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产业透视 » “三西”联合对抗港口 煤炭交易话语权水陆开战

“三西”联合对抗港口 煤炭交易话语权水陆开战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12-17  浏览次数:4
  “现在我们已经与山西焦煤集团签订了100万吨的单向意向书,基础价要等明年1月才能最后敲定。”12月16日,山西两位来自不同电厂的人士齐对记者表示,今年的电煤合同更加市场化,交易双方在煤炭交易中心沟通,择机签订合同。
  此前12日,国内六大煤炭交易中心在太原召开煤炭交易大会,这是中国放开煤炭价格管制以来的首次全国性煤炭交易大会。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轮煤炭交易将完全按照市场化方式操作,供需双方自主协商,“政府不干预谈判、不干预合同、不干预价格。” 一个细节是,山西省常务副省长高建民虽然出席当天开幕式,但自始至终一言不发。
  多位参与今年电煤谈判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今年的电煤定价形式是确定基础价和煤炭供应量,交易时再根据当时行情进行调整。
  在国家接连出台鼓励煤炭产业市场化的政策之后,煤炭交易市场随即被激活,更大的自主性让今年的电煤谈判已无往年的紧张。市场化环境的形成让全国六大煤炭交易中心的市场地位得以凸显,作为煤炭主产地,山西、内蒙古、陕西更是加紧合作,谋划推出反映煤炭产地声音的价格指数,与港口市场争夺煤炭定价的话语权。
  “建立全国煤炭市场交易体系并不是要建立一个全国的煤炭交易中心,”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主任曲剑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而是要把现有较好的交易模式结合起来形成市场体系,由国家层面制定标准和进行监管。”
  太原欲做市场领头羊:“往年交易双方要满天飞,现在只要飞到太原一次就行了。”曲剑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此次,国内六大煤炭交易中心在太原聚首,让太原成为今年全国煤炭交易的焦点。截至12月11日,太原煤炭交易中心煤炭现货交易总量为12.96亿吨,交易金额8482.85亿元,为六大交易中心之首,其它交易中心的交易量大都在千万吨的级别。
  不过,太原煤炭交易中心是六大煤炭交易中心中唯一的一家事业单位,目前其注册交易商达到7227户,其中省内2564户,省外4663户。其它如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陕西煤炭交易中心等为国有控股企业,内蒙古煤炭交易中心、东北亚煤炭交易中心则为民间控股。
  背景不同导致各交易中心侧重的方面亦不同。如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是立足于铁路与港口的优势,建立以港口物流信息支撑的交易平台。而东北亚煤炭交易中心则因没有产地、港口、用户的区域优势,所以重点开发信息、物流、金融服务。
  东北亚煤炭交易中心董事长李洪国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煤炭市场刚刚形成了市场化的环境,这个阶段应该让每一个交易中心都能发挥创造性,大家合作共赢。
  “从市场的种类来看,一种是主产地市场,一种是集散地市场。集散地分两类,一种是中转地,另一种是消费地。每一类都可以发展成交易中心,所需要考虑的问题是不同的。”曲剑午说。
  “建立全国性煤炭市场的可能性是零。” 内蒙古煤炭交易市场总经理师秋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环渤海动力煤的价格是600多,鄂尔多斯的价格是240块,这么大的差距怎么能形成全国性的市场呢?”
