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IT互联网 » 互联网金融幕后刀光剑影

互联网金融幕后刀光剑影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4-05  浏览次数:4
  记者获悉,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近日已获国务院正式批复。“这也预示着监管会紧随其后,此前自由创新、野蛮生长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一大型互联网公司副总经理对本报记者称。
  此协会从2013年12月筹备到如今批复仅用了四个月,而围绕其核心的是即将来到的监管。然而,对于互联网金融这种新业态如何进行监管,是否等同银行传统金融进行监管,以及如何在监管中不压抑创新?这些问题悬而未决,以央行、银行等组成的阵容显然希望从严监管并参照传统金融进行,而互联网金融以及学界却对此进行颠覆,认为互联网金融本身是创新经济,应采取创新监管方式。背负着鼓励创新与监管风险的双重压力,目前央行正在酝酿互联网金融监管措施,如何取舍抉择成为一道大难题。
  监管遭激辩
  互联网金融“狼来了”,传统金融人士均感到了扑面而来的竞争压力。
  最近,银行业密集公布的2013年度业绩报告中,无一不提到互联网金融,“全世界任何经济体在金融准入方面都是非常严格的,互联网金融业应在市场准入、持牌经营和严格监管方面与传统银行进行公平竞争。”3月31日,建设银行行长张建国在该行业绩发布会如是说。他疾呼对互联网进行同等于银行的监管和待遇,这在银行高管公开的表态中很少见。
  “实际上是互联网金融监管已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一家商业银行深圳分行行长称,由于互联网金融规模不断增大,风险成为首位。
  互联网金融监管已成为重大事项摆在央行面前,3月下旬,央行叫停虚拟信用卡后,又拟严限第三方支付,对《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和《手机支付业务发展指导意见》两个草案征求意见。而四大行也已对互联网交易设闸阻击,其中最狠的是快捷支付单笔限额低至5000元、每月限1万元。
  虽然互联网监管已无处可逃,但就如何监管却产生了激烈的分歧。此前,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称,余额宝等货币市场基金投资的银行存款应受存款准备金管理,此外其他非存款类金融机构在银行的同业存款与货币市场基金的存款本质上相同,按统一监管的原则,也应参照货币市场基金实施存款准备金管理。也就是说,互联网金融筹集的资金将来存入银行,部分将作为存款准备金“享受”低息待遇,最终互联网金融产品的收益率将下降,盛松成预计将下降1%左右,那么互联网金融的吸引力和吸金力将下降。
  显然,此前的支付限制已经掐紧了其资金流入的规模性,而这一条对互联网金融是更为“痛心”的一击。一位从事互联金融的人士称,3月阿里和腾讯参与了央行为此召开的座谈会,实施存款准备金以及比例也被重点提出,“对待新事物监管也要创新,但显然现在的监管是套用旧的标准来执行的。”
  3月30日,人大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在深圳的互联网金融高峰论坛上称,余额宝类拟缴存款准备金是逻辑混乱和歧视,“存款准备金等是对冲商业银行的特定的风险,互联网金融本身就不是存款机构……在余额宝出现之前,货币基金包括金融机构的同业协议存款并没有征收存款准备金,所以这是一种歧视。”
  在央行与银行方面看来,余额宝之所以存在高收益吸引了大量的储户搬家,在于监管套利,所以必须与银行同等对待收取存款准备金,才能显示监管的公平性和统一性。“由于不受存款准备金管理,余额宝无需考虑复杂的投资组合,而是将95%的资金投资于银行存款并享有无风险收益,以基金之名行存款之实。非存款类机构存入存款类机构的同业存款本质上就是存款,其合约性质与一般存款并无不同,理应按统一原则监管,同业存款也应像一般存款一样缴存法定准备金。”在盛松成看来,余额宝理应与银行一般存款那样受存款准备金约束。
  从存款准备金的激烈争议,到互联网金融对金融的影响,双方都各执一词。在张建国看来,互联网金融推高了社会融资成本,对许多行业和经济都是不好的。
  但吴晓求却说互联网是普惠金融,以客户和服务为中心;传统金融僵化,以自我为中心。“有人认为互联网金融在捣乱,原来违法的事都在做,这是完全扼杀了互联网金融服务。”
  除了存款准备金是否实行发生激战,此前第三方支付的限制也激起了强烈的争执,银联则被质疑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发起了保卫战,中国银联总裁时文朝即站出来澄清,未阻碍互联网金融创新,“现在的新产品、新模式、新花样,实际上并不是一个把蛋糕做大的思路,没有为大家带来经济学上所讲的真正的‘帕累托改进’。”
  时势逼英雄
  “央行监管来临,仿似对互联网金融大喝一声‘且慢’,而在去年还是鼓励创新、默许快速发展的。”上述互联公司金融人士说,全力以付的创新干劲被将要到来的监管打乱,不明白为何突然发生了大转弯。
  此前,政府和监管层的表态一直是支持互联网创新,而今虽然仍表示鼓励,但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去年,市场甚至将互联网金融称之为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倒逼者,厥功至伟。然而,转瞬到了今年央行却立即掀起了对其的监管潮,表面看来是与之直接竞争的传统金融——银行或银联成为背后的推手,但不过这只是市场一方面的臆断。
  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说,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完善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密切监测跨境资本流动,守住不发生系统性和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互联网金融的健康和风险已被提至重点位置,“最根本的还是时势已变,互联网金融的正负影响也发生了转变。去年是偏紧流动性以降杠杆调结构,互联网金融抬高利率,倒逼银行流动性收紧被迫降金融杠杆。但今年要稳增长,那么就要控制资金成本,互联网的高收益显然是背离的,同时金融监管的公平性其也理应要被监管。”一位地方政府金融官员对本报记者称,去年互联网金融规模小风险小,今年估计要冲上万亿风险开始增大,监管也迫在眉睫。
  无论从平等性还是风险性,互联网金融未来的监管都是必然的,但是对这一新生业态如何进行监管,将是考验央行的一道难题。据悉,目前由央行牵头,包括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工信部等多个部委正在紧急制定互联网金融监管办法。
  “一个完全不同的业态,怎么能用传统的金融来监管?”吴晓求向监管层提出了质疑。而备受瞩目的互联网金融监管将要出台,在传统和创新金融之间,在严防风险和民意呼唤之间,也必将遭受诸多非议。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