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媒体赴美调查转基因 称与崔永元结论迥异

媒体赴美调查转基因 称与崔永元结论迥异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12-25  浏览次数:0
  跟随崔永元的脚步,我们来到了大洋彼岸,并得出了完全不一样的结论。
  普通美国人对转基因食品的态度是怎样的?
  位于芝加哥市West Madison大街沃尔玛超市的货架上,摆满了各种由玉米制成的零食,这里是顾客逗留时间最多的区域。“我总是想找到自己更喜欢的口味,”26岁Diane说,她在芝加哥市的一家教育机构工作,“有时候,我也会看一下卡路里含量或者是有没有反式脂肪。”
  在爱荷华州得梅因市的Target超市里,一个7岁的男孩推着推车,旁边的妈妈Grace抱着两岁大的孩子,他们正站在万圣节的糖果专柜前,“我希望孩子少吃些甜食,但是没有办法。”
  如果不是被问到,她们没有考虑转基因的问题——“我听说过一些对于转基因夸张的说法,但是因为我本身就是做教育的,我觉得那些说法不太可信,”Diane边说边拿起了自己小推车里的玉米片看了看。
  在中国,有关转基因的争论正在激烈地进行,中国著名主持人崔永元也参与其中,成为“反转基因”名人。
  10月21日,崔永元在微博上声称,自己已经到达美国,开始对转基因进行调查。随后的微博记录了他的美国之行:在加州某地的沃尔玛、著名的连锁有机超市Whole Foods Market以及洛杉矶当地的两个超市进行随机采访。他在10月25日发布的微博称:“这两家超市明确说,他们卖的食用甜玉米不是转基因的,而且从来没有卖过。至于油,营业员甚至掏出手机当场查询维基百科,然后说,噢,我们不会卖这样的油。”
  在这个全世界最大的转基因作物种植和产品生产国,美国之行没有改变崔永元“反转”的立场。
  《财经天下》周刊也在同期来到美国,进行了更大规模的采访,除了与美国农业、生物专家进行访谈,我们还走进美国的农场、超市、家庭、转基因公司和大学等,进行一线调查并体验了美国的“转基因文化”。
  我们得出了与崔永元不一样的结论。
  没错,美国的确有坚定的“反转”人士。10月18日,在这个深秋寒冷的早上,爱荷华州得梅因市平日里空旷的大街上因为世界粮食奖以及Borlaug论坛,变得拥堵起来,这里聚集了世界各地前来参与会议和论坛的科学家。这是“绿色革命之父”、 诺贝尔和平奖Norman Borlaug博士于1986年设立的奖项,意在表彰全球对粮食质量、数量和食用性等各方面做出突出贡献的个人,被认为是农业领域的最高荣誉。今年是世界粮食奖设立27年来,首次涉及转基因技术。
  就在会场不远处,由20多人组成的反转基因团体正在举着牌子抗议。“转基因”和“孟山都”不出意外地成为了抗议的关键词。他们戴着恶魔面具,要求“转基因滚出农业圈”。
  抗议人群的组织者是一名职业活动家或者说行为艺术家——这与在中国“反转”活动有些相像。11月30日下午,148位北京先锋艺术家和艺术工作者在798艺术区组织了一场反转基因活动,用音乐、大字报甚至相声痛斥转基因的危害。
  不同的是,在中国转基因被赋予了更多暗黑色彩,并与民族大义联系在一起。“西方帝国主义的大阴谋”、“亡国灭种的危机”、”第三次鸦片战争”听起来极具煽动性。孟山都这家占有全球70%转基因作物种子市场的农业生物技术公司,则成为了反转基因人士的靶心,甚至被与“日本731部队”并列。
  涉及到农业和食品,问题就会变得复杂起来,关于转基因的争论,一直以来都不仅限于科学界,在美国同样是如此。正如丹尼尔·查尔斯在《收获之神》一书中写到的:与大多数人类活动相比,农业对谦虚、忍耐这样的旧道德的需求更甚,你在展望新技术的潜力时需要谦虚,期待公众接受时更需要耐心。
  但争论并没有影响技术本身在美国的发展和应用,也没有引发美国公众的恐惧。