  曲剑午表示,煤炭市场的这种特点决定了全国性煤炭交易中心难以有效配置资源,而应该建立由区域煤炭市场为框架的全国煤炭交易市场体系,各个煤炭交易中心根据本土特点创新交易方式,由国家进行规范和监管。“太原煤炭交易中心起步早、规模大,能够起到示范的作用。”
  指数之辩:“我们今年谈判的合同没有固定价格,完全市场化。”山煤国际(600546.SH)董事长郭海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交易价格会参考环渤海价格指数,再根据太原煤炭价格指数进行校正。”
  环渤海煤炭价格指数由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联合中国煤炭运销协会、神华集团、中能电力共同开发,被认为是中国煤炭市场的风向标、煤炭交易价格调整的重要参考,在国内外具有很高的影响力。与之相比,太原煤炭交易指数作为后来者,其影响范围主要在山西地区。
  进入今年10月,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一路高企,从530元上涨至608元,散货价格超过620元,这样的涨势遭到了业内的质疑。
  一位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由于神华集团、中煤集团在秦皇岛港占有近60%的市场份额,两家企业对价格的影响力巨大,使得该指数成为寡头垄断价格。
  对于这种说法,中国煤炭运销协副理事长王保发士则对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这背后有着复杂的市场因素,“如果他们能操纵价格,为什么要等到10月呢?”王保发说,“这其中还有煤价触底反弹、大秦线检修、进口煤利润下降多种原因。”
  “这轮上涨还是市场因素主导的,但大型煤炭企业也在拉动价格上涨。只是其对价格的影响力跟过去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一位从事煤炭交易服务的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2011年煤炭价格下跌之际,大型煤炭企业就曾发力稳住价格,但无奈已进入买方市场,企业无力改变行情。
  对比同期的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与太原动力煤价格指数来看,两者在相同区间内的曲线基本重合,两个采价点不同的指数呈现相同的趋势,反映出此轮价格上涨中宏观经济形势变化的影响更大。不过,从上涨幅度上来看,太原动力煤指数的涨幅则低于环渤海。
  曲剑午告诉记者,太原煤炭价格指数反映的是主产地的价格变化趋势,相对稳定。而环渤海动力煤指数反映的是港口集散地的价格,对市场更加敏感,变化幅度也更大。
  “我们发布指数是立足于港口下水煤炭中市场煤的价格,但由于国家没有这样的价格指数参照,所以大家都拿它来参照,就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总经理王立锋表示,未来还将陆续推出其它指数来指导市场定价。
   “太原煤炭交易指数从目前运行情况来看还不够细致,采价点先期是69个发运站、144个采价样本,” 太原煤炭交易中心副主任阎世春说,“由于大的煤炭集团不愿介入,加上总数有限,所以大集团在指数中的权重并不明显。”
  三西联合内地对抗港口:与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相比,太原煤炭价格指数的应用并不广泛,只有为数不多的山西煤炭企业在长协合同中进行参照调整。
  过,对于内地煤炭价格指数的需求却是切实存在的。一位五大电力集团燃料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如果山西没有这个指数,定价就会被秦皇岛控制。两个市场关注的区域不同,彼此的指数未必能形成制约,但拥有一个受认可的指数,在定价上就会更加独立。
  “同煤集团就应该有定价的话语权,但现在没有产品让它实现这个话语权。” 东北亚煤炭交易中心董事长李洪国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郑州商品交易所总经理业务助理魏振祥表示,现在其煤炭期货交易都在用秦皇岛的价格,但最好内蒙、山西能建立一个内地的价格,这将有助于计算出各地的价差、形成产地煤炭的期货,回避现在期货交易的劣势。
  阎世春表示,下一步太原煤炭中心将补充采价点,完善采价体系,使之成为行业景气度指标、定价的主要参考。
  他还称,在完善省内采价体系的基础上,太原煤炭交易中心将寻求建立山西、内蒙古、陕西“三西地区”的产地煤炭指数,以形成更有话语权的内地煤炭价格。
  内蒙古已经推出了当地的动力煤价格指数,反映内蒙古煤炭坑口价格水平和波动情况,包括内蒙古煤炭综合指数和内蒙古动力煤分类价格指数两个部分。陕西煤炭交易中心总经理胡建军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陕西煤炭价格指数目前正在内部试运行,将很快发布。
   “国家的价格指数指导不了区域的价格,而区域内部各个地方的价格又要进一步细分,各种不同规模的指数都是市场需要的。”胡建军认为,地方性指数建立起来后,国家统一各指数的口径,使其彼此间可以相互比较,全国煤炭交易市场体系就能够运行起来。
  阎世春表示,“三西地区”已经开始进行合作,近期内蒙古和陕西还会陆续退出区域性指数,随后将进一步整合。他希望能有更多的企业参与其中、占有一定份额、提升自己的话语权。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