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商业车险改革三原则定调 费率改革“三步走”

商业车险改革三原则定调 费率改革“三步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7-04  来源:第一财经网  浏览次数:0
  继5月初保监会针对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管理制度改革再次征求意见后,在6月26日召开的中国保险行业协会第25届全国机动车辆保险人联席会上,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对商业车险改革原则再定调。
  陈文辉强调,商业车险改革要坚持三个基本原则,一是坚持市场化方向,把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的制定权交给保险公司,把对商业车险产品和服务的选择权交给市场,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引导保险公司在价格、服务、品牌、管理、渠道等方面开展全方位的竞争。
  二是保护保险消费者合法权益。要通过市场化手段引导保险公司为消费者提供更多质优价廉的保险产品,使商业车险的保障范围能够满足消费者的合理预期,价格能够为消费者所接受,理赔服务水平能够不断提升。三则是积极稳妥推进改革。
  费率改革“三步走”
  陈文辉指出,在费率方面,应以市场化为导向,赋予并逐步扩大保险公司商业车险费率拟定自主权。由于大数法则是商业车险费率测算的基础,为了防止个别保险公司出现大的定价偏差和定价风险,行业应该制定一套综合性、多年期的商业车险损失发生率表供业界参考。对于商业车险保费中的其他构成部分,应将拟订自主权逐步交予市场主体,以激发市场活力,鼓励良性竞争。
  在条款方面,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应制定并不断丰富、完善商业车险示范条款,提供行业标准供保险公司参考使用。同时,保监会支持、鼓励保险公司开发创新型商业车险条款,为消费者提供更多的选择。
  事实上,对于费率改革,“三步走”已基本确定。而根据《第一财经日报》早前的了解,对于费率改革的征求意见集中于三个方面,即定价基础的确定、定价自主权的确定和如何扩大自主权。
  实际上,去年12月底,中国保监会就向保险公司下发《关于进一步深化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管理制度改革有关问题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首次确定了商业车险费率改革将分三步走,费率改革初期,各大公司可能仍适用全行业统一费率;待时机成熟后,再放开部分具有资质的公司进行车险自主定价。
  毕马威去年发布的一份商业车险改革方面的报告中显示,《征求意见稿》计划在未来几年内作出重大改进,届时将赋予更多保险公司在产品和定价方面更多的自主性。部分法规和细则即将完成并即刻付诸实施,其中包括:新的标准保单条款;以行业赔付成本加上不超过保险公司附加费用35%为基础进行定价及今后至少每两年将修订一次行业赔付成本。
  而一名财险业内人士日前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商业车险费率市场化的改革方案一直在调整,时间表也一直未能确定。深化商业车险改革的重点是建立健全市场化的商业车险条款费率形成机制。这个形成机制改革中就包括条款和费率的改革。费率方面,将逐步扩大保险公司定价自主权。”
  据《第一财经日报》独家获悉,日前定下的费率市场化改革“三步走”为行业制定定价基础、公司拥有定价自主权、稳步扩大公司定价自主权。另据《第一财经日报》获悉,在此次联席会上,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实施的步骤为:第一阶段,由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制定、发布商业车险行业示范条款,行业基准纯风险保费、主要费率调整系数及其使用方法,供保险公司参考使用。保险公司可经行业协会预审后,向保监会报批创新型条款,可在一定范围内拥有商业车险自主定价权。
  第二阶段,中国保险行业协会进一步丰富示范条款种类,并定期调整、发布行业基准纯风险保费,供保险公司参考。此外,进一步扩大保险公司自主核保系数的浮动范围。第三阶段,继续扩大保险公司商业车险费率自主定价权,完善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管理制度,健全车险费率市场化形成机制。
  另据接近保监会人士透露,费率调整系数中个人业务费率调整系数简化为无赔款优待、交通违法、渠道和自主定价四项。
  制定统一车型数据库
  上述接近保监会人士还透露,“接下来行业可能会研究制定统一的车型数据库,并建立基准纯风险保费动态调整机制。” 而另有消息称,车型定价将成行。由联系会议传出的消息称,车险费改新思路较之前已有明显调整,其中,在以新车购置价、车龄、座位数等因素为核心的现有车险定价模式基础上,实施国际上通行的车型定价模式,最终实现品牌车型的差异化定价。
  事实上,在今年4月保险行业协会和中国汽车维修协会在京联合发布的国内常见车型零整比系数研究成果中,车型定价的影子就隐现。
  根据上述研究结果显示,在整车配件零整比系数中,18个车型中系数最高为1273%,最低为272%,最高值是最低值的4.7倍;在50项易损配件零整比系数中,18个车型中系数最高的为223%,最低为77%,最高值是最低值的2.9倍。
  对于这两项较难理解的系数最通俗的解释说,就是系数为1273%的车型,如果更换所有配件,所花的费用可以购买12辆新车。
  两协会披露的数据还显示,不同汽车品牌、车型之间的维修价格差异较大,尤其是在相同价格区间内,各车型间相同部位、相同功能件的价格差异巨大。而配件价格的高低直接决定了维修成本的高低,即使新车价位相同,如果消费者购买了零整比系数较高的车型,就意味着后续使用过程中可能需要支付相对更高的维修费用。
  据一位中型财险公司人士透露,“对于保险公司而言,上述结论对于成本的飙升找到了合理的解释。而如果实行车型定价,对于保险公司的成本问题则将有好的解决。”
  上述接近保监会人士还透露,“改革初期,按保费水平整体不变的原则,将行业基准纯风险费率表转化成按具体车型查找费率的形式,统一行业车型数据库。改革后期,随着数据积累和精算工作的不断推进,车型基准纯风险费率表将逐步贴近各车型风险的实际水平。”
  虽然在数次征求意见及此次联席会议上均未有改革真正启动的时间表的消息传出,但已有消息称虽然困难重重,但今年底明年初改革启动的概率较大。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