  相比中国,美国的官方支持态度更为明确。2013年世界粮食奖在爱荷华州的州政府大楼举行颁奖仪式,获奖者之一是孟山都的首席技术官Robert Fraley。世界粮食奖基金会主席Kenneth Quinn在颁奖典礼上说:“他们的发明导致科学家把遗传特性转进植物,产生了更好的抗旱、抗高温、抗虫和抗病的特性。如果我们屈服于这种转基因食品对人类和环境有害的争论,那就是贬低我们授予的奖赏。”
  1981年加盟孟山都后,Robert Fraley的研究重点是实用农业技术,并首次将一个抗性基因引入根瘤菌,使得转基因的快速筛选成为可能。孟山都在他的领导下将抗虫和耐除草剂这两项技术引入农作物,完成了转基因的商业化。由此,孟山都从一个化学公司转型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种业公司,而对于转基因与孟山都的争议也就此开始。
  “作为一个植物学家,我和我的同行们,从来都没有想过转基因技术会受到如此大的阻力。得知获奖的时候,我的心情很复杂。我知道基金会把奖颁给我们会受到很大压力,但是希望这个奖可以让人们理解到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在颁奖之前,我们与Robert Fraley一起吃了早餐,在被问到获奖感受时他这样说。
  你很难将Robert Fraley的形象与恶魔联系起来——他看起来就像任何一个和蔼可亲的美国老头,肤色发红、身材高大,如果不是穿着一身深色西装,看起来和普通的美国农场主没什么两样。
  Robert Fraley说这番话时,面对的是包括《财经天下》周刊记者在内的30多位记者,他们来自中国、韩国、德国、墨西哥、巴西、肯尼亚等国家。
  经过在美国十几天的深入采访后,我们发现,美国公众对于转基因的态度与这些国家完全不同,而这并不是由公众的认知水平差异造成的。
  山姆大叔吃转基因食品吗?
  爱荷华州位于美国中西部的大平原地区,距离芝加哥只有40多分钟的飞机旅程。从飞机窗口向下看去,全都是金黄色的、被细致分割的农田。这个面积为14.5万平方公里的州,可耕地面积高达86%。在这里,你可以找到12万个农场。爱荷华的玉米产量位居全美第一位,大豆和燕麦产量居第二位。
  62岁的Roger Zylstra 和33岁的Will Cannon拥有着其中的两个农场,他们是爱荷华州农民的两种典型。前者是位经验老到的农民,已经种植了十几年转基因玉米和大豆。他从孟山都、杜邦先锋等多家公司购买不同技术的种子轮换种植,避免害虫和杂草产生抗性。而后者则是有着大学学历的新一代农民,毕业于爱荷华州立大学农业系。他热衷于用各种新技术,比如遥感技术,来对农田进行改良,手机里装有各种与自家农田相关的App。
  两个人的共同点是他们的农场里种植的全部都是转基因作物。
  “对于农民来说,转基因技术无疑是一件好事情,它们有着更好的抗旱抗虫性,农民也可以获得更高的产量,同时减少杀虫剂的用量,”爱荷华州玉米协会的主席Williamson说,“爱荷华州转基因玉米的种植比例高于美国平均水平,90%以上的玉米都是转基因品种。”
  所有的粮食在收割后,会集中到附近一幢约30多层楼高的大粮仓中。粮仓旁边就有一条火车轨道,玉米和大豆被运往美国或者是世界其他地方。
  当被问到这些粮食到底是送去了哪里,是不是像传言那样,只卖给穷国、做工业用途或者只给牲口吃时,Williamson有些无奈:“我们并没有做任何区分,也没有追踪,这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哪里有需求我们就送到哪里去,当然包括本地市场。它们后期会经过加工变成你吃到的任何事物,玉米糖浆、麦片、爆米花。虽然具体我并不清楚,但是按照概率来说,我自己吃的食物里,有绝大多数是来自于这个仓库或者是附近类似的仓库。”
  数据支持了他的言论。根据美国农业部网站发布的数据,截至2012年,美国国内生产的94%的大豆和88%的玉米都是转基因作物。
