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经济纵览 » “新丝绸之路”铸就升级版“西部大开发”

“新丝绸之路”铸就升级版“西部大开发”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12-19  浏览次数:0
  论及“两横三纵”城市化战略格局中哪一块最能引发市场遐想,广袤的“大西北”无疑最为亮眼。这里拥有占全国1/3的国土面积,且在近年来“西部大开发”战略的推进下,西部地区未来城镇化的发展潜力备受业内人士推崇。


而今,随着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拟定的一系列政策的加紧落实,以及新丝绸之路经济带这一全新理念的提出,市场分析人士认为,西部城市群崛起将激活“西部大开发”战略升级版,未来5000亿元的投资盛宴将串起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巨大潜力。
  西部城市群雏形已现 
  一直以来,全国中西部地区不仅经济发展水平落后于东部地区,城镇化进程也相对滞后。据统计,2012年末中国城镇人口数达到71182万人,以城镇人口所占比例表示的城镇化率为52.57%,城镇化发展呈现“东高西低”的格局,东、中、西部地区城镇化率分别为56.4%、53.4%和44.9%。
  “东部有东部的优势,我们有我们的优势和机遇。”一位来自西安的高科技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过去10多年来,西部发展多以资源优势在全国经济大格局中崭露头角,而今随着城镇化进程的推进,恰恰是目前落后于东部的城镇化率,反倒可以为广袤的西部地区提供资源之外的“城镇化资源”优势。
  事实上,这一相对来说的优势已渐渐引起政策方及学界的重视和认可。在刚刚落幕不久的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明确提出“要注重中西部地区城镇化。”
  在2010年由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发布的《2010中国城市群发展报告》中,未来全国具有发展潜力的23个城市群里,西部地区为10个,几乎占比一半。这些城市群分别是:南北钦防、关中、天山北坡、兰白西、滇中、黔中、呼包鄂、银川平原、酒嘉玉城市群等。
  这一系列城市群中,不少已经启航。2012年11月,《天山北坡经济带发展规划》获国务院批复,而这一度被解读为“新疆城镇化建设从此有了真正的顶层设计”。《规划》圈定的未来新疆着力打造的城市群涵盖乌鲁木齐、克拉玛依和石河子等10个县市,这些城市群将以煤炭、油气等资源优势支撑起新疆城镇化进程的主体。
  长期致力于研究新疆城镇化课题的经济学者刘以雷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中央提出以城市群建设带动城镇化的大格局,对于新疆来说意义非凡。天山北坡经济带连接起新疆区内经济发展最具优势的城市,未来将互通有无,共谋发展。
  事实上,据记者了解,在城镇化进程“全国一盘棋”的布局要求下,西部地区近年来已开始崛起以西安、兰州和乌鲁木齐为主导的城市群雏形。近日,由西北大学中国西部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西部经济发展报告(2013)》指出,2012年西部地区城市化率有加速趋势。与2011年相比,2012年西部地区城市化率提升了2.23个百分点,远高于1.3个百分点的全国平均水平。
  “新丝绸之路”将成崛起纽带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西部开发司司长秦玉才表示,西部地区城镇化水平提升空间大,按照近年来城镇化率年均提高1.5个百分点计算,每年有500多万人转为城镇居民,至少释放5000亿元的消费需求。
  尽管前景良好,但在刘以雷看来,最根本的是要有产业支撑,“没有相应的产业支撑,城市的发展就会是无水之源”。
  随着新一届政府诸多国内经济发展新论述的提出,“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则成为未来指导西部地区发展的新纲领,而这也被认为将铸就升级版的“西部大开发”。
  据了解,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初步思路是,在空间走向上以欧亚大陆桥为主的北线、以石油天然气管道为主的中线、以跨国公路为主的南线三条线;国内区域范围目前包括西北五省、重庆、四川、内蒙古和新疆建设兵团,还将扩展到其他省区。
