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一个标的多家平台齐发 关联平台“圈钱”没商量

一个标的多家平台齐发 关联平台“圈钱”没商量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4-05  浏览次数:2
  关联平台往往页面设计风格极度雷同,项目发布时间十分接近,就连出事的时间也高度“一致”
  “识别P2P平台”系列报道之3
  关于问题P2P平台,记者分析了前两期自融、团购后,不得不提到“关联平台”。业内人士称,这类平台是“打酱油的”,酗伴们借来的款项全部流向关联平台,往往伴随着高息、自融,这些关联平台的页面设计风格极度雷同,项目发布时间十分接近,就连出事的时间也高度“一致”。
  案例回放
  案例1
  “郑旭东案”即靠多个关联平台骗走7亿元
  今年年初,温州人郑旭东卷数亿巨款跑路,让P2P网贷平台陷入诈骗漩涡。据媒体报道,仅有初中文化程度的郑旭东,在三个月内,在全国四地迅速成立了五家平台。其中,深圳中贷信创、上海锋逸信投、杭州国临创投这三个网贷平台“吸”走了上万人将近7亿元资金。三家平台均承诺“由深圳市中瑞隆信托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中瑞卤对借款合同进行100%本息担保。”借助“信托公司”,郑旭东拿到这些钱后,再投资到香港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以下简称“文交所”。
  媒体报道称,郑旭东此前因为高利贷负债累累,并背负多起案底。而郑旭东在布下上述巨网时,就开始隐藏身份。通过中贷信创、国临创投、上海锋逸、中瑞垄文交所的工商资料无法找到郑旭东的信息,甚至他还雇佣司机作为国临创投的法人代表。
  投资者小米说,“当时他们承诺以中瑞隆作为担保,信托很难批下来,他们在宣传的时候说一个信托牌照要几个亿,我们是相信这个才投的。”中瑞隆内部人员表示,“中瑞隆信托事实上不是信托公司。”记者在银监会网站上也无法查到公司名字。
  而文交所的主要收益来自于交易手续费。由于知名度不高,直接玩文交所的投资者寥寥无几。虽然手续费从原来的千分之三降到千分之一,但也很难吸引投资者。上述中瑞隆人士指出,郑旭东要不断坐庄,“你没那么多资金,散户怎么拉得起来。文交所有8只交易产品,涉及的资金面达到十几亿元。”如果一天交易量10亿元,按照千分之一的手续费来算的话,一年手续费就几亿元。
  其实,这几亿元原本可以维持三家平台的运营,而除去成本外,最主要是填补网贷平台的年化利率“窟窿”,“给中贷信创的固定收益率,大约30%。但是在操作过程中,环节没有把握好,到了文交所那边时,这个收益率达不到30%。时间一长,就存在一个很大的亏空。”上述中瑞隆人士表示。
  同时,这三家平台还有年化收益率高达60%多的两个月周期项目,也加速了平台瓦解。
  案例2
  租融通等十家平台或为同一人控制
  此前有媒体报道,租融通、慈融贷、融商所、华尔克创投、恒信创投、慈信创投、中融创投、红钻贷这八家网贷平台或为同一人所控制。昨日,新快报记者通过对比这八家平台后发现,在这几个平台的友情链接中还有“房产贷”、“融交所”,一共多达十家平台。
  首先,这十家平台网站布局几乎一模一样,首页都有一段“致各位借款发标人的声明”,除个别字眼不一样,绝大部分内容相同。比如慈融贷的描述为“慈融贷为了能实现正常运行5年以上的目标,宁可零发标,宁可零中介,宁可零利润,也坚决不能给我们的投资人带来损失”。融商所的描述为“融商所为了能实现正常运行5年以上的目标,宁可零发标,宁可零中介,宁可零利润,也坚决不能给我们的投资人带来损失”。
  新快报记者还发现,在“联系我们”一栏,这十家平台中有多家信息完全重合,公司地址都是“深圳市宝安区石岩街道水田石龙仔工业区金凯进工业园”,公司电话均为0755-21508888。此外,根据平台“证照资质”提供的资料,除了房产贷外,剩余的九家平台法人代表名字全部相同,皆为魏海华。
  最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新快报记者在慈信创投官网上加入了其公布的官方QQ群,但加入后发现群名竟然是“房产贷官方3群”,
  其次,十家平台发布标的的时间、内容也几乎一致,并有重复抵押的嫌疑。每家平台都有12份内容几乎完全相同的公告,说明借款抵押物信息。其中《第1号公告:房产抵押借款900万的详细资料》显示,商铺名称为星海名城组团三商铺B;面积92.95平方米;房产证号深房地字第4000525627号;产权人为深圳市亚联盈贸易有限公司;评估价值1171.17万元;抵押价格900万元。
  最后,在上述十家平台首页的滚动窗口中,都有两则这样的消息:一则是庆祝该平台加盟中华房地产产权交易所市级代理商;另一则是庆祝该平台与慈融信托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2月28日,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责令改正通知书,要求33家“无证经营”信托公司在3月7日前进行更改,慈融信托赫然在列。