  实际上,没有一家美国零售商可以拒绝含有转基因的食品。以出售有机食品著名的超市Whole Foods Market为例,在其北美供应商提供的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2012年大约93%的大豆、88%的玉米、94%的棉花、90%以上的菜籽和甜菜都是转基因产品。
  “除了专门标有非转基因的产品,我们无法告诉你到底其他的是不是转基因食品,因为按照FDA的规定,不需要对转基因产品进行标注。”Whole Foods Market回应《财经天下》周刊。
  所谓FDA的规定是指,已经通过安全性检查的转基因食品原料不必在制成品外包装标注。同时,FDA又对标注“非转基因”进行了严格限定,以避免造成消费者的负面印象。所以,在美国商场里,就连工作人员也很难分辨出哪些是转基因产品,哪些是非转基因产品。
  美国的转基因食品主要集中在糖、油和玉米中。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一年里,平均每个美国人使用的糖约为130磅(是的,没有搞错,这是个令人震惊的数字,但美国人就是这样热爱甜品),其中有一半来自玉米糖浆和高果糖浆,另外一半来自于精制白糖。而精制白糖中有50%以上是甜菜做的,在美国95%的甜菜是转基因。由此计算,一个美国人一年大概要吃40公斤来自于转基因作物的糖。
  另外,平均每个美国人每年要吃掉20公斤左右的大豆油、5公斤左右的菜籽油和5公斤左右的玉米油,这些基本都来自转基因作物。
  再看一下作为主食的玉米——除了玉米糖浆、高果糖浆之外,玉米更应用于早餐麦片、烘焙食品以及各种零食。在2012年,孟山都在美国市场推出了转基因的甜玉米,沃尔玛是第一家出售这款甜玉米的超市。根据孟山都的统计,这款甜玉米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了40%——当然,孟山都并不是唯一一家提供甜玉米转基因种子的公司。
  美国人真的认为转基因食品安全吗?
  尽管有“反转”人士坚持不懈的抗议,但转基因食品仍然能够摆上美国人的餐桌、被消费者接受,是因为其安全性已经得到了FDA等美国食品安全权威机构的检测,而大多数美国人对这些机构有着充分的信任。
  身处“美国粮仓”的爱荷华州州立大学,由于地理位置优势,生物与农业工程专业长期在全美排名前十,与当地农民、农业协会以及生物科技公司都有着密切的合作关系。
  Jeff Wolt 是爱荷华州立大学农业经济学教授,他的主要研究方向是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控制。“通过各个国家批准上市、拿到安全证书的转基因产品是安全的,这是联合国粮农组织、世界卫生组织、欧盟食品安全局、美国农业部、FDA还有美国环保署的共识,” Jeff Wolt说,“尽管在风险分析和管理的程序上有所不同,但是无论是在像美国这样的成熟市场,还是中国这样发展中的市场,转基因产品的底线都是一样的,不光是对人没有危害,对环境也是友好的。”在爱荷华州立大学一幢名为Ford的教学楼里,Jeff Wolt向我们展示了他在教“风险分析”课时所使用的PPT,这都是标记为101、也就是最基础的课程。
  Jeff Wolt知道在全球许多国家都有关于转基因的各种夸张的传言,他希望更多的人能够了解转基因技术。
  转基因的英文直译是Transgenic,也就是把一种生物的一段基因编码,移植到另外一种生物体内。不过很多转基因产品并没有真正地把外界的基因转过去,只是对已经有的基因做一些修饰,因此更确切的说法是GMO(Genetically Modified Organism),也就是“基因修饰生物体”。因为被反转人士长期的集中攻击,GMO这个中性词也有了“谈虎色变”的效果,现在很多相关人士更倾向于使用Biotech,也就是生物工程。
