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产业透视 » 虚拟运营商划定势力范围

虚拟运营商划定势力范围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1-09  浏览次数:1
  2013年末“虚拟运营商”牌照的发放开启了2014年通信业混合制经济时代。在确定11家首批获得虚拟运营商牌照的企业后,有消息人士透露第二批虚拟运营商牌照也将很快发放。与此同时,工信部日前发放的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批文细节显示,获得移动通信转售资格的虚拟运营商都被划定开展业务的区域及时间范围,包括虚拟运营商并非可以任意在任何地方开展业务,也不可以随意退出,其预收资金不能用于不动产等。
  对于整个市场而言,虚拟运营商牌照的下发为民资进入电信市场打开破冰之门,将优化目前市场格局,同时将为基础电信运营商开展流量经营、打造新型商业模式创造机会。对于虚拟运营商自身而言,在各自行业的优势也将助力其有所收益。但也应该认清,虚拟运营商的进入带来的影响是双重的——机遇与挑战并存。 要想立足市场协同发展,虚拟运营商必须借助自身优势,向用户提供个性化服务,持续创新。
  破冰之门打开,蠢蠢欲动
  虚拟运营商来了。2013年12月26日,工信部发放首批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批文。按照批文,万网志成、乐语通讯、天音通信、京东、北纬通信等11家企业可在今年开始向市场提供通信服务,包括发售SIM卡,售卖短信、语音、流量等套餐,发展增值服务等。时隔一周,市场再有消息传来,第二批虚拟运营商牌照将很快发放,国美、苏宁和爱施德等民营公司将榜上有名。工信部表示,中国移动也已确定合作伙伴,进入合同签署阶段。至此,移动服务不再是三足鼎立的局面,电信增值领域的创新大幕正式拉开。
  虚拟运营是开年的“大红包”。 从其进程来看,从期盼到落地,虚拟运营破冰之旅十年路漫漫,牌照发放得来不易。由此,各方资本争相进入,试图分羹。从其市场空间来看,到2015年全球虚拟运营商的移动用户数将达到1.86亿,占全球移动电话用户数的2.6%,对应收入将达到95亿美元。从其本身定义来看,虚拟运营是指获得牌照的公司无需自建基础硬件设施,可以向三大运营商购买移动通信服务,然后重新打包,再利用自己的品牌和体系销售给用户。虚拟运营与传统运营商最大区别在于不用建设基础基站等通讯设施,可以更加灵活地细化移动通讯市场为用户提供定制级的移动通讯服务。业界分析人士认为,虚拟运营商的进入有利于推进市场主体资本多元化,提升我国移动通信市场的业务创新,带动价格下降,最终惠及民生。
  虚拟运营也是带刺的“玫瑰”。日前曝光的首批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批文,为虚拟运营商划定势力范围—— 根据批文内容,虚拟运营商被限定了经营区域和时间,工信部规定试点截止日期为2015年12月31日,此后则依市场情况决定是否继续运行;工信部还规定,虚拟运营商预收资金不得用于不动产、股权、证券等投资及借贷,在试点的头三年也不允许随意退出,这些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为虚拟运营商戴上了“紧箍咒”。传统运营商也有着或多或少的担心:虚拟运营商的创新力不容小觑,入局市场将不断拉低电信业资费水平,运营商的收入与盈利势必受到影响。可以预见,虚拟运营商进入电信领域后,于各方来说都是机遇与挑战并存,市场竞争关系将变得更加复杂微妙。
  市场空间趋向饱和,围城之困
  业内人士预计,2013年我国移动通信的收入为8700亿,今后两年,每年净增的移动用户超过一亿,移动通信收入净增超过800亿。我国存在30家至50家虚拟运营商都不为多,发展空间预期良好。但在在政策规定之外,在良好预期之余,千亿元电信运营蛋糕真的好赚吗?虚拟运营商要想成功并不那么容易。
  其一,市场饱和困境。数据显示,2013年底,中国移动用户数已经超过10亿,移动互联网用户数已经超过5亿,各种移动互联网资源和应用已被深入挖掘。参照欧美市场发展进程,中国虚拟运营商似乎错过了最佳发展时机,因为中国的移动通信市场正趋近饱和。
  其二,竞争困境。传统的电信业务如语音、短信营收额都面临不同程度下滑,一方面归结于同质化竞争,另一方面则源于OTT对电信传统业务的替代趋势日益明显。显而易见,仅靠分销或传统价格战等手段,虚拟运营商不可能胜券在握。正如专家所言,“如果虚拟运营商是鲶鱼,那可以激活中国电信运营市场的沉寂泥潭,但现在的中国电信市场是泥潭却不沉寂,混战已经深入到市区街道住宅乡村田间地头,这些远远不是民营经济这个温室中培育出来的虚拟运营商能承受的。”
  其三,自身能力困境。电信分析师付亮表示,移动转售商不可能拿到优惠的资费,单纯靠移动转售业务挣差价,只能挣“辛苦钱”,或许还要赔钱,企业应该锁定目标群,推出特色服务,掘第一桶金。在当前,如何获得用户是虚拟运营商必须首先解决的问题。
  市场改革开启,创新整合求突围
  工信部电信研究院预计,2015年移动转售用户将接近5000万户,占移动通信市场的3%左右。无论是发展规模还是发展速度,与国外相比均较好。对于虚拟运营商来说,改革年来临,要用整合求突围;机遇年到来,要用创新做利剑。
  从“虚”向“实”, 虚拟运营商收益前景可期。在融合发展的背景下,阿里巴巴、京东等凭借各自的优势整合资源,已经开始发力。阿里巴巴集团表示,将以创新的方式契合集团旗下各项业务,围绕电信基础业务服务及目前正在蓬勃发展的电子商务生态链条,积极开发多种形式的虚拟运营业务,发挥阿里集团积累多年的大数据、云计算和云OS移动操作系统优势,为中国电信行业的开放和改革创造更多的可能。京东集团副董事长赵国庆则表示,预计在五六月份正式上线虚拟运营商相关业务,打造话音、短信、彩信、移动数据包等电信业务服务,5年内成为中国第四大运营商。在此方面,他山之石也值得探究——亚马逊不拘泥于移动业务的成本得失,而是将重点放在了业务整合上面,从而达到整体利益的最大化。
  4G时代来临,虚拟运营商的机会在于创新差异化。电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法律研究部主任李海英表示,虚拟运营商会有更多创新模式,包括移动互联网、4G、互联网支付等业务,都可以是企业力争创新的重点领域。虚拟运营商可以将竞争焦点定位于新兴的智能终端和移动宽带市场,通过新的业务模式寻找新的细分市场;虚拟运营商们还可以运作更多的个性化数据流量套餐,或者跟自身业务进行深度融合或者绑定,从而让消费者享受到更具性价比的数据服务。
  毋庸置疑,资源整合和模式创新能力是虚拟运营商突围的利器,而虚拟运营商要大有作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