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行业资讯 » 尚德破产之谜:施正荣曾一夜之间成为中国首富

尚德破产之谜:施正荣曾一夜之间成为中国首富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04-15  来源:贸易谷  作者:贸易谷络  浏览次数:163

    尚德破产之谜

    一、从天堂到地狱的距离其实并不遥远对中国光伏产业的龙头企业尚德电力来说,相隔不过短短8年。2001年施正荣创办尚德电力,2005年尚德电力成为第一家在美国主板上市的中国民营企业。次年,施正荣被评为中国首富。如今,尚德宣告破产重整,董事长施正荣被董事会罢免。甚至还卷入 “利益输送”、“转移资产”等诸般是非漩涡。尚德电力为什么会倒下?它对中国的光伏产业究竟带来怎样的影响?《经济半小时》记者张硕寻访权威知情人士,揭示尚德电力鲜为人知的幕后故事。

    清明节后的P3工厂,一切工作还像往常一样进行着。尚德破产重整的消息,并没有给工人们带来什么变化。负责组织生产的尚德电力控股有限公司副总裁熊海波向我们介绍,尚德的生产还在继续,与破产之前相比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与几年前相比,这里已经是另外一番景象。熊海波告诉记者,现在有2400工人,最多的时候,有12000人,那都是一年半以前的时候了。

    在保证平日的生产的同时,尚德破产清算的工作也在紧张地进行着,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管理人,清算组组长杨二观介绍,目前阶段,催款是他们工作的难点。为了保证破产重整阶段期间企业能有正的现金流,现在的尚德对每一个订单的选择都十分地慎重。

    熊海波,现任尚德公司副总裁,2005年他加入尚德。他对一个月前,破产管理人进驻尚德的情景记忆犹新。熊海波:管理人带着他们的工作小组进厂,我作为管理者之一,作为尚德人也参加这个会。”记者:当时什么心情?”熊海波:比较复杂,应该说从破产的角度来讲,走到这一步觉得很可惜。”

    2013年3月20日,尚德宣布破产重整。很多曾经陪伴尚德一同打天下的人的也都听到了这个消息。杨怀进,与施正荣相识于1999年,是与最早施正荣一起创建尚德的伙伴,曾担任尚德的总经理助理。张凤鸣,与施正荣相识于1996年,在澳大利亚期间曾经与施正荣在同一家实验室合作五年,归国后曾担任尚德第一任首席科学家。荣建国,在尚德成立期间,曾担任无锡新区管委会副主任。曾经见证和参与尚德成立的他们,听到这个消息时心里都是五味杂陈。

    二、曾经见证了尚德成长的这些人无一例外都对尚德的衰落心存惋惜。那么尚德究竟是怎样一步步走到破产的边缘的呢?这还要从1999年的一个餐馆说起。

    1999年,两个在澳大利亚的中国留学生一见如故,杨怀进在异国见到了他江苏扬中的同乡施正荣。两个年轻人一拍即合,打算归国创业。

    记者张硕:2000年,刚从澳洲归来的施正荣和杨怀进,带着项目计划书,带着笔记本电脑,来到我身后的上海技术交易所,听他们宣讲的,是一些上海的太阳能专家和投资人。施正荣走上讲台,慷慨激昂地说,全世界太阳能技术第一流的专家就是我。但是坐在台下的听众没有一个人表示感兴趣,甚至有人对杨怀进说,你根本不懂中国国情。”

    但是,意气风发的杨怀进和施正荣并没有灰心丧气,从上海离开,他们又在山东、辽宁、浙江、江苏的许多城市连连吃了闭门羹。直到有一天,他们来到了无锡。杨怀进:我们很幸运,就是说当初基本上不被理解的情况下到得到无锡市政府的这样一个支持,特别让我感觉惊讶的是无锡市的市委书记王佳俊,他听了这个项目汇报之后,他立即就是说召开了这个几家投资者的会议。无锡尚德就成立了。”

