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IT互联网 » 盛大资方战略失误管理失衡 加速起点团队出走

盛大资方战略失误管理失衡 加速起点团队出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3-26  来源:贸易谷  作者:贸易谷络  浏览次数:68

     “如同年老的父亲抚摸面对艰难世事的儿童一般,几乎每个深夜,我都要让我们的人给我介绍谁还在,好像唯其如此,我才能安静地休息。”3月14日,盛大文学有限公司CEO侯小强用文学的口吻写了这样一封公开信,以描述自己过去一周的状态。

     3月初,盛大文学旗下起点中文网(下称“起点”)27位中层编辑突然以家庭原因提出辞职。3月6日,侯小强即在致全体员工的内部邮件中表示,董事会已批准他们的请求,自己将接管起点工作。随后,网上爆出盛大文学员工表达内心悲凉的帖子,事件很快在互联网圈内发酵。

     3月15日,侯小强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仍未平静,“有人说我太文人气不够商人,有人又说我太商人气不够文人,我说这两种批评都对。”侯小强说,“作为盛大文学CEO,其实我的职责就是把握好文人和商人之间的平衡,既要照顾到公司利益,也要照顾作家利益。”

     有消息称,起点收入占据了盛大文学总收入的四成左右。侯小强对此予以否认。外界的监测数据是,起点是中国最大的网络文学网站,2010年其收入已达中国网络文学市场将近一半份额。

     多位盛大内部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起点团队与资方盛大集团的分歧由来已久,这次离职是矛盾上升的集中表现,也反映出盛大创始人陈天桥在战略及管理上均引发了争议。

     许多人相信,未来互联网领域将是平台型企业之间对决,为扩大平台外延,企业会加大对小型创业团队的收购,如何管理并保持他们的激情成为首要问题。起点之事即属此列。

     来自投行和盛大内部的消息称,盛大去年已选定今年4月重启赴美IPO。侯小强对此不予确认,但表示:“还在缄默期,我不能讲。”从2011年5月第一次向纽交所递交申请至今,盛大文学的上市之路颇为不平。这场人事动荡将增加上市的不确定性。

     不甘心的创业者

     离职事件的另一主角、起点创始人吴文辉似乎缺席了这场风波。吴的微博上注明其在休假。《财经》记者通过新浪微博私信向其发送了采访请求。3分钟后,吴即回复道:“谢谢你这样的老读者的一路支持。因为尚未离职,不便接受采访,抱歉。”吴其实并未出走。

     吴文辉毕业于北大计算机系。在众多曾与他共事过的人眼中,吴是技术人才中的文学青年,早年酷爱武侠小说。完全凭着自己的喜好,吴跟几个志趣相投的年轻人成立了“玄幻文学协会”,就是日后的起点。他们创造性地开拓了网络小说0.02元-0.05元/千字的付费阅读模式。网站实行VIP会员制,内容的前半部分免费,后半部分收费。网站与作者五五分成。这种模式被各文学网站沿用至今。

     但是,VIP制度推出后不久,起点开始陷入发展的瓶颈,商业化的进程需要强大的销售渠道做支撑和建设更多的辅助性服务,这逼迫着起点去寻找资金,吴文辉面临两个选择:投资基金的介入或者被收购。2004年10月,起点被盛大集团作价2000万元收购。陈天桥希望起点为盛大在自主研发网络游戏时提供丰富的内容支持,进而开创出文学与网络游戏结合的新模式。

     2008年,陈天桥对文学内容有了更大野心,遂成立盛大文学有限公司,并从新浪请来学文学出身的侯小强任CEO,吴文辉任盛大文学总裁、起点总经理。盛大内部人士告诉《财经》记者,陈天桥聘任侯小强,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对吴文辉执行自己意志不力的担心,以及对于起点团队是否能驾驭扩张后的盛大文学能力的怀疑。这或许已在带着创业者DNA的吴文辉心里投下了一抹阴影,也令其与侯小强的关系变得微妙。

     盛大文学进入盛大集团的整体战略之后,便以网站UGC内容(网民自己提交的内容)为核心,在文学全产业链运营开始陆续布局,相继收购了19家子公司,包括起点、榕树下、潇湘书院、红袖添香等原创文学网站,还有三家线下的图书策划出版公司,并结合线上内容组建了数字商城——“云中书城”。

     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要管理如此众多的收购业务,打造统一的品牌,侯小强的担子不轻松。曾经成就了新浪博客的侯是做内容出身,盛大内部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侯对传播网络文学,并将其与传统文学相结合和推广起到了不可否认的作用,“他就是那个关键时间关键位置出现的那个关键的人,但是他对网络文学的底层确实了解不深”。

     “这五年总结下来首先要说管理的难度还是不小的。”侯小强对《财经》记者坦言,“你看,这么多子公司,每个子公司都有创始人,还有一大堆职业经理人,有草根有所谓的精英,有北方人有南方人,有老人有新空降的人,办公地点也分布在几个不同的地方,它的这种错综复杂是超过别人想象的。”

     接近盛大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各个网站在被收购时都保留了一定的自主权,侯在工作中多处受到掣肘,去年也曾流露出对现状的不满。

