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产业透视 » 宽带接入网业务试点方案将适时推出

宽带接入网业务试点方案将适时推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5-19  浏览次数:0
  5月17日“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到来之际,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就世界电信日主题、民间资本进入电信领域、放开电信资费促进行业竞争、虚拟运营商、基础电信运营商如何以创新赢得市场等热点问题接受了中央电视台等媒体采访。
   在采访中,苗圩在回答鼓励民间资本进入电信业相关问题时表示,工信部在这方面实现了三个方面的突破:第一,去年我部启动了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工作,并分两批向19家民营企业发放了试点批文。近期将根据企业申请情况,向符合条件的企业发放第三批批文。第二,在增值电信业务方面,自2012年底重新受理IDC、ISP申请以来,截至今年4月底,新发放IDC许可证85件、ISP许可证142件。第三,还有一项正在推进的工作,就是宽带接入网业务试点,我部已经草拟了试点方案,完善后适时推出。
  以下为采访全文:
  5月17日“世界电信和信息社会日”到来之际,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苗圩就世界电信日主题、民间资本进入电信领域、放开电信资费促进行业竞争、虚拟运营商、基础电信运营商如何以创新赢得市场等热点问题接受了中央电视台等媒体采访。
  精彩观点:宽带网络是新时期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性公共基础设施。促进宽带网络发展,要贯彻落实“宽带中国”战略,加快推动实施宽带中国专项行动,同时要积极贯彻中央深化改革的部署,进一步向民间资本开放通信市场。工业和信息化部已分两批向19家民营企业发放了虚拟运营商牌照。刚刚进入市场的虚拟运营商,对推动电信资费降价可以发挥一定作用,但其主要价值在于通过引入互联网企业创新思维,促进电信行业技术和商业模式创新,促进市场活力不断增强。面对新的市场竞争者和互联网OTT业务等挑战,基础电信运营商应立足自身优势与特色,在云、管、端各个领域准确定位自己,努力推动产业的转型与创新。对所有电信业务均实行市场调节价,目的是全面提高电信市场经济运行效率,给消费者带来实实在在的实惠。
  记者:今年世界电信日主题是“宽带促进可持续发展”。请问,鼓励民资进入电信领域是否也涉及宽带业务?
  苗圩:宽带网络是新时期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战略性公共基础设施。应该说,经过多年发展,我国宽带发展的主要指标与自身纵向比都有长足的进步,但与国际横向比差距却在扩大。根据国际权威机构的指标排名,我国宽带的国际地位大约在70~80名之间,与我们在国际社会应有的大国地位极不相称。其根本原因就是宽带建设滞后于发展的需要。去年国务院实施了“宽带中国”战略,今年一季度国务院在研判经济形势时进一步将宽带网络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性提到与铁路、公路等量齐观。工业和信息化部也连续两年启动了专项行动计划。我们相信,在各方面高度重视之下,通过加大投入与政策扶持,我国的宽带发展会全力赶上去。
  对于促进宽带网络发展,我们一方面,要全力贯彻落实好“宽带中国”战略,通过推动实施宽带中国专项行动等措施,持续提升我国宽带发展水平,另一方面,将通过向民间资本开放宽带接入网业务,吸引民营企业参与到我国基础电信领域的建设和运营中来,通过竞争促进企业宽带服务能力提升和资费水平的合理下降,为广大用户提供更便捷、优惠和多样化的宽带服务。
  记者:近期,工业和信息化部出台了文件,对所有电信业务资费实行市场调节价。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苗圩:为贯彻落实三中全会精神,按照国务院要求,我部和国家发改委联合决定,对所有电信业务均实行市场调节价,电信资费由市场决定。这次放开的,包括固定和移动的本地、长途、漫游语音,短消息,数据业务等所有电信业务资费。做出这个决定的目的,就是希望通过进一步鼓励市场竞争来推动电信业务资费水平下降,充分发挥市场“无形的手”对资费的调控作用,全面提高电信市场经济运行效率,给消费者带来实实在在的实惠。这里我要强调一句,老百姓的期望,就是我们努力的方向,也是相关企业的努力方向。
  记者:十八届三中全会作出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社会各界对电信业引入民间资本期望很高,请您介绍一下目前工业和信息化部“鼓励民间资本进入电信业”工作推进情况。
  苗圩:电信业是民生行业,关系千家万户和老百姓的利益,这几年发展比较快,热点也比较多,社会关注度高。向民间资本开放电信业,是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这不仅关系到电信业的健康发展,还关系到信息消费和整个国民经济的健康发展,同时直接关系到广大电信用户的切身利益。
  工业和信息化部坚决落实党中央、国务院部署要求,2012年6月,出台了《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一步进入电信业的实施意见》。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后,我们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大力简政放权,按照“少限制多鼓励、宽进严管”的原则,对于看得准的、符合方向的、能够开放竞争的业务,全力支持民营企业进入。
  点在三个方面实现了突破:第一,去年我部启动了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工作,并分两批向19家民营企业发放了试点批文。近期将根据企业申请情况,向符合条件的企业发放第三批批文。第二,在增值电信业务方面,自2012年底重新受理IDC、ISP申请以来,截至今年4月底,新发放IDC许可证85件、ISP许可证142件。第三,还有一项正在推进的工作,就是宽带接入网业务试点,我部已经草拟了试点方案,完善后适时推出。
  我们相信,随着改革的进一步深入,更多的民间资本进入电信领域,必将进一步促进市场竞争,激发创新活力,提升服务质量,给广大消费者带来更多的选择和更好的服务。
  记者:虚拟运营商是“民间资本进入电信领域”的一个标志,近期虚拟运营商纷纷放号,电信运营商由3家一下子发展到22家,会不会引发电信资费价格战等无序竞争的情况?是否会对传统的三大运营商业务构成冲击?
