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社会融资规模 M2增速均超预期 下半年货币稳健盘活存量

社会融资规模 M2增速均超预期 下半年货币稳健盘活存量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7-18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浏览次数:0
  比预期提早了几天,7月15日,央行提前发布了2014年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报告。
  央行数据显示,社会融资总量高于市场预期,出现明显回升。2014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为10.57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多4146亿元,为历史同期最高水平。6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20.96万亿元,增速分别高于上月末和去年末,创一年内新高。
 
  2014年上半年我国社会融资结构、金融业监管政策、央行货币政策、银行业负债结构都发生了显著变化。新增社会融资规模同比多增,结构变化明显;商业银行贷款信贷投放再度明显加快。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监管政策落地,银行同业资负管理约束增强,非标融资放缓,信贷及标准化资产投资趋暖。
  上半年,央行施行了两次定向降准,并多次运用再贷款工具,综合运用多种政策工具,逆周期操作、针对性地预调微调的特征明显。
  “下半年的稳健货币政策取向没有改变,关键是调整信贷结构,盘活存量。”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在发布会上表示,上半年金融运行基本平稳,市场流动性比较充裕,社会融资规模总体适度增长,融资结构有所优化。
  融资规模同期最高 M2增速创一年内新高
  据央行数据,1~6月累计新增社会融资规模10.57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多增4146亿元。其中,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增加5.74万亿元,同比多增6590亿元。从结构看,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的54.3%,同比高4.3个百分点。
  盛松成表示,尽管目前人民币贷款仍是实体经济主要融资工具,但金融体系提供的其他融资方式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当前贷款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长适度,金融有力地支持了国民经济的平稳健康发展。
  央行数据显示,6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20.96万亿元,同比增长14.7%,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去年末高1.3个和1.1个百分点。
  今年3月份的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将今年M2增长目标预计为13%左右;6月11日,央行在《中国人民银行年报2013》中预测,2014年,广义货币供应量M2预期增长13%左右。
  “目前M2总体在合理区间,全年大致13%~14%之间。”在盛松成看来,不用担心全年流动性太充裕。
  平安证券固定收益部副总经理石磊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分析称,M2和社会融资总量都出现了明显回升,且即使考虑基期较低因素,也均可以确认出现了明显回升,融资总量的回升主要来自于企业部门,企业部门短期融资明显回升显示短期内经济有回升的动力,而长期融资平平,显示投资活动依旧低迷,居民部门融资需求继续因房地产景气度下降而回落。
  民生银行发展规划部高级专家温彬则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6月份货币和信贷超预期增长在情理之中。央行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包括再贷款、定向降准,已经起到了预期的效果。M2同比增长14.7%,创一年内新高,但若从今年上半年CPI累计同比增长2.3%来看,M2增长仍属合理范围。其中,M2一部分增长来源于6月份财政存款投放3000亿元,随着后几个月财政存款回笼,M2增速也会有所下降。
  不过,盛松成则表示,下半年的稳健货币政策取向是没有改变的。“并没有说这么一刺激后就改变货币政策取向了。我觉得现在关键是调整信贷结构,盘活存量,而不是一味追求总量上的放水。”
  温彬也表示,目前,由于影子银行等融资渠道受限,企业对银行信贷的依赖开始增强,今年上半年银行信贷占社会融资总量的比重为54.3%,较去年同期提高了4.3个百分点。只要新增的信贷主要投放到了“三农”、小微、新兴产业、民生工程等领域,信贷量多一点也问题不大,有利于信贷结构和经济结构的调整。
  再贷款宝剑出鞘 PSL蓄势待发
  5月份,央行口径新增外汇占款仅3.61亿元人民币,环比骤降99%。4月份这一数据为845.89亿元人民币。自去年8月以来,央行口径外汇占款增长开始提速,并于今年1月达到阶段性高点后回落,于5月创下11个月新低。央行此前公布的5月份全部金融机构新增外汇占款386亿元人民币,亦远低于上月的1169亿元,并创下去年8月以来最低水平。
  盛松成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影响外汇占款有一系列因素,最主要是贸易顺差、FDI(外商直接投资)以及央行以外的持汇(商业银行以及企业、居民持有的外汇)。
  市场普遍担心外汇占款增速下滑,影响基础货币供应。
  “外汇占款的减少,可以理解为央行常态化干预的必要性也在下降。”盛松成称,“基础货币供应将多管齐下,不会因为外汇占款下降影响基础货币供应,随着外汇占款增长规模下降,人民币基础货币投放的逻辑正在改变。”
  盛松成还向记者举例称:“不会因为外汇占款增速下降,而导致基础货币的供应问题 。20多年前、90年代初,当时央行没有外汇占款,绝大多是再贷款,再贷款是央行自己创造的,贷给银行,但也不影响基础货币供应。”再贷款以及公开市场操作正成为基础货币补充的重要工具。“现在正探索抵押补充贷款(PSL),以后也将是渠道之一。”
  温彬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尽管外汇占款较前几个月有较大收缩,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基础货币投放,但由于信贷投放加快,货币派生效应增强,仍使货币供应量保持在较高水平。下半年,货币政策仍将保持稳健,确保货币和信贷增长保持在实体经济需要的适宜水平。
  7月初,货币政策委员会第二季度例会在谈到下一阶段的货币政策时称,要密切关注国际国内经济金融最新动向和国际资本流动的变化,坚持稳中求进、改革创新,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灵活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保持适度流动性,实现货币信贷及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政策安排与一季度例会的唯一区别在于二季度例会新加要求“灵活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
  而盛松成在发布会上亦再次强调了“灵活运用多种货币政策,保持适度流动性”。此前,上述要求已经在实践中进行,两次定向降准、再贷款等操作都体现了灵活运用多种工具。接下来,央行还将采取哪些货币政策工具?盛松成在答记者问中明确表示,以后可以增加再贷款,可以公开市场操作。
  温彬认为,就下半年而言,信贷仍将保持较快增长,这不仅取决于融资对信贷的依赖程度上升,而且近期存贷比口径调整也将使部分银行释放更多的贷款能力。此外,下半年全球经济复苏、能源价格持续上涨会使输入型通胀压力加大,因此,对央行而言,采取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的可能性下降,正回购作为回收短期流动性工具的使用频率会增加。
  石磊分析称,央行必须保持持续投放基础货币,急需新的投放货币的工具出台,比如PSL。如果能够引导市场预期,也可以起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再贷款很难作为常规工具,而PSL可以。石磊称,只要央行愿意,PSL方面足够满足社会融资需求。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