    建立尚德的工作紧锣密鼓地开始了。初期启动的资金需要八百万美元。无锡国联集团、小天鹅等几家大国企,每家一百万美元,就这样为尚德筹到了第一笔资金。杨怀进:到位资金大概是五六百万的美金,实际上都由无锡当时国有的几家企业都分摊掉了,当时他(李延人)是经委主任,他的资源也是信誉个人魅力也是相当强的,他帮助了尚德早期的运营资金的问题。”

    我们在无锡见到了这位原来的无锡市经委主任,也是尚德的第一任董事长李延人,在那时,施正荣常常称呼他大哥。但是这位七十多岁的老人考虑再三,还是没有面对我们的镜头。当时正担任无锡新区管委会副主任的荣建国,至今还记着这个海归博士“小施”刚来到无锡新区创业时的情景。荣建国:就是(像)这个我们平时传说中的的学子背个挎包,有个笔记本电脑,打开电脑纵览世界,看他的学习情况,看他的欧洲的生活情况,看他的这个产品的研发,他发明论文的,反正所有的财富都在这个笔记本里。”

    与施正荣、杨怀进一起回国的,还有他在澳洲实验室的同事张凤鸣博士和澳大利亚人泰德。这三位博士、一位硕士被大家称为尚德海外归来的“四兄弟”。张凤鸣:我当时是以尚德的首席科学家,然后兼这个技术研发中心的经理。当时就是创建研发中心,当时有一个新的起点,后来招聘这种技术人员,特别是研发方面的人员,再一个就是研发是国内最大的一条生产线。”

    在无锡落地的尚德,也得到了无锡市和无锡新区政府的大力支持,为尚德进入运营正轨大大缩短了时间和成本。荣建国:在很短时间内他已经完成了企业的串联?,完成了计划的报批,他要把美金的进口要报批的,作为刚起来的公司他没有这个时间,没有这个经验再去建厂房,时间也不允许,条件也没有,拿出现有的标准厂房无偿的给他使用,应该说是我们也是一站式服务,站站有人管着,每个关键的结点都有人在那里支持着。”

    虽然当时的尚德已经建成了国内最大、最先进的光伏产品生产线,但是由于市场销路还没有打开,尚德的生产资金还常常短缺。但在各方的大力支持下,施正荣和伙伴们一起撑过了尚德初期最艰苦的时光。荣建国:尚德的起步,是人的努力,各界政府自支持,里面关键,应该说是和施正荣个人的魅力,个人的努力分不开的。同时也不能忽略他周围的创业团队,团队包括当时不是讲四兄弟,他看见李(延人)主任总是叫大哥。”

    但靠着兄弟支持和政府力挺,尚德这个幸运儿,很快就度过了初期资金短缺的困境。投产两年之后,尚德就迎来了欧洲太阳能市场的春天。就在尚德第三条生产线投产的同一个月,德国政府更新了“可再生能源法”,对太阳能出台了详细的补贴计划,德国对光伏电池的市场需求瞬间膨胀。而国内的光伏产业只有尚德一家有胃口吞下这块大蛋糕,凭着先进的生产线,尚德很快开始赚钱。

    然而,在尚德进入收获季节的同时,施正荣最早的团队却在分崩离析,2002年到2003年,杨怀进、张凤鸣、泰德,纷纷离开了尚德。

    记者张硕:2004年,随着第一届董事会任期届满,李延人也离开了尚德,离开时,他只带走了一百万元的现金和一辆他开了几年的奥迪A6,并没有得到一分钱的股权。就这样,四兄弟中的其他三人,以及第一届董事长李延人离开了尚德。多年来,他们并未向外界讲述过他们离开的真正原因。而随着他们的离开,尚德也开始变成施正荣一个人的尚德。”

    不仅如此,施正荣也开始酝酿让国有股东退出尚德,以便为尚德登陆资本市场做好准备。在无锡市委、市政府的支持和协调下,国有股东纷纷以几倍,甚至十倍以上的回报退出,尚德也为私有化和上市铺平了道路。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