  苗圩: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是工业和信息化部推进电信行业进一步深化改革、引入民间资本的重要举措,具有里程碑意义。转售企业进入移动通信领域,有助于通信资费进一步合理化,将促使基础电信企业逐步消除运营中部分不合理规定。当前,一些转售企业已经推出了创新的业务与服务,比如有的承诺两年内每月话费上限封顶,有的承诺在一定时间内用户流量不予清零。这些来自市场的压力将有力地促使我国基础电信运营商业务、服务的调整完善。
  转售企业与基础企业适度竞争是必然的。我们希望这种竞争是良性的,而不仅仅是简单的价格战的形式。以目前的市场情况看,简单的价格战也难以长期立足于市场,低于成本的价格战更无法存活。我们看好转售企业立足自身优势与特点,在新的平台上开发更多新产品、新服务,为通信业务扩充更多的功能,从而创造新的价值,提升产品的性能价格比。
  记者:有观点认为,现有的虚拟运营商资费和业务与传统运营商相比没有太大突破,虚拟运营商打破垄断、进入基础电信领域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您对此如何看待?
  苗圩:从目前已经发布移动转售业务的品牌及资费方案的情况看,有语音业务半年内不限时长的,也有数据流量2年内不清零的,还有很多灵活制定的资费方案。这些都是传统基础企业目前没有提供的,是被广大用户普遍欢迎和接受的,这就是突破,是引入民间资本对于老百姓来讲最直观的感受。
  我们认为,在现阶段,虚拟运营商进入市场,对资费进一步合理化将发挥一定的作用,但这个作用也是有限的。虚拟运营商更大的发展空间,或者说价值在于创新,通过将现有业务和通信服务进行设计组合,推出新的技术、业务和商业模式,比如在同等资费情况下让用户获得更多的产品,更多个性化服务,以此赢得市场信赖。
  记者:工业和信息化部在“鼓励民间资本进入电信业”方面做了不少工作,您认为在这个过程中还面临哪些问题?
  苗圩:鼓励民间资本进入电信领域,促使经营主体增多,用户有了更多选择的同时,一些问题也会暴露出来,比如服务质量保障、市场竞争秩序以及经营主体长期服务能力等。这些问题对监管部门来说是全新的、全方位的挑战。
  针对这些问题,我们工作思路主要体现在三个关键词上。第一个关键词,完善政策。要立足现实,通过试点促进相关政策、制度的修改完善。第二个关键词,创造环境。要让民间资本进得来、留得下,不能成为“玻璃门”、“弹簧门”。第三个关键词,加强监管。我们将一手抓简政放权、减少审批,一手抓市场监管,及时发现和解决问题,促进公平竞争,全力保障用户合法权益。
  记者:适度竞争无疑将激励电信市场创新。请问您如何看待电信市场上虚拟运营商与基础运营商的既竞争又合作的关系?同样是创新,您认为虚拟运营商和电信运营商各自有何不同特点与规律?电信运营商下一步应对技术与市场变革的挑战,实现创新发展的前景在哪里?
  苗圩:随着民营企业进入电信市场,电信市场主体增多了,竞争更有活力。这对用户来说是好事。同时,我们也要看到,电信市场中三家国企仍处于主导地位,新进入的虚拟运营商,只是拿到部分资源来开发业务,和传统的三大基础电信运营商,各自优势、特点不同,应当是合作双赢的关系,而不是互相排斥。
  目前,虚拟运营商的创新更多地是借鉴了互联网企业创新的思维与做法,与传统企业的发展思路有着很大不同。在业务创新方面,微信的出现某种意义是对短信、话音乃至视频通信等传统业务的替代。在商业模式创新方面,互联网企业常常首先考虑的不是挣用户的钱,比如去年兴起的打车软件甚至反过来付给用户钱,某些虚拟运营商推出了月消费封顶模式,某种意义上就是不限通话时长。这些创新现在可以说正在发生,还将喷薄而出,我相信一定会给全国通信用户带来一波又一波的惊喜。
  三大基础运营商,尽管在体制机制方面受到一些制约,在响应市场需求的灵活性方面不如民营企业,但在面对来自市场新进入者的竞争时,依然有强大的传统优势和自身特色,依然是通信业创新发展的主体,比如在大用户、重点行业、资金需求量大的领域,其地位是难以替代的。与此同时,第三次工业革命正在将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信息技术创新成果引入传统工业,改造和提升着传统产业,创造出物联网、工业互联网这样新的巨大市场。如果说互联网是人与人、人与服务的连接,那么工业互联网就是机器与机器、机器与人、机器与服务的连接,这将使得用户呈几何级数增长。我认为这应是电信运营商发挥重要作用的领域,这不仅对其自身的发展有好处,对工业的转型升级也将起到重要推动作用。
  我国基础运营商当前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虚拟运营商,而是互联网等OTT业务的冲击。运营商最大的忧虑,是未来可能会“被管道化”。事实上,运营商不仅仅在管的层面有优势,在端和云的等面也可以大有作为。关键在于贯彻落实国家创新驱动战略,下决心推动产业的转型与创新。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