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产业透视 » 自贸区扩容蓄力新常态

自贸区扩容蓄力新常态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2-19  来源:东方财富网   浏览次数:0


12月1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依托现有新区、园区,在广东、天津、福建特定区域再设3个自由贸易园区”,并对上海自贸区进一步改革开放进行了部署。

     会议认为,上海自贸区设立一年多来,围绕外商投资负面清单管理、贸易便利化、金融服务业开放、完善政府监管制度等环节,在体制机制上进行了积极的探索和创新,形成了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做法。因此粤津闽三地可在现有基础上,结合地方特点,充实新的试点内容。

12月16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广东、天津、福建三个省市正在抓紧拟定自贸区试点方案,方案将以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试点内容为主体,结合区位特点、产业基础等地方特点,充实新的试点内容。商务部将全力推动这项工作。

     对此,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丛屹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认为,我国当前面临区域合作的开放格局,第二批自贸区试点的出现不仅将为所在地区经济的发展提供强大动力,还将进一步提高我国整体对外开放水平,有助于形成更多可复制的经验,同时也有助于理顺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更大作用,释放经济活力。

    粤津闽地缘优势突出

     “此次公布的第二批自由贸易试验区试点名单包括三个区域,此前呼声一直较高,这三个区域都具有优越的地理位置、丰富的对外开放经验以及优质的现有保税园区等共同的优势因素,又各具区域特色,是整个区域开放发展战略中的重要区域。”

     丛屹指出,广东自贸区作为粤港澳的一个重要开放窗口,以广州南沙、深圳前海、珠海横琴三大平台为基础,重点在于与港澳的合作,未来在高端金融服务业上将有较大发展。

     实际上,广州南沙、深圳前海、珠海横琴的开发此前已被纳入“十二五”规划纲要,并上升至国家战略,三大平台均以港澳合作为使命。中信证券研究部近期发布的《2014年12月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点评》中指出:“南沙、横琴、前海、白云,与上海的错位竞争优势体现在同香港和澳门的互动方面以及服务贸易方面,重点是金融领域。我们判断,广东自贸区在金融开放的深度和广度可能超过上海。”

     而天津作为环渤海和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核心区域及开放性窗口,主要服务环渤海地区,面向东北亚,且天津港位于“一带一路”的连接点,地缘辽阔能缓解北京的城市压力,资源也能够进行共享,天津自贸区的建设将会极大地促进投资便利化及贸易便利化。

    对于福建自贸区,丛屹认为,主要将发展台海贸易,促进大陆与台湾地区的经济合作,“福建主要起到对台桥头堡的作用,尤其是厦门,坐落在海西,将成为海峡两岸合作的重要试验窗口。同时,也将为其与东盟诸国的贸易往来搭建起更好的政策平台。”

     据了解,广东自贸区将以制度创新为核心,以深化粤港澳合作为重点,着力在营造法制化、国际化经营及商贸环境、推进贸易投资便利化方面先行先试;天津自贸区则将体现四大特色,即北方港口枢纽、金融创新、高端制造和服务京津冀一体化;福建自贸区重点在于突出对台自由贸易,打造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经贸合作前沿平台,或将采取一区多园的形式,即在福建自贸区大框架下分别在厦门、福州、平潭综合试验区、泉州设立四个自贸园区。

     丛屹进一步强调,如果说此前的上海自贸区是出于对自贸区的一般性探索,那么,此次广东、天津、福建三地扩容则是出于对自贸区的差异化探索。“由于广东、天津、福建三地的优势、发展潜力和资源优势等条件各不相同,且不同的边贸、口岸和地区在国际贸易中所处的地位也不尽相同,因此,在借鉴上海自贸区成功经验,寻找适宜当地的可推广创新案例的同时,更应该注意因地制宜,不可盲目复制。”

    新常态下的制度红利

     自贸区扩容并非是给个别地区的“政策红包”,而是一种制度红利。丛屹指出,“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不再强调增长速度,而更多关注于经济发展的质量。”对中国而言,新常态的真正含义是中国必须要进行的“调整结构和转型升级”。他表示,自贸区试点、简政放权等一系列深化改革措施的持续发力将极大推进中国市场与国际接轨,营造良好的创业及创新环境,扩大自贸区试点将帮助中国的区域开放战略更加全球化,形成更为开放的格局,并取得推广经验,同时帮助更多的经济参与者在新常态下积累管理市场、应对风险的经验。此外,朝着创新型、高附加值等方向重塑产业结构、区域结构和贸易结构将为我国经济增长提供更为稳定的新引擎。

     丛屹指出,十八届三中全会在强调加快自贸试验区建设时,就曾提出“积极推动,数点展开”的发展战略。他认为,“数点展开”的内在逻辑就在于从区域开发的角度,结合区域发展战略格局调整,进行重点布局,对内抓区域开发战略,对外更好地提升我国参与到全球分工中的发展与竞争优势。

     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中提出“要放宽投资准入,加快自由贸易区建设,扩大内陆沿边开放”。在丛屹看来,目前的自贸区建设主要在沿海展开,但将来也将会逐渐推广到沿江、沿边、沿线展开,中西部也将逐渐加入到整个自贸试验区推广的整体发展规划中。

     “首先在中国三个最大的经济圈域,即长三角、珠三角和京津冀布局,而第四大经济圈,即成渝经济圈在下一轮自贸区扩容中的优势是可以预期的。”丛屹指出,成渝经济圈是中西部最大的经济圈,在对外开放,尤其是连接欧亚板块的开放格局中举足轻重,将带动整个中西部对外开放。此外,长江经济带、以渝新欧为依托的陆上丝绸之路经济带,以及以郑渝昆铁路为依托的向南开放大通道,这“两带一路”的地理交集点恰恰都在重庆,重庆也就成为三大战略的交汇点。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起点和“两带”建设的枢纽,重庆的这种优势是其他城市所不具备的。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