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IT互联网 » 互联网彩票如何解禁成焦点

互联网彩票如何解禁成焦点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6-29  来源:中国青年报  浏览次数:0
  6月25日,国家审计署发布《彩票资金审计结果》,首次让外界看到我国彩票发行费和彩票公益金使用过程中的诸多问题,地方彩票销售机构挪用彩票公益金作为互联网彩票销售商佣金的业内秘密也首次曝光,但这不过是互联网彩票违规销售带来的问题之一。

自今年3月1日互联网彩票全面停售以来,已过去3个多月。据悉,互联网彩票曾被叫停过4次,但最终都是沉寂一段时间后,卷土重来。此次互联网彩票全面禁售初期,一些互联网彩票销售企业也以为这次的禁售依然会以不了了之的方式结束,原因在于除了听惯了“狼来了”之外,现在已经很少还有地方彩票销售机构不抱互联网彩票销售企业的“大腿”,地方彩票销售机构早已在“拥抱”互联网的过程中尝到了甜头。

2014年被彩票业形容为中国互联网彩票元年。其实,早在2001年前后,国内就出现了代购彩票的网站,但我国互联网彩票销售的爆发式增长出现在2014年,这其中又以2014年世界杯足球赛的提振作用最大。

据估算,2014年国内通过互联网渠道销售的彩票总额可能达到800亿元,占到全国彩票总销售额的五分之一。“正是因为足球世界杯,一大批球迷、彩民形成了通过手机和互联网购买彩票的习惯。”某互联网彩票销售企业高管表示。

“体育竞猜型彩票是最适合通过互联网销售的。”某地方体育彩票管理中心负责人总结说,球迷们一边看球一边投注是比较常见的娱乐方式。

审计署此次公布的审计结果中明确指出:“17个省未经财政部批准,违规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630.4亿元,其中福利彩票133亿元、体育彩票497.4亿元。”体育彩票成违规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的重灾区。这一轮的互联网彩票禁售对于体育彩票的影响显然也更大,“除了竞猜型彩票适合互联网销售之外,那些倾向于通过互联网购买彩票的人群也往往首选体育彩票。”某互联网彩票销售企业高管向记者表示。因此,体育彩票对打破互联网销售禁令的渴望也更大。

但抛开互联网销售渠道对体育竞猜型彩票与乐透型彩票的不同影响不说,互联网可以提供的海量客户对任何一种彩票都有极大的吸引力。

某中部省份的经济水平在国内处于中下游,历史上,该省的彩票销售额在全国的排名也与经济水平的排名相当,但过去几年,该省份的彩票销售额异军突起,进入全国排名前列,业内人士表示,这与该省向多家互联网彩票销售企业开放互联网彩票销售渠道有很大关系。

中国的地方彩票销售机构的彩票销售范围是以省级行政区域为限,因此,一个省份的彩票额总体上与该省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呈匹配关系,但互联网销售渠道被打开之后,一个省份的彩票可以借助互联网卖给其他省份的网友,行政区域的销售范围就此被打破。

某地方体育彩票管理中心的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每个省的彩票销售都有任务指标,我们在看到那些打开互联网销售渠道的省份彩票销售额大涨之后,即便不对他们的销售业绩心动,也会担忧自己省内的彩民被其他省份在网上吸引走。因此,明知互联网彩票销售是违规行为,我们也只能明知故犯或是打‘擦边球’。”

一些省份为了吸引和支持互联网彩票销售企业,在国家明文规定的彩票销售站点销售佣金返点率的基础上额外给予企业佣金,这就是此次《彩票资金审计结果》中写到的——17个省未经财政部批准,向互联网彩票销售商支付佣金66.7亿元,其中挪用彩票公益金等财政资金支付3.06亿元。

彩票销售实体店通常获得的销售佣金返点率是8%左右,但在部分省市,互联网彩票销售企业的佣金返点率达到10%至12%。这也就难怪,2013年到2014年,国内几乎各大网站都开通了网上彩票销售业务,一时间,国内互联网彩票销售进入了“战国时代”。但尴尬的是,国家有关部门却一再重申,除了两家试点企业之外,国内没有一家互联网彩票销售企业是合法的。

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是时代发展的趋势,这是业内共识。财政部早在2010年出台的《互联网销售彩票管理暂行办法》,实际上也确认了互联网彩票销售的方式。

就在1个月前,江苏省经财政部批准已经开始试点销售通过手机购买的“手游彩”。毫无疑问,我国目前对互联网彩票的严格管理措施并不表示向互联网彩票说“不”,只是需要充分、完善的准备后再打开互联网彩票销售渠道。

相比地方彩票销售机构为增加销售业绩的“明知故犯”和互联网彩票销售企业当前对“解禁”的心急火燎,业内专家却对互联网彩票持谨慎态度。

由于彩票在互联网渠道的销售规模将远远高于实体店销售规模,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执行所长王薛红曾向记者表示,互联网彩票销售虽然为彩民投注提供了便利条件,但这种便利性对社会也有潜在的危害。“彩票通过互联网销售,彩民可以十分便利地买到彩票,可如果我们对消费者有关彩票知识的宣传、普及还不够,又没有相关防范措施,相当一部分消费者可能产生购彩过度的行为。毕竟,彩票还是带有‘赌’性的,是一种特殊商品。”

此外,网络的传播速度太快了,互联网彩票销售的模式一旦实现,它与实体彩票的发展速度将不是一个量级。我国实体店彩票的销售额经过30多年的发展,才达到2000亿元左右的规模。如果网售全面放开,专家预测,有可能3年左右销售额就能超过2000亿元。因此,互联网彩票销售的相应准备工作必须事先做好,不能等出了事再想办法补救。

在准备不充分的情况下,打开互联网彩票销售渠道就意味着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在销售规模猛增的同时,更多的社会负面影响也会显现。

在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彩票研究所所长冯百鸣看来,彩票市场规模要有一个度的把握,绝非规模越大越好。彩票市场规模越大,其作为一种“博彩”行为潜在的社会负面影响也越大。

另一方面,互联网彩票销售的安全技术标准也明显高于实体店彩票销售的要求,在打击借互联网彩票进行“黑彩”“私彩”销售方面,国内互联网彩票销售的防范和保障措施也还有盲点。

按照业内专家的判断,我国在彩票销售上肯定不会放弃互联网这一新技术手段,但在何时、用何种方式打开互联网彩票销售渠道,还需要更充分和周密的准备。无论是已经出现“倒闭潮”的互联网彩票销售企业还是已经习惯了用手机购买彩票的球迷和彩民,都只能再多一分耐心了。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