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创业投资 » 班费花样多 家长建议晒账本

班费花样多 家长建议晒账本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3-07  浏览次数:11
   “收班费了,每人交××元”这一传统收班费的形式,在许多人的学生时代都不陌生,然而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如今许多学校收取班费另辟蹊径。以课本费的零头充当班费;通过各式罚款来当班费;还有自愿捐款……这些形式学校没有明确规定,取决于班主任和班委们。
  家长对新兴的变相收取班费的方式意见不一,有些家长表示不赞同,认为既然要收班费,就应该纯粹,不要玩这些“花样”。
  “零头”班费
  以收取课本费的零头最普遍
  记者随机调查了20个不同学学校班级,大部分学生反映他们的班费是夹杂在其他收费中的,如课本费、练习册费、餐费等。其中,以收取课本费、练习册费的零头最为普遍。据多数被调查的高中学生反映,课本费、练习册费多出的零头通常就成了班费。
  华中师大一附中朝阳学校一学生表示:“一本练习册12块几毛几的,我们就收13块钱,多交的零头就当班费了。”民大附中一学生反映,他们的班费直接含在学费里,在每年交学费时都会多出几百块钱,这里面就包含班费,学校再给每个班开独立账户存进班费。
  “罚款式”班费
  少则一元多则几十元
  班费的另一个组成部分,即班内罚款,可谓招式各异,千奇百怪。
  房山区某小学有个班级流行过这样一种班费收集方式,如果有人说脏话,说一次交1元钱当班费。家长对于这样的怪招表示不赞同,但学生们反映,这一怪招对班里说脏话的控制确实很有效果。
  流行“罚款式”班费的班级并不在少数。据朝阳区一位初中生反映,他们班的同学迟到了要交罚款,“我们迟到时要抽签,签分两种,做值日或者交班费,迟到一次大概罚5元左右,然后采用叠加迟到的惩罚方式,若第二天继续迟到,则罚10元,第三天再迟到就是15元,以此类推。这些罚款最后都拿来当班费”。二十中也有学生反映,他们不戴红领巾或忘带试卷时,也要交罚款来充班费。
   “捐”班费
  土豪学生出手阔绰
  育才学校某班生活委员介绍,他们班主要靠交费零头和卖废旧饮料瓶的方式来攒班费,但遇到重要活动,如运动会时,经费往往不够用,这时候就会以募捐的形式收班费,班主任也会带头捐300块钱,再鼓励同学捐钱,“我们是自愿的原则,想捐多少都可以,不捐也行。一般每个人会捐10到50元钱不等。” 学生们反映,相较于强制交一定数额班费的形式,募捐的形式更能接受。
  除了捐款,还有一项学生自愿做贡献的班费形式,即主动上交奖金。不少学校的运动会都设有奖金,这一奖金通常也作为班费的一项重要“收入”,除了集体奖金外,还有学生大方地将自己的学业奖学金贡献给班费,北师大二附中的路同学,从初中到高中常将自己获得的个人奖学金捐作班费,她认为这是件为班集体做贡献的事。
  私立汇佳学校的学生表示,他们遇到班费缺乏的时候,“土豪”级学生会主动站出来救助,“他们手上的零花钱比别的同学富余很多,每次班级有活动时有些土豪级人物都会大方支出。”
  家长支持班级活动
  但希望班费账目能公开
  班费交完都花到哪儿去?据学生们反映,最多时候是拿来做活动,如联欢会时购买装饰物、零食和用品等,还有用来给班里购置生活品的,如抹布和扫帚,或是用来做班级纪念品……花销之处各式各样,多由班主任和班委进行管理。
  班费无论怎么收和花,最终交钱的是家长。北青报记者随机询问了几位家长的意见,对于多收费用充当班费这一普遍使用的方式,部分家长表示不认同。朝阳区一位九年级学生的家长说,虽然没有多交几个钱,但这会引起班费账目不清,一学期收了多少班费也不便于记录。“希望班费能有计划、有目的地收,最好每学期有个预算书。把预算书发给家长和学生,大家认为方案可行且有意义,家长们就很愿意去支付班费。”
  同时,多数家长希望班费能用得更合理一些,“希望能拿班费搞一些孩子们感兴趣的、有意义的活动,联欢是其一,更希望能组织同学们出去玩、锻炼,这样即使临时收班费,只要合理,我们也愿意。如果是毕业了,更希望这些钱不是以平摊的方式再发下来,而是举行一些班级的纪念性的活动。”
  还有家长提出,希望班费能有类似决算的东西呈现给大家,在学期末公布账目,“管理班费对孩子们也是一种培养,他们会对钱有一定的概念,对于管理班费的同学就更是一种锻炼,会学会如何管理好钱财。”
   对话
   “班费应该取之所有学生,用之所有学生”
  对话人: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教育理论研究中心博士、副研究员郭元婕
  记者:多收其他费用来当班费,有家长不太同意,觉得不应如此含糊收费。您怎么看现在各式各样变相的班费收取方式?
  郭元婕:班费不是学费,也不是杂费。教育方面的收费没有“班费”这一立项。中小学的教育行政管理中有一条,不能没有名目地去收费。班费就属于这种没有名目,但又有需要,学生们要用。那这个班费从哪来?所以也就有了这些变相的方式。
  记者:您怎么看“罚”班费这一方式?
  郭元婕:罚钱涉及到人格侮辱的问题,学校没有资格对学生进行罚款。再者,学生犯错误是难免的,可以进行批评教育,这个批评教育怎么能和经济挂钩呢,学生也没有经济收入,这就是变相从家长手里掏钱,等于是认为家长你没有管好孩子,那就要付出经济损失。而且这还涉及一个问题是,班费应该要取之所有学生,用之所有学生,现在等于是取之部分学生,用于全体学生。
  记者:班费到底应该怎么花?
  郭元婕:班费收和花的原则是取之于生,用之于生。像拿来奖励优秀学生就是用在部分学生身上,不合理。
  记者:有没有可能班费不再从家长那收取,而是学校直接拨款给各班?
  郭元婕:学校是有很多经费的,包含各种细项,这里面拿出一小笔经费来作“班费”,完全可以。正常的班级活动应该有一笔经费来做支持,这是正经用途怎么不能拨款。在没有“班费”这个收费名目下,校拨是最好的形式。将来“班费”的收取、使用与管理,会成为我们教育财政管理的一个组成单元。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