     侯小强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旗下各网站,除非特别重要的事儿,一般不过问。不过,他在一些“原则性”问题上则显得强硬:“比如说无线,我们是毫不犹豫地全部收上来;版权销售,我是毫不犹豫地收到总部。新业务,也是毫不犹豫地收。因为我要照顾到效率和品牌建设。”

     这些“毫不犹豫”,正是侯任职五年来与起点团队矛盾最深的地方。让网站只负责内容生产和作家联络,盛大文学收归无线阅读、版权销售和线下业务,等于将起点团队隔绝在了新增的盈利增长点之外。作为创始人,吴文辉等人却很难主导自己找到的“奶酪”。

     盛大内部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起点早期卖给盛大时,只留了干股,起点原本的管理层因此失去了对公司的控制权。“对于起点的管理权,起点老人和盛大资方进行了长达近十年的斗争。2006年部分起点的编辑团队出走,创建17K小说网就是双方斗争的结果,那算是第一波。”该人士介绍道。

     在无线阅读开始呈现出赚钱效应的时候,双方之间的第二波纠纷浮出水面。2011年起,手机、电子书、iPad等移动设备上的作品版权,以及影视改编等衍生版权的销售成为网络文学新的盈利增长点。小说《裸婚时代》的作者唐欣恬是盛大旗下女性文学网站红袖添香的签约作者,她告诉《财经》记者,作者的稿酬因此大涨,“差不多翻了几倍甚至十几倍”。

     根据盛大文学2011年向美国SEC提交的募股书披露的信息,盛大文学2008年、2009年和2010年收入分别是5300万元、1.346亿元和3.393亿元,年度复合增长率为172.3%。其净亏损同时连年下降。2012年,盛大文学递交的F1文件显示,盛大文学一季度主营收入1.92亿元,相较2011年同期增长38.2%,并首次实现净盈利逾300万元。这其中与无线阅读不无相关。

     “盛大集团主营业务利益逐渐减少,盛大文学逐渐赚钱,而且最大的收益正是起点的无线。”一位接近盛大文学的互联网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起点老人认为他们的辛苦努力被盛大吸走了。

     积怨一朝爆发。虽然吴文辉此前接受媒体访问时曾表示,盛大对起点的这单收购是其创业十余年中最重要的事情,因其打开了起点的商业化大门。某种程度上,是盛大的收购让吴意识到自己所做之事的价值。然而,吴后来又说:“十年后回想,当时还是被低估了吧。”

     争夺数字出版

     2012年下半年,盛大文学内部人士曾听到风声,陈天桥要将其出售给百度,对方出价4亿元。吴文辉等人觉得太不划算,就筹划出走,并开始私下寻找投资方。

     据接近百度高层的知情人士称,2013年初,吴曾和百度移动云事业部高管李明远达成口头协议,约定吴在3月底或4月初带领团队辞职,一个月后拿出初期项目,由百度领投。吴认为,一直饱受盗版诟病的百度确实急需发展原版内容,便不再犹豫。

     不料,2月间吴文辉无意中走漏了消息,不得不提前策划团队出走,而自己则称病留职。盛大内部人士称,逼迫盛大妥协还是彻底决裂,也许他们并没有完全想好。这一切在IPO在即之时爆发,并很快就得到了盛大高层的批准,意味着矛盾确实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另据知情人士消息,起点早期创始人的股份在后来盛大入股后接连稀释,即使上市也不能获益很大。

     但突然爆出的消息令百度投资战略部很是恼火。据上述知情人士称,随后百度内部有人反对对吴的项目投资,于是百度改称:如果有其他机构愿意投资吴,百度将跟投。

     在失去百度100%的支持后,吴文辉即去杭州找到网易CEO丁磊。百度方面听到消息有些动摇,次日李明远发内部邮件表示,不论领投还是跟投,这都是百度进军网络文学的唯一机会。同时坊间还盛传吴文辉与腾讯、阿里巴巴等巨头均有接触。一时间主要互联网公司都成了吴的潜在投资者和合作伙伴。

     一位盛大内部人士对《财经》记者分析道,吴文辉认准的是这几年网络文学生意模式的清晰化,还有正版市场和投资走向的机会,以及移动阅读的增长。各互联网大佬对其频抛橄榄枝正说明,数字出版的春天已经在孕育。

     根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2011-2012年中国数字出版年度报告》,2011年国内数字出版全年收入规模达1377.88亿元,比上一年增长了31%。数字报纸、电子图书和互联网期刊均保持了高速的增长势头,平均增幅超过25%。业内认为,以行业生命周期指数来看,数字出版在中国已从幼稚期步入了成长期。

     这意味着,做文学生意的网站只要手里掌握核心的作家和团队,就有原创,有原创就有版权,而移动端版权可以带来巨大的利润。“起点线上业务去年一年增长了60%以上,而线下可能只有六七个百分点。”上述盛大内部人士认为,百度、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巨头,用户资源丰富,打通所有终端完全不是问题。

