西省的屠宰企业共同面对的困境。”他表示,“西安牛羊肉的需求量远高于其他省市,仅靠陕西内的肉牛供应,很难满足本地市场的需求。因此,行业内在牛源方面的竞争异常激烈。”
  到底是哪一家企业举报了犇犇?在记者反复地询问下,该知情人士说,“西安当地有着三家大型屠宰场,分别是犇犇、伊鸣、国利,他们三家垄断了西安市近20%的牛肉市场。其中,国利属于自产自销的企业,有着自己的牛源,跟犇犇并没有利害关系。据我了解,现代牧业宝鸡牧场过去一年多的淘汰牛,基本上都是被伊鸣公司收走了。”
  事实上,该事件还反映了养殖业在检疫工作上的管理混乱和漏洞百出。
  “其实,只要花钱就能在地方检疫站开出检疫合格证明在行业内是一个普遍现象,大家都是这么操作的。”上述知情人士介绍,“现在很少有企业会直接帮你开好这个证明。”
  上述人士还爆料称,“据我所知,甚至有屠宰公司与牧场合作,利用‘患病牛和检疫牛的检测结果均呈阳性’这一漏洞大肆捞钱,有人借此一年盈利七百万元。”
  如何利用该漏洞捞钱?他解释,在牧场里只有兽医能够判定牛是否有病,“一头淘汰牛的正常市场售价在一万元左右,而病牛仅需两千元左右。只要双方私下里达成协议,就可以利用这一漏洞将牛低价售出。”
  是否真的存在恶性竞争?杨华说,“其实在事发前,他(李海平)就有所察觉,怕竞争对手阻拦自己取牛,专门带了十几个人一起去的现代牧业。”
  “在投标前,就有朋友劝我们说不要竞标,小心遭到报复。”杨华说,“他(李海平)之所以如此希望能够竞标成功的原因在于,我们想当然地认为,现代牧业作为一家上市企业,牛的品质应该能够保证。”
  “另一方面则在于,目前整个陕西省的牛源都比较紧张,犇犇牧业以前的牛均是靠牛客在市场上收来的,牛源很不稳定。”杨华说,“如果能够与现代牧业达成长期合作,我们就有了稳定的牛源。”
  “但我们没有想到,竟然连现代牧业的牛都有问题。”杨华说,“如果说这批牛有问题,那以前卖给别人的牛肯定也有问题。如果要抓,应该把以前那些在现代牧业买牛的企业老板一起抓起来。”
  【链接】
  丑闻缠身的现代牧业
  曾是中国牧场养殖标杆的现代牧业,除了“病牛风波”,最近还频频曝出丑闻。
  此前,安徽省肥东县环保部门向现代牧业(肥东)有限公司开出巨额罚单。肥东县环保局调查称,现代牧业(肥东)有限公司擅自利用槽罐车外运沼液倾倒,造成环境污染。
  除此之外,今年10月份,在湖北咸宁市通山县的现代牧业通山养殖场,被曝租用承包农户的土地用于存放沼液,日积月累,沼液不仅污染了当地环境,产生的臭气和滋生的蚊虫更是让周边居民苦不堪言
 
  现代牧业拿不出检测证明
  以“不宜透露更多详情”为由拒绝记者采访
  隐藏在现代牧业问题牛背后的问题是:奶牛产的奶都到了哪里?据了解,现代牧业70%的奶源,主要用于支撑被称为“金牌牛奶”的某知名牛奶品牌。这一点也得到现代牧业的证实。
  近日,长江商报记者走访了现代牧业宝鸡牧场,尽管该企业一再解释奶牛安全、牛奶安全,但在没有当地检疫合格证明的事实前,一切解释似乎都成了掩饰。
  几天都没有送牛车了
  从陕西省眉县青化乡到现代牧业宝鸡牧场,只有一条乡间小路,约5公里。由于地处偏僻,没有车直达,只能乘坐当地黑车。因为大量运输车辆的碾轧,这条路已严重损坏。道路上,不时可以看见从车上掉落的牛粪。
  “运牛的、运沼液的、运饲料的、运奶的,每天从这条路上经过的大货车不少于50辆。”黑车司机郭师傅告诉长江商报记者,“平时每天都有运牛的货车经过,至少两车。这些牛车跟别的车不同,大多用油布将车厢包裹得严严实实。听说最近出事了,已经有几天没有看到这些送牛车了。”
