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产业透视 » 人口红利正在从中国互联网行业消失

人口红利正在从中国互联网行业消失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5-26  浏览次数:0
  一个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6.49亿,其中手机网民为5.57亿,互联网普及率约为48%。而比中国先行了多年的美国,这一数据为51%,多年保持在这个水准。

人口红利正在从中国互联网行业消失,用户所体现的价值正逐渐遇到天花板,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用户所直接带来的价值,也就是直接向用户收费将成为未来整个互联网行业的主流。

从To B,到To C,其中我们已经逐渐看到的是,在影视方面,内容收费正在逐渐开始成熟,而在音乐以及文字方面,正在开启大幕,这是一个不可逆的趋势。
内容收费,影视先行

伴随着2014-2015赛季的英超的落下了帷幕,2015-2016赛季,国内英超转播权到底如何分配,将正式提上日程。

作为未来几年中国英超版权方的新英体育在新的赛季到底将如何运营英超这个金牌的版权值得关注。

然而无论结果如何,从当年极力推进英超收费直播的天盛废墟上诞生的新英正在延续天盛所走的道路,只是手段较天盛相比更加温和。

这从它逐渐的收缩版权的直播方,从最初的几十家卫视、众多网络平台,到上个赛季的仅仅数家的卫视,两家网络平台就可以看出,同时新英所坚持的一年一签的合同也在为未来随时启动项目在埋下伏笔。

与新英手中握有独特内容属性的英超相比,国内的各大视频网站在内容收费的推进上同样显得不含糊。

根据视频行业龙头优土的最新财报显示,2015年Q1,优土净收入为11.4亿元,同比增长47%,其中广告营收8.927亿元,同比增长43%。

从这份财报当中,我们可以明显的发现,在优土的营收结构当中,品牌广告依然是主要业务,但是43%的增长幅度并不算令人感到满意,而2014年Q1优土的广告营收增长实质上也仅为45%.

这与当初动辄约超过100%的增长而言,品牌广告业务实质上已经进入了一个平缓的发展。而这样的情况并非优土一家,整个行业都是如此。

来自艾瑞的分析显示,2014年度国内网络广告市场规模达到1540亿元,同比增长40.0%,与去年保持相当的增长速度。在持续几年保持高速发展之后,未来两年市场规模扔保持较高水平,但增速将略缓。

在这样的情况下,优土财报的另外一方面就颇为值得我们去注意,用户业务,财报显示,优土用户业务收入在一季度同比增长706%,至1.21亿元。用户业务收入已经连续5个季度获得超过60%的环比增长,并在总收入中贡献了11%。

古永锵表示,公司有5亿独自用户,每用户收入(ARPU)还特别低,用户付费收入这方面的增长潜力很大。我对公司下半年的收入增长特别有信念。

在品牌广告遇到天花板的情况下,用户业务将直接决定未来优土财报的表现,这就是我上文所说的从To B到To C的演变。

未来中国的影视内容不会像Netflix一样以纯粹的月费方式存在,但用户端的收费将与广告成为视频公司的两条腿,缺一不可。

音乐,春天到来?

在上个礼拜参加的电莽发布会上,电莽的董事长赵辉说:“电蟒,就是要打造音频版的乐视”。这句话如果放在一年之前说,或许是存在疑问的,但现在是存在这个可能的。

分析乐视,我们会发现,乐视其实是以内容为核心,搭建了“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的生态,这其实就是一种完整的向用户迁徙的战略,以内容贯穿平台、终端、应用,本质上其实是将广告业务淡化了,从而将业务重心交到用户上。

根据贾跃亭在去年解读财报透露的数据,截至超级电视一年的内容服务期满,续费的用户约占到6-7成,这是一个很亮眼的数据。

而我们看现在的视频行业,与影视不一样的是,影视的正版化基本已经接近收尾,其中我们可以以快播的被查封作为此间最大的一个时间节点,现在但凡大一点的视频公司在版权问题上,至少明面上是在尽量规避的。

但音乐,不一样,音乐的版权谈(si)判(bi)了这么久,至少目前为止才算是真正的开始纳入议程。

今年1月底,中国网络正版音乐促进联盟成立,并发布《中国网络正版音乐促进联盟自律公约》《中国网络正版音乐促进联盟反盗版宣言》。联盟首批成员包括近30家机构和多名音乐从业者。

北京市版权局副局长王野霏也表示:“在2009年重点整顿了视频网站版权情况之后,2015年将重点规范音乐版权。”

期间,还发生了意见颇为有趣的事件,网易与腾讯关于音乐版权的口水仗,这一切都在说明,音乐版权的正版化不是说说而已。

回溯至2012年,本人印象深刻在广州参加一个数字音乐的论坛,国内几乎所有数字音乐行业的知名公司全部到场,包括QQ音乐、百度音乐、酷狗、酷我等,另外还包括文化部的高官,大家在会上讨论的就是音乐版权的正版化。

最后的结果无疾而终,其中存在的一个巨大的问题就是利益与“风险”不匹配,这个不匹配所指向的是在用户那里的舆论,会把监管分分钟杀死的同时监管还得不到该得到的东西。

但现在不一样,以移动互联网成长起来的这批互联网原住民,其实是不反对收费这个理论的,他们更加在乎的不是收费与免费与否,而是是否能够在付费的情况下得到更好的体验。

这才是给了互联网音乐正版化的最大的后盾,舆论环境在改变,用户使用互联网的观念在改变。而这个环节当中的音乐机构、个人、播放平台其实也一直在等待这一天,正版化水到渠成。

在我和赵辉的聊天过程当中,它就提到,“音乐的收费如果我告诉你一场演唱会的的线上收听,价格只要5块钱左右,你不需要去现场也能听到最纯正的演唱会,你干不干?”

电蟒的生态模式与乐视一样,以硬件的互联网智能云音响为用户入口,以C-Play云音乐操作系统掌握用户大数据,为用户提供基于智能云音响的音乐社交和音频增值服务。

这个增值服务就是好的音乐内容的收费。

而一份调查数据显示,91%的用户希望要“简单傻瓜”,80%的用户希望要有“贴心内容”,78%的用户希望要“更好音质”,55%的用户希望要“更加个性”,43%的用户希望要“多场景化”。

音乐市场的用户端的空间是存在的,与影视一样,广告、流量作为重要的一项收益或许不会淡出,但必然将逐渐成为其中之一而不是全部。

参考国外的两大流媒体音乐Spotify以及Pandora我们会发现,用户订阅在其的营收成本当中都占据了很重要的一环。

今年1月,Spotify数据:免费用户数约为4500万;月支付9.99美元的付费用户数为1500万。而Pandora的最新财报显示,本季度 Pandora 的广告营收为 1.78 亿美元,同比上涨 27%;而用户付费订阅同比上涨 32%,达到 5200万美元。

音乐的内容收费的窗口已经在向苦逼了多年的互联网音乐企业打开,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为什么平静了许久的音乐市场上,喜马拉雅在和荔枝FM互掐,而网易云音乐和腾讯打得不亦乐乎的原因。

而影视与音乐,其实仅仅是互联网内容收费的开始,此后,有理由相信文字、图片一切可以传播的内容或者有价值的内容,都将逐步开始迈向收费模式,瘸着一条腿走了这么久的中国互联网将正式迈入双腿走路的阶段。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