     对起点离职人员来说,常年与一线作者打交道,更懂他们的需求。打造一个新平台在内容上似乎不成问题,但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如果创始人团队只是做简单的复制粘贴恐难成大事。

     对侯小强来说,最紧急的任务则是:稳住作家和组建管理团队。正如侯小强自己所强调的那样,之前的分工制度让他与网站的一线管理有一段距离,也不可能像起点的管理者和编辑那样与作者打成一片。离职事件爆发以来,侯小强不眠不休,用一切办法安抚签约作者,亲自跟他们开会、沟通,并许以更好的福利待遇。同时,开始组建新的管理团队。

     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网络写手都表示,文学网站多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发展到今天每一家都已形成了特定的文学类型和对应的读者群,如起点是玄幻,红袖添香是女性,一般来说成熟的作者不会轻易变换网站。

     红袖添香的作家“携爱去漂流”对《财经》记者表示:“作者看重的首先是网站的流量、收益。网站上的分成基本都是同样的比例;第二看重网站是否有意扶持新作者。” 《财经》记者获悉,目前起点的大部分签约作者并未离开。

     投中集团首席分析师李玮栋对《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很难说起点管理层离开对收入有多大影响,需要半年左右才见端倪。他认为,如果盛大文学能借这个契机扶持一些新的作家出来,离职事件对其收入、流量等指标的影响就不会太大。

     陈天桥无意挽留

     “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看到人去楼空的起点中文网办公室,侯小强借古诗感慨。

     起点创始人团队出走曝光以后,一直深居幕后的陈天桥第一时间发声力挺侯小强,他说,“侯小强宽厚,有领导力和沟通力。”“我们会全力支持他继续做大做强。”

     侯小强是陈天桥钦点的CEO,在落实陈的策略和想法上比较彻底。侯曾在某网络节目做客时谈到和陈的沟通,他说:不要觉得工作完成了就可以不沟通,我的原则是,每天都要跟老板沟通一次,不管是短信、邮件还是电话,哪怕只是一句话。

     起点出走事件爆出以后,《财经》记者获悉,陈无意挽留,所以侯才会迅速批准请辞。

     在盛大集团内部,创始人离开、高管离职的事件已不新鲜。曾经在视频网站中发展良好的酷6网,在被盛大收购之后,也传出创始人李善友与资方产生矛盾的事情,最后以李善友离职告终。如今的酷6今非昔比,早已失去了视频市场的主流地位。

     陈天桥创立的盛大集团以网络游戏业务起家,曾经占据业内第一把交椅,拥有盛大网络和盛大游戏(Nasdaq:GAME)两个上市公司。但近几年,盛大正逐渐萎缩。

     2011年盛大网络从纳斯达克退市后,形成了以盛大游戏、盛大文学、盛大在线为主体的业务构架。去年,陈天桥又对其架构进行了调整,将盛大在线拆分成云计算、广告、支付三个分公司,与已有的文学、视频、游戏三个内容平台形成三横三纵的架构。这一架构离陈天桥最初的“迪斯尼梦”已相去甚远。

     盛大游戏2012年营业收入为46.82亿元,同比下滑11.4%;净利润为11.13亿元,同比下滑12%。市场地位屈居第三。更重要的是,在网游行业排名靠前的企业中,腾讯、网易、畅游都建立了有效的支撑平台,能够不断向游戏业务导入大量新用户。而盛大游戏并未有效构建平台。

     李玮栋对《财经》记者分析,网游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已到达瓶颈期,越来越多的用户转向移动终端。如果盛大还是依赖于现有网游业务,依靠庞大的基数规模,短时间内可以,未来肯定是有问题的。

     陈天桥曾表达过反思,并将目光投向了原来不显山露水的盛大文学。不过,在知名IT评论人、雅虎中国前总经理谢文看来,陈天桥在重复游戏业务的错误。“盛大以代理游戏起家,这样的公司缺乏创新基因。他更多的是卖东西,你让他做东西,无法做到思维转换。”

     谢文认为,大家都知道起点而不知盛大文学的原因就在于此,盛大需要的是一个综合平台,大家要先上综合平台再去用具体的服务,但陈天桥的逻辑是先有一个个的产品,于是才做了诸多收购。“他是产品思维,不是互联网思维。”

     几经波折之后,陈天桥开始收缩。去年,盛大旗下边锋、浩方等非核心游戏资产被出售。坊间一度传闻,盛大文学也有可能被卖掉。多位受访的互联网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不看好盛大文学的IPO之路。它虽然具备了移动互联的概念,但更看重可持续增长与稳定回报的华尔街投资者不一定会买账。

     一位接近盛大高管的资深互联网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陈天桥近年曾经历严重的健康危机,心态和价值观都发生了变化,除了休息,就是在国内做了一些房地产的个人投资。“我感觉他已经没有狼性了,所以现在多数时间是半休养的状态。老实说,盛大再辉煌很难了。”

     这位知情人士还称:“盛大文学目前的盈利模式没什么问题,无线业务确实也有很多机会。天桥有一些文学情结,他不会轻易出手,除非有特别合适的出价,别忘了他仍是个商人。至于上市,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