  前行数公里后,一阵恶臭扑鼻而来。郭师傅说:“这是现代牧业宝鸡牧场处理牛粪的地方,这个季节还算好的,等到了夏天,方圆十里都不能近人。以前,这里的地可好了,大家都抢着要,现在大家能搬的都搬了。现代牧业将这些粪便处理后,会将沼液免费提供给附近居民灌溉庄稼,因为没什么污染,往往供不应求,可就是这气味太难闻了。”
  得知记者的目的地是现代牧场,郭师傅表示,他们不让外人进去,只有跟办公室打电话才能放行,“他们刚换了个门卫,如果是以前,我可以直接带你们进去。”言罢,郭师傅从储物格里拿出一张现代牧场的车辆通行证向长江商报记者展示。
  “附近有收牛的吗?听说很赚钱,我也想来找找门路。”记者随后问到。
  “据我所知,附近有一户村民靠这个赚了大钱,专门卖现代牧业的淘汰牛。”郭师傅说:“我还拉过几回专门来这里收淘汰牛的牛贩子。”
  当记者准备继续问下去时,郭师傅似乎有所警觉,怎么也不开口了。
  11月17日下午5时许,经过约20分钟的车程,记者来到现代牧业宝鸡牧场——整个牧场被一道两米高的围墙隔开,大门外竖着一块公告牌“外人禁止入内”,而不远处,就是一排整齐的牛棚,不时有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经过。而在另一处大门,记者看到了数辆郭师傅所说的“被油布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运牛车。
  难以让人信服的保证
  11月18日上午,针对前文提到的诸多疑点,记者再次来到了现代牧业宝鸡牧场。现代牧业副总裁赚运营总经理韩春林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去年和今年分别给全群奶牛打过布病防疫疫苗,这是部分牛布鲁氏杆菌抗体检测呈阳性的原因。此外,由于公司有淘汏牛只管理制度,该批94头淘汰牛符合正常的生产管理规定。
  他还表示,在国外每年都有25%-30%的牛被淘汰,而现代牧业每年的淘汰比在15%-20%,被淘汰的牛都是由于产奶量下降,如年长低产、不孕不育、瞎乳头、劈叉摔伤等。淘汰牛虽然没有饲养价值,但仍为健康牛。现代牧业淘汰的这94头牛符合正常的生产管理规定。
  “在牛棚里,每天都有兽医进行巡检,只要检查出奶牛生病了,我们会首先将病牛进行隔离,随后进行无害处理,由专门的焚尸炉进行销毁。”他还介绍,“以宝鸡牧场为例,我们将整个牧场分成了生产区、办公区、饲料区、粪污处理区等数个区域,严格控制污染,减少病源。此外,我们还将奶牛分为牛犊、青年牛、干奶牛、泌乳牛,并分开饲养。其中,泌乳牛被专门饲养在与外界隔离的空间里。这都保证了我们产品的安全。”
  “我敢保证,我们的淘汰牛出厂前都是无病的,出厂时均呈阴性,并有这批牛的检测电子存档。”韩春林说。但在长江商报记者随后多次要求查看检测证明时,韩春林表示,“这个资料存在场长的系统里,场长现在不在,没办法看。”
  但对于“以前的淘汰牛都去哪里了”、“为什么没有开检疫合格证明”等关键性问题,韩春林表示:“自己只负责牧场的内部运营,淘汰牛方面的问题应向专门负责此方面的负责人了解。”随后在协商下,韩春林同意将记者所拟的一份采访提纲转交给淘汰牛方面的负责人,但其于11月19日下午以“目前正在调查,不宜透露更多详情”为由,拒绝了长江商报记者的采访。
  而关于“内部是否有员工借漏洞谋私”,韩春林则表示,“没有兽医被带走调查,公司不存在这种可能,对于病牛,我们均已进行无害化处理。”
  此外,11月12日,现代牧业发布澄清公告称,“公司了解有关政府部门正就事件进行调查。公司亦已全力配合有关政府部门作出上述调查并提供所有需要的相关的信息和资料。”
  “金牌牛奶”金字招牌恐不保
  主要奶源来自现代牧业;网友调侃:不是所有牛奶都来自健康牛
  淘汰牛去哪儿了?