  大多数人对于这两个概念都比较陌生,只是基于直觉做判断。美国信息与临床测试研究中心(Center for Information &Study on Clinical Research Participation)做过一项调查,如果问受访者会不会食用GMO,作肯定回答的人不到60%,但如果问他们是否接受生物工程产品,则会有80%的人愿意接受。虽然实际上二者是同一种东西。这也导致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如果你在网上想搜索转基因的负面信息就搜索GMO,如果想搜索正面信息,就搜索Biotech。
  但在全球主流科学界,对于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并没有分歧。国际食品和卫生权威机构以及世界主要国家的监管部门,对转基因安全性的认识基本上是一致的:转基因只是一种技术,并不能笼统地判定转基因是否安全,而要针对每一个具体的产品进行安全评估。经过审核评估获准上市的转基因食品,其安全性跟相应的非转基因产品一样。
  在Borlaug论坛上,欧盟首席科学顾问Anne Glover明确地表明了自己的观点:“人类目前吃到的所有食品都是被祖先们转过基因的,对转基因的反对是基于迷信的拒绝。想要避免这样的错误,只有相信科学证据。因为那些转基因技术不安全的说法,背后并没有任何科学证据的支持。”
  她所说的“祖先转过基因”是指杂交育种,杂交也会导致基因转移,而且是“批量”转移。转基因则是将有用的基因定向转移,将具有抗虫、抗旱、抗逆境、控制产量、控制生长期等功能的优良基因“剪切”下来,再“粘贴”到要改良的作物的DNA双螺旋链条上。
  世界卫生组织、FDA等权威机构都表示认可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原因就在于,转基因技术原理上仍是传统育种方法的延伸,在健康、环保等问题上,转基因并不比传统作物有更高的风险。
  最常被“反转”人士拿来举例的抗虫转基因作物,其抗虫转基因来自“Bt蛋白”。这种蛋白由于在昆虫体内有特异的受体,因此能够选择性地杀死昆虫,而在哺乳动物的肠道中无毒性作用。比起无差别杀死多种生物的农药,Bt蛋白在保护生物多样性上更有优势。日本负责医疗卫生和社会保障的政府部门厚生省,也曾经发布一个小漫画册子。里面专门有一段就是解释Bt蛋白的——为何虫子不能吃,而人吃了会没有问题。
  而公众对于转基因以及FDA的认可,则主要是来自信息的公开和透明度。
  Jeff Wolt认为,作为转基因产品的最终消费者,公众有权知道转基因产品获得安全证书的审评和决策过程,以及和安全评价相关的信息——转基因产品的生产商、环境和健康评估报告等,“在无法充分获知信息的前提下,并不难理解公众的焦虑心理。”他说。
  而美国转基因食品上市前,都会发布食用安全和环境影响报告,接受公众评议。无论是公司还是政府,都愿意将转基因审批过程中的信息公开并邀请公众参与。“如果公众的意见和评论中提出一些新的问题,这些问题是我们之前没有考虑到、没有解决的,我们在作出最终决定之前,会解决这些问题。” 美国农业部农业研究局主管Michael Schechtman说。
  正因如此,大多数美国民众并不担心转基因食品的安全问题,他们相信能上市的就是安全的,如果有问题,监管部门不会让其上市。
  此外,孟山都、杜邦先锋这些生物科技公司也会定期去高中、大学和社区举行活动增加外界对于转基因的了解。
  在美国也有不少转基因的反对者,但大众对这些反对声音习以为常,在一个奉行言论自由和多元化的社会,几乎政府的每项重大决策都有公开的反对者。
  “我对转基因不了解,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所以我还是相信FDA的判断。”Wes Dixon说。他今年25岁,是一个名为Peace Corps的志愿者组织的成员,刚刚从非洲返回美国的家中,他的观点也代表了我们在爱荷华州首府得梅因市的Target、芝加哥沃尔玛超市随机采访时的答案。
  美国为什么不标记转基因食品?