  至于上述平台代理的中华房地产产权交易所,据其官网信息显示,“于2013年11月在香港成立”。记者加入了其官方QQ群发现,除了一位群主和一位管理员,还有一位客服外,只有一名群成员。记者发现,中华房地产产权交易所官网中“资金托管银行”一栏显示“资金托管银行账户:深圳市慈融信托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案例回放
  1.“钓鱼平台”只为扩大资金来源
  “为什么不集中资源筹建一个平台,而是狡兔多窟地弄出十家一样的平台呢?”有投资者表示不解。
  一人控制多个网贷平台,客观上方便资金的腾挪,表面看能够降低流动性风险,但有业内人士表示,这类平台的目的性很明显,就是“圈钱”,这就好像钓鱼一样,“多一根钩子就多一条资金来源”。
  从案例2中,记者仅以其中一家平台的项目为例,根据其标的公告,抵押房产估价1171.17万元,抵押借款900万元,抵押率在76.8%,如果这10家平台投标满额的话,借款总额将在9000万元,相当于抵押物10倍的价格。
  其次,这种方式更隐蔽。铭胜投资运营总监黄杰刚表示,一个平台融资几千万至上亿元,关注的人多,很容易被观察能力强的投资人警觉;但是多开几个平台,每个平台融三五千万元,因为单个平台资金量不算大,所以投资人往往不会深究平台的真实情况。
  2.关联平台之间相似度极高
  在案例1中的五家平台公司均在2013年4月到7月之间成立,案例2中的10家平台也都是在2013年10月到11月之间成立的,两个案例各自涉及的关联平台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类山寨平台成立的成本很低,大多是在淘宝买一个模板,再租一个服务器,招两个客服,就算一个网贷平台了。而记者在淘宝网中搜索发现,最便宜的网贷平台源码仅售260元。
  3.平台对借款项目进行自担保
  综合这两个案例,不难发现“产权交易所+信托公司+多网贷平台模式”已经成为这类关联平台的“标配”,而往往这类平台都存在“自行担保”问题,但投资人一般难以发现。
  如案例1,中瑞隆一位员工表示,文交所及三家网贷平台的客户资金名义上由中瑞隆托管,实际控制人郑旭东,相当于把资金“从左手换到右手”;同时文交所部分资产包,作为抵押物在三个网贷平台发标借款。
  而案例2中的十家平台的租金托管方“慈融信托”,记者通过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网站查询该公司资料发现,该公司一共有两名股东,一名股是深圳市佳点科技有限公司,另一名股东是深圳市鸿派科技有限公司。而深圳市鸿派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正是魏海华,与前述几家平台的法人代表一致。
  4.赎回条件极为苛刻
  在案例1中,中贷信创的跑路其实早有征兆。在中贷信创投资了10多万元的喧说,“一开始中贷信创兑现变慢。”去年11月11日,中贷信创公告称,在众多P2P网贷平台运营出现严重问题时,公司制定提前赎回本金的条件。
  然而,该条件却极为苛刻。投资人在投资流转标合约期间,如有需要赎回投标本金,平台将收回已发放的奖励金额及年化收益金额,并加收同等的利息及奖励作为违约金。
  例如,A投资人投了10000元的3月标,A投资人收益=550元年化收益+513元奖励收益=1063元。如A申请提前回款,则平台发还A的投资款项为:10000-1063=8937元。
  不过,中贷信创没维持多久就被爆出资金危局。业内人士表示,兑现变慢也有可能是资金链断裂的前兆。
  建 议
  四类平台“不要碰”
  1.不透明的平台坚决不要碰。
  P2P平台观察人士刘侠风认为,P2P经过2013年的野蛮生长之后,两种态势越来越明显,一种是把P2P平台当毕生事业做,越做越透明,到处求监管;另一种是把P2P平台当捞钱工具,能糊弄就糊弄,看不清道不明。
  2.核心创始团队不专业的坚决不要碰。
  不少人见识了P2P网贷平台百分之几百的年增长速度,以为投资百来万元甚至几十万元,就可以把P2P平台做起来,就可以“圈到”几百万元、几千万元甚至上亿元,核心创始团队没有相应的专业知识,平台也不可能长久。
  3.用户体验不过硬的坚决不要碰。
  互联网金融也好,P2P网贷平台也好,归根到底都是通过互联网技术解决用户多层次的需求问题,因此不能把用户体验放在首要位置的平台,可以不予考虑。业内人士称,一个没有互联网思维的P2P平台,走不太远。
  4.“山寨”平台坚决不要碰。
  在准备选择P2P网贷平台理财之前,不妨先多研究在业界有知名度的P2P网贷平台,比如人人贷、拍拍贷、人人聚财等。刘侠风建议,对于那些界面高度雷同的平台,坚决不要碰,即便不是“关联”平台,也足可以说明这些平台可能连自己的UI设计师都没有,更不要奢望专业的技术人员了。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