  据了解,现代牧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现代牧业”)成立于2005年9月,是一家专门从事奶牛养殖和牛奶生产的企业,总部位于安徽省马鞍山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司于2010年11月26日在香港联交所成功上市,是全球第一家以奶牛养殖资源上市的企业,也是国内规模最大的奶牛养殖企业及高品质生乳供应商。
  截至2013年底,现代牧业在全国八个省共建万头规模奶牛养殖牧场22个,奶牛存栏数19万头,日产高品质生乳近2700多吨。并树立了“到2015年奶牛存栏24万头以上,年产鲜奶突破100万吨,全集团奶牛年平均单产达到9吨以上”的企业发展目标。
  根据其官方网站上公布的2013年12月31日数据显示,当日存栏量为18.68万头。据了解,由于产量低、不孕症、肢体病等因素,在正常情况下,新建牧场奶牛淘汰率在5%左右,3至5年后的淘汰率为15%至20%。对此,韩春林坦言,“现代牧业的淘汰牛均以公开招标的形式,流向了市场,但我保证,均是无安全问题的健康奶牛。”
  “淘汰牛仅在口感上与肉牛有所差别,较之肉牛要便宜0.5元左右。”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出售淘汰牛的整个过程均要经过检验检疫,好的牛肉在国内市场需求量很大。“牧场超过80%的淘汰牛都流向了屠宰场,最后加工成牛肉制品,比如牛肉干、冷鲜肉和其他原配料等。”
  肯定没有当地检疫证
  既然淘汰牛大多流向了市场,那么现代牧业宝鸡牧场此前同样未出具“检疫合格证明”的淘汰牛卖去了哪里?是否真的卖给了如前文提到的“西安伊鸣食品有限公司”?以现代牧业宝鸡牧场1.7万头存栏量计算,每年被淘汰的奶牛至少在2000头以上。对此,长江商报记者19日对西安伊鸣食品有限公司进行了实地探访。
  19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西安市西咸新区天台四路的西安伊鸣食品有限公司。记者在该公司入口的一块公告牌上看到,“花牛、奶牛进场一律出具:买卖牛协议、牛主身份证复印件并附牛主电话号码以便核查、检疫证明。”而在另一侧的墙壁上,则张贴了一张印有“花牛、奶牛一律不得进厂”字样的告示,显示时间为2014年11月18日。
  “我们公司有22个车间,均已承包给王斧个人经营,公司主要起监督管理的职能。去年10月,经营户王斧与现代牧业有过合作。”该公司一位负责人介绍,“由于现代牧业采取公开招标的形式,要求是公司来签署购买协议,因此在该协议上的乙方为西安伊鸣食品有限公司。实质上,只是王斧与现代牧业之间的合作。”
  “如果牛要进厂,都得经过我们的检查。”该负责人表示,“仅签过一份为期三个月的购买合同,此后再无合作。”
  该负责人介绍,“厂内经营户的牛想要进场,都需要经过‘三关’检测,不仅要对产地、检疫证等信息进行核对,还要对车辆进行消毒,入厂后还需静养6小时,并对一部分牛进行尿检。而异地开取的检疫合格证明,我们则没办法查。以前只看证,而没有看开证地点。”
  “对于来自大型养殖企业的牛,还需要查看购买合同。但对于经营户从散户收来的牛则不需经过此步骤。”该负责人表示。记者还了解到,厂内经营户收回来的“散牛”,往往收满一车才拉回厂里。
  针对前文提到的行业恶性竞争,记者疑问:难道王斧在签过一次协议后,均私下里与现代牧业进行合作?对此,该负责人则表示,“举报犇犇牧业的另有其人,大家心里都明白。”
  现代牧业宝鸡牧场的其他淘汰牛到底去了哪里?目前还不得而知,但可以证实的是,现代牧业宝鸡牧场之前所售出的淘汰牛,均无当地开出的检疫合格证明。
  “金牌牛奶”成笑谈
  据了解,现代牧业第一大股东为某知名乳企,成为全球第一家以奶牛养殖资源上市的企业,并一举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奶牛养殖企业及生乳供应商。现代牧业(宝鸡)有限公司现有1.7万头牛,现代牧业(肥东)有限公司占地面积2383亩。
  据现代牧业公布的公开资料显示,2008年,现代牧业与某知名乳企曾签订10年战略合作合同,在2008至2018年10年内现代牧业70%的奶源必须供应给该知名乳企,合同还规定,如果该知名乳企在10年内仍能保持中国乳企前10大以及无大问题发生,战略合作还可续签10年。
  据了解,现代牧业这70%的奶源,主要用于支撑被称为“金牌牛奶”的某知名牛奶品牌。
  对此,韩春林证实,“目前,该公司每年70%的奶源均供应给了某知名乳企,相当于该企业奶源的20%。事实上,在牧场建设选址时,靠近该企业,也是现代牧业选址的一大主要因素。”
  在“问题牛”事件曝光后,引起了广大网友的热议,该“金牌牛奶”的广告语曾被传遍大江南北,一时成为笑谈。有不少网友表示,“牛奶,拿什么相信你?哪里才能买到放心的牛奶。”还有网友调侃,不是所有牛奶都来自健康牛。你想知道该知名奶企是谁吗?本报将继续追踪事件真相。
  针对网友的疑问,湖北省农科教(奶牛)首席科学家、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国家奶牛产业技术岗位科学家、华中农业大学农业动物遗传育种与繁殖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副主任杨利国教授表示,国家强制规定所有位于疫区的奶牛场均需强制接种疫苗,“如果真的打了疫苗,该公司所产的奶牛是没有问题的。”
  此外,他还介绍,“牧场一般不会轻易淘汰有病奶牛,除非个别奶牛的产奶量低下,不具备经济价值。”
  他介绍,对于“两病”阳性淘汰牛,国家有着相关规定,应该全部无害处理。企业因此受到的损失,应由企业自身、国家及保险公司共同分担,“因此,规定企业应该给每一头奶牛投保。”
  但也有人质疑,“现代牧业给奶牛接种疫苗时,并未按规定向陕西省畜牧局报备,没有取得防疫批文。打没打疫苗都是一个疑问,如果打了疫苗为什么只有32头检测结果呈阳性?”还有人表示,“以后喝奶只喝国外的,不敢喝国内的牛奶了。”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