  与中国不同,美国的反对者大多是有组织的NGO(非政府组织),绿色和平组织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员。
  绿色和平组织创始人之一的Patrick Moore也曾经是站在转基因技术对面的环保主义者,在离开绿色和平后,他在自传《一个前绿色和平组织成员的自白》中说,绿色和平组织对基因改良作物一律采取零容忍态度,甚至不惜恶意扭曲事实,误导消费者,即使基因改良技术有助于减少农药使用量、强化作物营养、改善全球饥饿及微量营养元素缺乏症等问题。
  “考虑到有60亿人需要吃饭,我们别无他法。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把活儿做得更漂亮、更高效?”Patrick Moore说。
  这是一个相当现实的态度,可惜正是那些需要考虑吃饭问题的国家对于转基因的恐惧最深。
  诸如“种植转基因使印度农民自杀”、“种植Bt玉米的土地再也长不出别的东西”之类的谣言都曾在互联网上广泛传播,目前在非洲最新流行的是“转基因可以让人改变性取向”。
  转基因有害的谣言在全球不同地域的版本也不一样,但都直接指向当地人最害怕的事物。比如,非洲人最怕艾滋病,而艾滋病与同性恋话题关系密切。而转基因在中国的传言,大多集中在致癌与不孕不育上,这也正是中国人的敏感点。
  大部分耸人听闻的谣言都出现在发展中的市场,爱荷华州立大学农业经济学教授Jeff Wolt认为,这主要是由于公众对于转基因的认知度不足。
  比如,最近在微博上流传的“松鼠都知道吃哪颗玉米”的图片,在毫无事实依据的情况下,被大肆转发。事实上,如今在玉米、大豆和棉花的种植中,转基因作物都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外形和口味上没有任何奇特之处,无论是松鼠或人类都无法从直观上分辨。
  但更重要的是公众对于权威和政府的信任度。
  对比中国,食品安全领域屡屡发生监管部门只收钱不监管的丑闻,很多人宁愿相信道听途说的谣言,相信自己的主观想象,也不相信监管部门的结论。
  而且,三聚氰胺、塑化剂等新概念往往和食品安全事件相伴出现,这使消费者闻添加剂色变,听到新型食品就害怕。在饱受无监管的“科学”之害后,人们只愿意相信“纯天然食品”,恨不得回归小农生活,也自然害怕转基因食品。
  由于没有骇人听闻的谣言,也无需附会“民族大义”色彩,美国的反转基因活动将主攻方向放在民众的知情权上,也就是标注问题。转基因是否安全,这是一个科学层面的问题,转基因标注则涉及公共决策。科学问题的答案只能由科学事实决定,而公共卫生决策则必须考虑到民意的影响。
  目前转基因食品在美国不需要特别标注。2013年5月23日,美国参议院通过表决,以71票对27票否决了要求转基因食品强制标注的提案。此前,在2012年11月6日美国大选同时,加利福尼亚州对类似的“37号提案”进行了全民投票,结果是53%对47%否决——这两项提案的否决,意味着在美国,不管是民众还是国会,都选择了反对“转基因强制标注”。
  FDA对此的解释是:“转基因标注在食品安全法律上说不通。有可能存在安全隐患的成分才要用标记的方式提醒消费者。转基因至今为止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安全的例子,标记后就会给消费者以转基因成分有安全问题的错觉。”
  然而,要求对转基因进行标记的呼声并没有因此停止。Whole Foods Market在今年3月依然表示,在2018年将实现对转基因产品的标注。冰淇淋品牌Ben &Jerry’s甚至表示,要在年底杜绝使用转基因的原材料,这在目前占据了其产品原料的20%。
  不过这也让人们产生了一个疑问。既然需要标注,为什么不对非转基因产品进行标注呢?这样总体成本就会小很多,何况已经有很多非转基因产品自愿标出“NON-GMO”。
  当你翻看美国相关网站新闻,了解到转基因标准的背后支持者,也就不难理解。目前转基因在美国最大的反对者是有机农业。它们提供的是没有农药和环境友好的有机食品,当然价格也往往是普通食品的2倍以上。然而,随着转基因技术的发展,尤其是不需要农药以及更好的环境适应能力的转基因产品,对有机农业产生了很大的威胁,也正在让有机食品的优势慢慢丧失。在不吸收镉的转基因大米或者价格便宜许多的转基因三文鱼面前,你还会坚定地站在有机食品一方吗?
