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行业资讯 » 跨国药企深陷“专利悬崖”困境

跨国药企深陷“专利悬崖”困境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4-24  浏览次数:0
  畅销药专利集中到期,新药研发销售难有起色,在“青黄不接”之际,为了给华尔街的投资者讲新的故事,全球制药巨头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并购重组。
  葛兰素史克公司(下称“GSK”)公布了与诺华集团(Novartis)业务重组的重大计划:首先,GSK将肿瘤事业部整体出售给诺华制药,包括研发、产品知识产权和市场在内,转让价格为160亿美元。其次,GSK将收购诺华除流感疫苗以外的疫苗业务,作价71亿美元。第三,两家公司表示将合并其非处方药物(OTC)部门,成立消费者保健药物合资企业,其中GSK占63.5%的股权,诺华拥有另外36.5%的股权。
  诺华集团同时还宣布,以54亿美元的价格将动物保健部门出售给美国礼来制药。
  诺华回归核心
  GSK多元化进行到底
  从诺华全球CEO江慕忠(Joseph Jimenez)的公开表述来看,诺华将此次业务调整看作一个转折点,此次重组涉及公司肿瘤、疫苗、动物保健和OTC板块。诺华方面将借此回归核心制药业务,增加其高毛利的肿瘤业务的实力,同时剥离对其业绩贡献较小的疫苗业务和动物保健业务。
  因其高利润和巨大市场空间,抗肿瘤药物成为跨国药企兵家必争之地。根据北京诺华制药昨日提供给记者的新闻稿,诺华拥有全球第二大的肿瘤产品线,包括畅销药物格列卫;而新加入的GSK肿瘤产品2013年利润近16亿美元,将拓展诺华在靶向治疗和小分子治疗方面的优势。
  在即将剥离的业务中,诺华疫苗业务(包括流感疫苗业务)在2013年的实际净销售额约为14亿美元,动物保健业务的净销售额为11亿美元。另外,即将与GSK合并的OTC业务2013年的净销售额为29亿美元。
  诺华表示,此次业务重组之后,公司将专注于有创新实力和全球规模的三大领先业务:制药、眼科保健和OTC.
  而素有多元化传统的GSK,则将放弃肿瘤事业部,全力开拓消费品保健业务。经GSK方面测算,和诺华合资成立新的消费品保健公司后将成为仅次于强生的全球第二大消费品保健企业,年销售额超过百亿美元。同时,疫苗仍是GSK所看重的板块,未来将整合诺华旗下除了流感疫苗以外的疫苗业务。
  据了解,诺华与GSK的交易最早能在2015年第一季度完成。同时,诺华会继续寻找流感疫苗的卖家,江慕忠曾公开表示,本次交易之所以不包括流感疫苗业务,主要是为了使其价值最大化。
  昨日,诺华制药还对外宣布,把整个动物保健部门以54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礼来制药。
  有制药外企人士Jacky告诉本报,三家公司业务乾坤大挪移置换,GSK将成为全球疫苗和OTC老大,将赛诺菲巴斯德和默沙东甩在身后;诺华肿瘤将超过罗氏肿瘤规模的一半,成为血液肿瘤细分市场冠军并且在实体瘤上威胁罗氏。而合并诺华动保业务后,礼来动物保健部Elanco将成为世界第二大动保公司。
  专利集中到期面临增长困境
  继2009年美国辉瑞合并惠氏之后,种种迹象表明,跨国药企之间的并购游戏将再度进入密集期。
  就在近日,华尔街开始流传,辉瑞可能将耗资过千亿美元收购阿斯利康。而加拿大Valeant制药公司对艾尔建(Allergan)正发起470亿美元的收购要约。
  “制药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毫无疑问在于新药,而目前他们之间进行的各种腾挪,其实是在共同面临核心产品专利集中到期的境遇下做出的权宜之计。”针对日前全球制药巨头展开的并购游戏,长期研究跨国制药公司的资深行业专家黄东临对记者如是表示。
  全球制药巨头们面临“专利悬崖”,畅销药物专利到期之后,就会面临仿制药的急剧竞争,这与专利药是完全两种不同的商业模式。
  以传闻中有可能走向合并的辉瑞与阿斯利康为例:饱受明星药物立普妥专利到期困扰的辉瑞,2013年全年营收515.84亿美元,同比下降6%;利润220.03亿美元,同比增长51%,缘于辉瑞2013年将营养品业务出售给雀巢带来巨额一次性收益。其中,2004年开始连续7年销售额超百亿美元的立普妥因为2011年美国专利到期损失惨重,2013年销售额仅23亿美元。
  而阿斯利康2013年全年业绩更是惨淡:营收257.11亿美元,同比下降8%;利润25.71亿美元,同比下降59%。阿斯利康重磅药物耐信2006年至2011年每年销售业绩均在50亿美元左右,2013年下降至38亿美元。
   “正如预期那样,我们2013年的业绩表现受到几款重磅药品专利到期的严重影响。”阿斯利康管理层在年报上的告投资人部分颇感无奈。2014年阿斯利康将有包括耐信在内的7款药物专利到期,而新药研发乏力,卖给辉瑞或许是不错的归宿。
  而诺华去年营收仅增长2%,在这两三年内包括代文、格列卫等多个重磅药物专利将过期,这实际上是诺华作出上述出售非核心业务、重新聚焦核心业务的直接因素。
  “一边开发新药,一边并购拆分,这是跨国药企们的惯用手法。”上述制药外企人士Jacky告诉本报。
   实际上,抛开在多国受到反商业贿赂打击风波不顾,GSK在新药研发上引领风骚,在过去6年GSK获批的新药数量达到60只,位于全球医药公司之首,其中就包括多只疫苗产品,比如宫颈癌疫苗Cervarix.
   “对于有关并购阿斯利康的事,作为上市公司我们对市场传闻不予置评。”辉瑞中国公共事务部总监席庆对记者如是表述。
  在席庆看来,前几年是全球制药业的专利悬崖,但这几年已经趋为缓和。辉瑞近年将不断推出新产品,比如近年上市的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和强直性脊柱炎的Xeljanz(托法替尼),肺癌靶向药物赛可瑞,肾癌靶向药物英利达,13价肺炎球菌疫苗等。“辉瑞研发产品线里还有一系列富有希望的新药项目。”
  不过,新药研发的风险越来越大,即便有新的专利药出来也难与此前年销售几十亿上百亿美元的畅销药物相比,一个畅销药物专利到期要好几个新药来抵,拿什么维持增长?跨国药企是该好好想想,下一步究竟怎么走了。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