  新疆自治区经信委总经济师彭季在不久前举行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城市合作发展论坛”上这样解读丝绸之路经济带,认为其首先是一个“经济带”概念,基本内涵包括“政策沟通、道路联通、贸易畅通、货币流通和民心相通”,其中道路联通是基础,贸易畅通是本质内容。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构想的提出,为我国中西部省区的机电产品、特色农产品、特色食品等货物向西出口创造了难得的机遇。
  刘以雷表示,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对于整个西部未来城镇化进程的意义,就在于在各城市群之间串起一根纽带,成为西部城市群之间,以及这些城市群与周边地区之间经济贸易的“润滑剂”。
  国家发改委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所长肖金成表示,“新丝绸之路经济带”体现的是经济带上各城市集中协调发展的思路,是把西部大开发放在对外开放的大背景下,向西开放,西部地区的优势才能体现出来。
  我国将在“新丝绸之路”上培育新的经济增长极,将会引进产业、聚集人口,这将使西部地区更快发展。我国正在研究和规划“新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线路,其中的一大设想是陇海兰铁路新线通过中亚地区到达欧洲,新疆将会成为向西开放的前沿。
  陈以雷表示,通过交通运输条件瓶颈的打通,丝绸之路经济带上各城市之间的产业及商贸互动会大大被激活,“例如兰州、西安的过剩产能,特别是高新技术产品不用再向东部长距离输送,通过新疆的桥头堡作用向西打通中亚、西亚甚至中东欧的市场需求。”陈以雷说。
  经济腾飞须强化因地制宜 
  在前景被看好之余,业内人士也对即将“快马加鞭”推进的全国城镇化进程表达了一系列担心,其中最核心的是“如何结合各城市群自身特色,因地制宜地科学推动城镇化建设?”
  这一点,在西部推进城镇化的进程中无法回避。
  “翻阅各种政府招商引资资料,你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新疆很多县市的城市功能定位是雷同的,而且每个县市都希望将这一定位发挥到极致。”不久前,中国证券报记者在伊犁州调研煤化工产业时,伊犁州发改委一名工作人员无奈地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城市功能定位的背后是各种工业园区,园区里经常是荒芜一片。”
  据记者了解,在西部地区,由于过去各地前期缺乏全面的规划论证,导致不少地区在推进城镇化的决策上,存在过度依赖“取经”东部,或者没有依据自身功能区的定位而千篇一律秉持某一路径的问题。
  根据去年国家发布的《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全国未来的地区及城市发展应依据主体功能区定位来区别建设。《规划》提出,主体功能区建设将围绕城市化地区、农业地区和生态地区“三大格局”及优化开发、重点开发、限制开发和禁止开发这四类的开发模式,强调不同地区要根据资源环境的承载能力来确定功能定位和开发模式,据此控制开发的强度,完善开发的政策。
  刘以雷就此向记者表示,“西部地区目前已形成明确思路的三个城市群建设,应该都想明白了这个问题。”他解释道,当前西部地区已经根据各地资源特色在探索不同的城镇化带动模式。例如有的采取教育拉动型,以发展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吸引人口集聚;有的主打第三产业,如旅游业;有的挖掘农业产业,如杨凌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这些都起到了“筑巢引凤”的集聚整合效应。
  对此,一位券商研究员对记者表示,当前中央提出的新型城镇化战略,其中的一个重要思路就是坚持市场化原则,这也要求各地须结合自身特色来规划城镇化发展路径,才能避免重复一些东部城市将城镇化曲解为“房地产化”的趋向。“例如西部很多城市都有传统的特色产业,这些产业随着城镇化进程逐步被挖掘,就能形成各自的区别优势,进而在未来城镇化的竞争格局中立于不败之地。”
  新疆:城镇化“春天”渐近
  近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举行会议传达学习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城镇化工作会议精神,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在会上要求各级党委、政府按照中央部署,认真谋划好自治区新型城镇化工作:坚持正确的方向,积极稳妥扎实推进城镇化;坚持规划先行,做好顶层设计;抓好新型城镇化的试点示范工作,为全疆积累经验。
  在经济学者刘以雷看来,张春贤的“谋划”二字可以理解成为新疆城镇化发展既要遵循城镇化的一般规律,也要遵循其自身的特殊规律。