  另外,支持转基因标记的还有一些小生物公司。因为一旦实现了强制性标注,检测转基因技术将成为一个很大的市场。
  为消费者设计的转基因食品
  这也正是本届世界粮食奖获奖者Robert Fraley的反思。在Borlaug论坛上,谈及有哪种转基因技术可以说服感情用事的反转人士时,这位孟山都首席技术官说:“我们做得还不够,目前尚未开发出完全不可替代的转基因技术。”
  而且,目前转基因技术所带来的进步主要是由农业公司和农民而非消费者所获得——农业公司可以盈利,农民也可以获得更高的产量,同时减少杀虫剂的用量。这些进步是普通消费者感受不到的。
  相反,这倒给反对转基因的人火上浇油。他们认为,转基因产品让权力和利益集中在少数大公司手中。
  所谓“少数大公司”除了孟山都,还有总部位于爱荷华州得梅因市的杜邦先锋。经过申请,我们走进了杜邦先锋的一个转基因实验室。根据工作人员介绍,实验室里最有价值的机器有些类似于CSI里检测DNA的仪器,基因就是在这里被“打”到植物之上。
  工作人员还展示了同样遭受“西方玉米根虫”(Western Corn Root Worm)虫害的两株玉米,转了Bt基因的玉米明显优于普通的玉米。
  这类抗虫抗除草剂转基因产品对消费者缺乏直接的好处,现在包括杜邦先锋的大公司已将研发重点放在专门为最终消费者设计的转基因食品上——第二代转基因农作物的卖点包括提高农产品(000061,股吧)(000061,股吧)的营养价值、扩大农作物的种植范围以及减少环境污染等方面,其直接受益者将从跨国公司和农民转为普通消费者。
  在杜邦先锋的转基因玉米温室,工作人员正在用遥感技术实时监控玉米的生长情况,从中筛选出高营养利用率的新品种。
  美国先正达公司研发的一种含有胡萝卜素的“黄金大米”也是一个典型的代表。它的独特黄色来自添加的β-胡萝卜素,也就是维生素A的前体。在亚洲,每年有约100万儿童死于因缺乏维生素A而导致的免疫力低下,另外还有35万亚洲儿童因缺乏维生素A而导致失明。世界卫生组织认为,解决这一问题的最佳方法不是向穷人发放维生素A药片,而是想办法提高穷人膳食中的胡萝卜素含量。
  对于那些以大米为主食的地区,如果将胡萝卜素添加到大米中再好不过,但普通大米中不含胡萝卜素,不可能依靠杂交等传统育种手段来提高大米的胡萝卜素含量,只有借助于转基因技术。
  黄金大米已在菲律宾开展田间实验,2014年通过最终的监管审批后将到达农民手中。
  目前在美国引起广泛关注的最新转基因产品是“北极苹果”,由一家名为Okanagan Specialty Fruits的加拿大公司研发。“北极苹果”通过植入多酚氧化酶(这是造成变色生化反应中关键的一种酶)含量较低的苹果品种的基因,因此在切开后不会很快变成褐色。
  这种看来用途不大的基因,可以让苹果更方便地被食用。
  在美国,需要清洗才能食用的苹果正在被胡萝卜等洗净切条、开袋即食的瓜果所取代。“苹果的消费量正在下跌,”Okanagan Specialty Fruits公司的CEO Neal Carter说,“如果苹果也能加工成条块状同时又不会变色的话,肯定会重新吸引人们食用。”
  事实上,多酚氧化酶的使用不仅限于苹果,也可用于北极鳄梨甚至生菜等。
  从营养增强的“黄金大米”到延缓变色的“北极苹果”,这些新一代转基因产品在实验室里已经表现出美好的前景,将很快到达消费者手中。
  经过几十年的努力,最困难的技术问题业已克服,可以想象,在这一代产品的推动下,转基因技术将很快在美国大量应用。
  “假如我们盼望的是转基因食品的喷气火箭时代,现在就是时候。”非营利转基因技术倡导组织Biology Fortified的生物技术专家Anastasia Bodnar说。
  1 10月18日,孟山都首席技术官Robert Fralay被授予2013年世界粮食奖,这是国际上在农业领域的最高奖项。
  2 62岁的Roger Zylstra是美国爱荷华州的一位农民。他从孟山都、杜邦先锋等多家公司购买不同技术的转基因种子轮换种植,避免害虫和杂草产生抗性。
  3 33岁的Will Cannon是拥有大学学历的新一代农民。他热衷于使用各种新技术来管理自家的玉米田。
  4 同样是遭受了虫害的两颗玉米,左边植入了Bt蛋白的转基因玉米明显优于右边的普通玉米。
  5 在杜邦先锋位于爱荷华州的转基因玉米温室里,工作人员通过遥感技术监控玉米的生长状况,从中筛选出高营养利用率的新品种。
  6 在美国,转基因的主要竞争者是有机农业,在强制转基因标注失败后,他们为非转基因食品贴上标签。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