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IT互联网 » 网络电话红线破了?

网络电话红线破了?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1-26  浏览次数:3
  中国电信和网易联合推出的“易信”发布了2.0版本,该版本增加了基于数据域的免费通话功能(VoIP),不限国内国外,通过该功能,易信好友间可直接进行免费通话。无独有偶,就在易信发布2.0的前几天,手机QQ也“悄悄”增加了VoIP功能。这让编者感到很奇怪,在内地一直被禁止的VOIP,突然解禁了吗?
 
  存活在灰色地带的VoIP
 
  事实上,易信在内地推出VoIP服务之前,内地另一家基础电信运营商中国移动,就在主要面向海外用户的VoIP应用Jego中加入了相关的服务,内地Jego用户之间可以实现语音通话。
  当时,中国移动的这一举动被业界视为中国移动的自我革命。但令人遗憾的是,jego在上线不到一个月之后就宣布暂时停止服务,其原因主要是jego冲击现有基础业务和内地VoIP监管问题等。
 
  据凤凰科技调查发现,目前,除了易信、手机QQ之外,在国内的应用分发市场中,还有不少具备网络电话功能的应用。比如KC网络电话、UU、3G网络电话、第二号码等。
 
  除此之外,小米的米聊也具备网络电话功能,只是这一功能,从来没有被小米拿出来做过重点推广,这与小米一贯的高调营销方式明显不同。
 
  与米聊一样,手机QQ的免费通话功能也从未得到腾讯方面及手机QQ团队的大规模宣传。按照常理,手机QQ推出免费通话这样的杀手锏级业务,绝对不应该在其份额被腾讯自家产品微信冲击的背景下而一言不发。
 
  在这背后究竟暗藏着哪些原因?这些OTT服务商的苦衷又在哪里?
 
  据腾讯内部人士透露,手机QQ之所以选择在易信2.0发布之前上线网络电话功能,是他们怕易信抢了先机。但由于受制于内地的VOIP监管红线,手机QQ又不敢过于明目张胆的宣传,只能闷声推,悄悄做。
 
  “而且,团队也本着一种‘民不举,官不究’的想法,如果监管部门不找上门来,就先低调的做,等待政策环境的变化。”前述腾讯内部人士表示。
 
  VoIP红线破了?
 
  根据原信产部在2003年2月公布的《电信业务分类目录》,将IP电话业务列入基础电信业务范围,规定只有具有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资格的六大运营商(第三次电信重组之前,中国运营商有六家,包括中国电信、中国网通、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卫通、中国铁通)才能经营网络电话。
 
  但据凤凰科技了解,早在2011年,随着移动互联网普及的大环境,网络电话(VoIP)公司迅速从PC端转战手机App,因其国内长短途低至每分钟5分钱、国际长途低至每分钟数毛钱、有既无月租又无漫游的表现,迅速赢得了许多用户。
 
  KC网络电话、UU、3G网络电话、第二号码等提供移动端VoIP服务的公司,在灰色的监管环境下闷声赚钱,监管部门也一直没有出面干涉。
 
  随着米聊、手机QQ、易信等这些具有较大影响的OTT服务商推出免费网络电话服务。电信行业从业者心中都出现了一个疑问,“VoIP的监管红线破了?”
 
  不过,事实并非如此。据一位熟知内情的工信部人士向凤凰科技透露,VoIP的监管政策目前并没有明确的解禁说法。严格说来,腾讯、小米等OTT服务商均不具备经营VoIP业务的资质或牌照。
 
  “但是,对于中国电信旗下的易信,监管层目前则持默许态度,即视中国电信在2003年获得的VoIP牌照仍然适用于目前的移动互联网OTT业务。” 前述工信部人士称,这也是易信之所以敢高调宣传其易信2.0版本拥有网络电话功能的原因。
 
  事实上,自VoIP业务出现以来,业内有关解禁VoIP的呼声就从未间断,特别是基于移动互联网的OTT服务出现之后,这种呼声愈发高涨。
 
  而在监管层面,OTT业务的出现也直接给监管方带来了诸多挑战。原信产部在2003年2月公布的《电信业务分类目录》是一个11年前针对固网VoIP的政策,早已经无法适应目前的形势。
 
  工信部曾于2013年5月发布征求意见稿,拟加强对新型电信业务的管理。意见稿允许对《电信业务分类目录》未列出的电信业务进行商用试验的活动,其中取得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的,可以试办提供公共网络基础设施、公共数据传送、基本话音通信服务的新业务。虽然,该意见稿并未就VoIP给出详细的监管方案,但政策已有明显的松动迹象。
 
  倒逼监管改革
 
  “从目前的形势看,内地多家OTT服务商推出VoIP业务实际上是在倒逼监管改革。”工信部旗下《人民邮电报》一名资深记者表示。
 
  “事实上,内地大多数VoIP服务商都是抱着一种“民不举,官不究”的想法在做事。而工信部高层目前也对OTT服务商的态度非常暧昧,但也一直没有对VOIP究竟是继续禁止,还是有限放开做出明确表态。” 前述《人民邮电报》记者表示,但如果包括微信在内的核心OTT服务商均推出VoIP业务,那么监管方就不得不出面表态。
 
  “实现国有资产保值与国家利益最大化,防止国有资产贬值”的垄断和行业保护是当年信息产业部出台VoIP监管政策的主要原因。因为当年基于PC互联网的VoIP业务将对传统电信运营商的话音业务产生致命的冲击。
 
  但从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随着通信技术的发展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传统语音的价值正在丧失,基础电信运营商也正在转向流量经营。而在一些电信业专家看来,当前这正是解禁VoIP的最佳时机。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阚凯力认为,内地一直没有解禁VoIP业务,是内地监管部门和运营商仍然把语音作为基础业务,把数据作为增值业务。只有将数据当作基础业务,话音作为增值业务,才能代表未来电信业的发展方向。
 
  一方面,4G上马,运营商必然加速向流量经营转变。传统的语音业务在失去价值的情况下不如直接放开。即便传统的语音业务要被OTT服务商们革命,那还不如电信运营商自己革自己的命。与此同时,各类OTT服务都为运营商贡献了相当大的流量价值。VoIP监管政策放开对运营商的冲击应该是一个综合考量的过程,而不应该只是盯着传统语音业务营收的下降。
 
  另一方面,在移动互联网普及的大背景下,VoIP业务的自生爆发,已经不可阻挡,不如顺势而为,解禁VoIP,给所有VoIP和OTT服务商一个明确的身份,这样也有利于整个行业的监管。
 
  事实上,曾造就通信业百年辉煌的电话业务已经“沦落”为相机、音乐播放器、移动地图等之外的另一种应用程序,更不用提社交媒体与网络电话,那么电信运营商传统的语音通信业务与服务模式是既然已经不能够成为基础电信运营商的支柱业务,那还不如让它变成一个普通的“APP”。
 
  10年前为保护传统语音业务所推行的VoIP监管政策,早已不能适应移动互联网环境下的市场要求。通信技术的发展,电路域的语音业务势必要被基于数据网络的“网络电话”所代替,基础电信运营商从传统电信业务转向数据流量经营早已是大势所趋。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