  事实上,2012年11月,《天山北坡经济带发展规划》获国务院批复,新疆城镇化建设有了真正的系统的顶层设计;“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被正式确定为我国开创全方位开放新格局的重要举措后,新疆城镇化建设有了坚实的产业依托;加上刚刚闭幕的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的各种配套政策,新疆城镇化建设正在迎来刘以雷描述的普适性规律与特殊性要求相结合的好时机。相信“质变”只是时间问题。
  城镇化方向明确
  2012年11月,《天山北坡经济带发展规划》正式获国务院批复,这部凝聚新疆及业界智慧的政策文件,被普遍认为是新疆未来城镇化发展的纲领性文件。
  专家表示,即使《规划》到实践仍有很长一段距离,但系统的,并且是经过自下而上调研形成的《规划》,是天山北坡经济带步入良性发展轨道的保证,对作为城市经济带建设主要内容之一的城镇化建设来说,亦是如此。
  国务院参事、清华大学教授施祖麟认为,《规划》确实有利于“产业分工协调、基础设施共建共享、城镇体系规模结构合理、生态环境共建、资源开发有序”,但我们对《规划》的理解应该更上一个层次,即它将指引天山北坡经济带如何作为国家层面的重点开发区域对所属区域和辐射区域的经济发展起推动作用,进而带动新疆城镇化发展。“归根结底,城镇化与城市经济带发展是个表象与本质的问题。”
  据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对包括天山北坡经济带在内的十八个国家层面的重点开发区域给予了能源与资源支撑、财政、投资、产业、土地、农业、人口等大量支持政策。以产业政策为例,《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指出,重大制造业项目原则上应布局在优化开发和重点开发区域,并区分情况优先在中西部国家重点开发区域布局,实行不同的占地、耗能、耗水、资源回收率、资源综合利用率、工艺装备、“三废”排放和生态保护等强制性标准。在资源环境承载能力和市场允许的情况下,依托能源和矿产资源的资源加工业项目,优先在中西部国家重点开发区域布局。
  施祖麟据此认为,天山北坡经济带列入十八个国家层面的重点开发区域,《规划》获国务院批复,是新疆城镇化发展面临的新机遇。
  构筑相对均衡的发展格局
  按照新疆的总体设想,新疆新型城镇化的建设目标是:到2015年,城镇化水平达到48%左右,2020年达到58%左右,接近或达到全国城镇化平均水平;把乌鲁木齐都市圈打造成为全国重要的城镇群,把乌鲁木齐市建设成为面向中亚西亚的国际城市,把喀什、伊宁-霍尔果斯、库尔勒培育成为自治区重要增长极,建设一批50万人口以上的大城市,提升中小城市和县城发展水平,构筑相对均衡的城镇发展格局。
  有了规划纲领和总体目标,新疆城镇化的“战车”便有了前行动力,但支撑这一进程加速推进的强大依托无疑非“丝绸之路经济带”蓝图的提出莫属。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在不久前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上被正式确立为我国开创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格局的重要举措,新疆城镇化建设自此有了坚实的产业依托。
  作为新疆推进城镇化的主力军之一,新疆兵团建设局城镇规划处相关人士18日向记者表示,新疆兵团所属城镇将在新的历史时期融入国家和新疆“丝绸之路经济带”发展战略,推进天山北坡兵团城镇密集地区的聚合发展。一方面,加快南疆地区兵团新兴城镇的建设发展,并发挥东疆兵团城镇与内地经济合作的区位优势。另一方面,通过提升市政基础设施建设水平,加快统筹协调发展和加强生态文明建设。“到2015年,新疆兵团将形成以10个城市及10个垦区中心城镇为骨干的城镇体系”,该人士表示。
  但是,与全国众多地方一样,新疆城镇化目前也存在诸多问题。新疆自治区发改委人士介绍,从城镇规模等级看,全疆21个城市中,超过100万人口的特大城市仅有乌鲁木齐市,50万-100万人口之间的大城市缺失,20万-50万人口之间的中等城市仅有8个。乌鲁木齐城市规模独大,但与其应当承担的区域辐射带动功能还有较大差距。此外,区内二级中心城市规模偏小,区域辐射影响力弱,而地州中心城市之间距离大,对边远地区、边境地区的辐射带动力弱。
  自治区城市规划建设专家顾问组的一位专家认为,对于新疆而言,无论是加快推进新型工业化、农牧业现代化,还是吸引东部乃至海外资金和人才、加强与中亚地区的经济合作,都必须把加速城镇化、培育构筑城市网络、造就坚实的区域发展平台作为有效手段和重要任务。
  他同时表示,未来新疆也应把握好城镇化的进度,使之与自治区经济社会发展的速度相匹配或适度引领。“过分地超前或落后于经济社会的发展,都会产生一系列负面的社会问题。”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