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行业资讯 » 给白酒并购泼点冷水

给白酒并购泼点冷水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2-25  来源:东方财富网   浏览次数:0
  白酒行业经济指标下行,不少企业经营陷入困难,资产评估价格走低,行业涌现“抄底说”,并购机会出现。急于出手、四处叫卖的原酒企业甚至地方名酒企业增多,买家也从行业内延伸到行业外,涵盖产业和金融资本。
     据记者了解,年底,仅浓香型和酱香型白酒“酒窝子”四川和贵州,加上安徽白酒强省,正在筹备中的白酒产业基金就多达5家。在贵州,来自广东地区的投资客频频光顾茅台镇,意欲在此轮白酒并购中出手。
     一个市场,买卖双方都在增多,说明并购正在形成热潮。在此,记者有意泼点冷水:按照市场化的经济运行规律和历史经验证明,只有优质资产才会被资方青睐,大量的白酒企业将在竞争中死掉。并购绝不是白酒业完成此轮产业整合的救命稻草。
     资产质量是主要关注点
     既然是并购,并购目的不外乎迅速变现和实业投资。前者看中的是收购资产本身,后者看中的更多是品牌、营销能力和网络。
     但不管是哪种投资目的,最终追求的都是回报,只有优质资产才可能入收购方的法眼。无品牌经营能力、建厂时间短、酒质低劣甚至无证经营的企业只能坐以待毙,无法借并购脱身。
     以同样位处酒行业的啤酒并购史来看,无论是百威英博吞并哈尔滨和雪津,还是后来吃下金士伯,嘉士伯收购大理啤酒和重庆啤酒 ,青岛啤酒吞并陕西汉斯,雪花拿下金威,被巨鳄吞掉的没有一个不是优质资产。要么品牌值钱,要么雄霸一方有市场,要么产量上百万吨级。十年来,啤酒市场打得你死我活,死掉的大部分是产量低于10万吨以下的小厂。
     尽管产业规律并不完全同于快消行业的啤酒、以及正受进口葡萄酒冲击的中国葡萄酒产业,但高端市场下滑严重的白酒产业接下来将更着力于中低端价位、适应普通民众的产品开发,快消属性的增加将让滞后的白酒产业整合很大程度上将借鉴啤酒的整合路径。
     有白酒专家认为, 一个规范性、成熟发展的产业,其前十大企业的产销额应占到总额的70%至80%,而我国白酒行业前十位企业的市场额度目前尚不到20%,优质资产的整合大有空间。目前,合法持有白酒行业生产许可证的企业仍有8000余家。
     无法一蹴而就
     先说投资主体。首先,外资控股优质名优白酒难。就在上个月,国家发改委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提出修订意见稿,“名优白酒需由中方控股”这一条取消。但事实上,并购是双方自愿,生存尚不成问题的名优白酒,不论政府层面也好,企业自身也好,缺乏被外资控股的动力。
     何况,就外资投资的一种形式QFII(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来说,交易机构的规定和国家层面的政策还有鸿沟难逾:上交所和深交所规定,所有境外投资者对单个上市公司A股的持股比例总和,不超过该上市公司股份总数的30%。就16家白酒上市公司而言,记者统计可知,QFII投资单个上市公司的股权,加起来没有一个超过10%,离控股就差得更远了。
     其次,国企收购程序缓慢。中国的名优白酒多是国企,也往往是此轮并购中业内资本的急先锋。但无论是身为并购方,还是被他方收购,国企的主管部门和各级政府才拥有真正的生杀大权。
     先不说并购双方协议签署后的审批程序短则半年,长则几年,就说并购本身,往往涉及到跨地区,两地政府关于税收的征收上缴何处就是一个大问题,这往往会成为大吃小最大的阻力。还有,政府的诉求和企业的诉求并不完全重合。沱牌舍得企业内部上下想改制,但地方政府迟迟推行未果;老白干酒推行混改多年才得以员工持股,据说都和收购方无法满足政府意愿有关。
     茅台和五粮液 2014年经销商大会期间,记者在宜宾和贵阳接触两大企业相关负责人获知,尽管今年已有永不分梨和五谷春揽怀,但五粮液并没有启动大规模并购按键;茅台集团也尚在收集白酒信息观望中,并不轻易出手。
     除此之外,部分民企家族观念严重。“制约仁怀白酒产业整合有两大难点。其中一个是部分企业没有现代企业意识,坚守”老板“思想,坚持家族式经营,难以接受股份合作制经营方式,难以很好参与整合。”仁怀酒发局有关负责人曾对记者说,在实力强大的收购方面前,有企业如夜郎古酒厂曾担心失掉控股权而谈空。
     再看资产评估。何为优质资产?厂房、基酒、窖池、工人技师,还是品牌、历史?在行业低谷期,不少白酒企业的基酒因资金紧张甚至已经抵押给银行,窖池也分新老,且酿造时间有间断,厂房、土地不少是政府低价提供,或租用的场地。
     在白酒调整期,白酒企业以前看中的很多实物资产如今成了“轻资产”,倒是稳定的能打硬仗的管理团队、销售团队,企业对未来的信心和士气,往往更易被看中。
     整合难题
     白酒并购最难的是整合。不少专家提到,白酒行业从来不缺乏外来的和尚,也不缺行业中整合的老大,但成功者寥寥。这往往是由白酒产业不同于其他酒种的特性决定的。
     最大的缺失是人才。白酒行业尤其缺乏懂科学化管理和标准化设计、传承文化的新型人才。世界烈酒巨头帝亚吉欧收购水井坊后,业绩远不如预期,不得不说和洋东家不懂白酒经营,缺乏具有控制力的空降兵有关。中信产业基金之所以能把西凤扭亏为盈,和从酒鬼酒挖到称为“三个火枪手”之一的徐可强不无关系。
     因人成事。传统白酒业因劳动强度大、缺乏规范化运作,管理普遍落后而难以吸引到年轻人加入,后继人才匮乏。宜宾市国资委有关负责人曾向记者反映,五粮液曾一度缺乏管理干部的人才储备库。深居大山中的茅台股份更是常年面临这一问题。
     其次是过剩产能的消化。按照白酒行业“十二五”规划,到2015年,我国白酒产量达960万千升,但这一产量目标早在“十二五”的头一年就被打破。在暴利驱逐下,疯狂的产能扩张至今没有停歇。并购方进入白酒企业后,对原有过剩产能的消化,因资金或市场原因停工的半拉子工程的后续资金投入,对大量富余员工的安置,对企业大量债务的偿还,都将是并购方进入企业后公开或隐形的更大考验。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