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产业透视 » 钒钛产业遇发展瓶颈 核心技术亟待突破

钒钛产业遇发展瓶颈 核心技术亟待突破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11-25  来源:东方财富网   浏览次数:0
 “好吃的肉都吃得差不多了,就剩下难啃的骨头。”攀钢研究院一位研究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感慨,在资源禀赋、技术突破和市场竞争等方面,攀西的钒钛开发进入了一个艰难的时期,面临诸多瓶颈。
     《每日经济新闻》从攀枝花市及攀钢集团获悉,目前钒钛产业主要面临钛资源利用效率和利用水平不高,钒钛产业下游高端产品开发和应用领域亟待拓展,以及铁钒钛同时利用等发展困境。
     事实上,攀西钒钛磁铁矿仍然是难以驾驭的矿产资源,要实现综合利用,不仅需要成熟的技术路线,还要有成熟的商业模式。而攀西研究院则认为,现阶段的投入主要靠企业,攀钢集团亏损严重,已无法快速推进创新。
     钒钛产业需啃“硬骨头”
     以攀枝花为代表的攀西地区蕴藏着十分丰富的钒钛磁铁矿。钒钛磁铁矿中伴生的钒、钛、镓、钪、钴、铬等稀贵金属都是国家重要的战略资源,广泛应用于军工、航天、核工业等领域。
     目前,攀枝花境内钒钛磁铁矿保有储量达67亿吨,钒、钛储量分别占全国的63%、93%和全世界的11%、35%,居世界第三和世界第一位。
     普通高炉冶炼高钛型钒钛磁铁矿是世界难题,上世纪五十年代,攀西高钛型钒钛磁铁矿被外国专家判定为“呆矿”,没有经济利用价值。而经过科技攻关,攀钢最终还是突破了普通高炉冶炼高钛型钒钛磁铁矿的关键技术。
     而攀钢集团享受 “普通高炉冶炼高型钒钛磁铁矿”的技术红利长达40多年。不过,随着钢铁产能过剩现象的出现,钢铁进入限制性产业目录,技术红利几乎丧失殆尽。
     在新一轮的开发期,由于钙镁含量高,为高炉冶炼和钛的后续利用带来极大的技术难度。来自攀钢研究院的研究认为,目前钒钛开发呈现两大两长的明显特征:“技术难度大,资源投入大,研发周期长,工艺流程长”。
     针对上述问题,攀钢研究院一位研究人员对记者表示,很多高校等科研机构,专家院士都在啃这块“硬骨头”,但是短期内难度还很大。原料的利用率和利用水平瓶颈难以跨越。
     对于“难啃的硬骨头”的说法,攀钢研究院科研管理部部长助理周玉昌颇为赞同,他表示,不仅是技术上,从钒钛的市场来看,攀西面对的依然是“硬骨头”。原来市场相对封闭,现在是全球化市场,越南等东南亚国家都在参与竞争。周玉昌说,“原来定价高点也没关系,因为只有我们有资源,但现在就不行了。”
     钒钛高端市场待突破
     尽管如此,攀西在几十年的发展中仍积累了雄厚的基础。攀枝花市生产的重轨、钢筋、家电用钢、汽车大梁板等众多钢铁产品的质量均处于国内先进水平。
     虽然在含钒钢材方面进展颇为顺利,但在钒钛产业上攀西仍然面临诸多问题。来自攀枝花市决策咨询委员会的调研报告显示,大量民营企业进入钒钛领域推动产业发展,但也造成了钒钛企业分散、规模偏小、发展后劲不足。
     除了企业的问题,攀枝花钒钛产业目前还以生产低附加值、低技术含量的产品为主,难以进入高端市场。钒在中间合金、化工催化剂、光学功能材料等高端领域的应用比较缺乏,钛材、钛合金等钛金属深加工产业缺乏,钛功能材料等产业还是空白。
     调整产业产品结构,延伸钒钛产业链成为钒钛产业发展当务之急。攀枝花今年初发布的《攀枝花市攀西国家级战略资源创新开发试验区建设实施方案》提出,要强力推进资源就地转化,延伸钒钛产业链条。钛产业重点发展氯化法钛白、高档专用钛白、钛白精细化工等终端产品,加快发展钛材、钛合金、钛粉等,积极开发航空航天、船舶、医用、民用等系列钛及钛合金材料及深加工制品。
     按照攀枝花市的规划,力争到2017年末,钒钛产业形成500亿元以上产能,建成全国规模最大、产业链最长、产品种类最多的钒钛工业基地;钒钛钢铁机械制造产业,形成400亿元以上产能,建成独具特色的钒钛铸锻件生产加工基地;钒钛资源综合利用率分别提高到50%、20%以上,钒钛磁铁矿尾矿回收利用率达到30%以上。
     攀钢巨亏寄望钒钛翻身
     虽然攀西已经成为生产规模全国第一、世界第二的钒产品生产基地,全国最大的钛原料基地和全流程钛工业基地,但要延伸产业链进军高端市场,核心技术仍然是必须突破的瓶颈。
     上述调研报告显示,攀枝花开发利用钒钛磁铁矿的水平虽在国内领先,但目前仍只回收利用了70%的铁、47%的钒、19%的钛,铬、镍、镓、钪等尚未得到有效回收利用。亟待攻克高铬型钒钛磁铁矿直接还原综合回收铁钒钛铬、钒钛磁铁矿高效清洁选矿、钛精矿生产人造金红石、硫酸法钛白清洁生产等一批重大关键技术,以实现资源的高效开发利用。
     在核心技术突破上,历史积累最为丰富的攀钢集团显然是主力。然而受行业低迷影响,攀钢集团的日子并不好过。2013年攀钢集团亏损53.8亿元,年底的资产负债率高达83%。在此背景下,攀钢集团提出“钢铁走不通了,只能靠钒钛”,而氯化法钛白就是其重点攻关的项目之一,但面对国际巨头杜邦的强势排挤,项目前途仍不明朗。
     据攀钢研究院介绍,该院正在进行高炉渣综合利用研究,进而实现从低品位钛资源到高端钛产业的技术跨越,这项技术突破也被寄予了攀钢“翻身”的期望。
     攀钢研究院提供的材料显示,国家级战略资源开发,紧靠单一的企业行为难以完成。攀钢希望争取国家将攀西资源综合利用列为国家重大专项,由国家安排专项资金支持“钒钛资源综合利用国家重点实验室”开展相关研究。
     在攀西试验区的政策规划中,攀枝花则希望推进强强联合,在矿业、机械制造、钛白粉等行业领域组建一批有实力的大型企业集团,大力推动各级国有资本投资向钒钛、稀土等战略资源领域转移。积极推进 “水—电—冶”和“煤—电—冶”联营,重点支持攀钢集团、钢城集团等大企业集团延伸产业链,重组整合上下游关联企业。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