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产业透视 » 搞4G还是搞宽带?中电信进退两难

搞4G还是搞宽带?中电信进退两难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3-10-28  浏览次数:4
  “电信上周五(10月18日)拿到了4G实验网牌照,其实是工信部的一纸批文。和中移动拿到的没啥两样。只代表着电信可以建4G网,并不能商用。”
  中电信一位高层与笔者谈起这个所谓“4G牌照”批文,显得漫不经心,轻描淡写。完全不像中移动高层那样,一谈到4G网络、4G牌照、4G时代,热血沸腾,胜券在握。
 
  电信搞4G,秀吧?
   湖北电信总经理李洪波在接受笔者采访时表示,“湖北的4G网络已开始建设,估计到年底达到商用水平。电信主要采用TDD/FDD混合组网。”和湖北电信一样,电信全国大多省地在4G方面显得低调,而暗藏玄机。
  从互联网上搜索,中国电信除了南京亚青赛4G实验网,几乎找不到其他城市4G的动态消息。笔者与中电信中高层接触发现,他们这群人对4G讳莫如深。
  记得在今年6月份中国电信天翼终端交易会前,笔者有意约访王晓初董事长。接近王董的人士提示笔者,这个问题很忌讳,还是别难为他了。知趣的笔者就选择了一个终端战略来提问,现场晓初董事长伸出了四个手指,谈的是四寸大屏幕手机,结果被网民猜测为4G制式的选择。
   呵呵,就在这个会上,笔者一直跟随在晓初总左右。他带领高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保罗?雅各布专门看了电信展台的4G解决方案,谈笑风生,想必对电信4G首次亮相分外开心。
  在随后的演讲中,他谈了中国电信的策略,那就是电信将建设TDD/FDD融合网络。
  并且,透露了中电信4G网络部署蓝图:“大范围、广覆盖的4G网络还是使用FDD制式,而市区内将使用TDD制式吸收多余的话务量。 ”
  这是中国电信上4G最早的基调。王晓初还说,中电信4G网络建设将追加到100亿(原来计划是50亿)。作为国企,一把手公开化的东西,就是旗帜、风向标。
  有了拥兵4G的虎符,有了粮草计划,该出去打仗了吧。
  那我们听听冲锋一线的“士兵”怎么讲?
  1、4G比2G/3G网络基站选址难。上海TD-LTE建设遇到大麻烦,在TD六期宏基站规划2400个基站中,无法完成购足的近500个,占比约20%,其中有近一半源于业主阻挠,有30%为居民区及学校,均由于对电磁辐射等的担忧,对建设TD-LTE基站表示极度反感与不配合,难以协调。中电信在移动网络方面来得晚,所以遇到的麻烦肯定不比中移动少。
  2、2G/3G基站可以少建一点,4G却不行。4G基站覆盖面积小,分布更加密集,数量更多,通信辐射和信号干扰更大,筹建前与市政、物业的谈判难度更大;
  3、每个4G基站建设成本30-50万元,能拿下来吗?根据笔者调查,如今房地产不断涨价,采购设施、人工维护、租赁费等就差不多这个价格,如果遇到“钉子户”,就没有办法计算价格了。算一算,100亿才能建多少个基站? 对于中国960万平方公里来说,几乎难觅踪迹。
  电信员工现在需要什么?
  1、提升基层员工待遇,不折腾。相比10年前,物价上涨了10倍,而员工工资却在下调。电信为了发展3G用户,经风雨,冒严寒,街头练摊,走村窜巷,夜不能寐。好不容易3G用户接近1亿,与中移动、中联通近在咫尺。而且,电信天翼3G网络覆盖全国最广,用户口碑最好,“钱”途一片光明。谁知道半路上却杀出了一个4G,这让电信人情何以堪?
  2、最近,国务院通过宽带中国战略,电信一直深耕固网,在这方面优势明显。
  上海、北京、湖北进行了第三次宽带大提速。笔者了解到,其中武汉三镇千余用户已升级到了100M。有人问,高速宽带有啥用?其一、连接Wi-Fi,争夺客厅。武汉电信的iTV业务就可以看非常流畅看高清视频;其二、带动移动客户端应用。譬如,智慧交通可以随时查看城市路况等,甚至可以和高德等OTT一决高下了。
  3、不愿意与中移动同质化经营,不愿意兄弟之间进行肉搏。电信员工对笔者表示,如果让电信也搞TD-LTE,动作再比中移动慢两年,这不是又回到2G时代的老路上了吗? 同质化竞争、恶性竞争,几年来的一线员工之间的肉搏和群体武斗,让电信人心有余悸。
  搞宽带并非前景光明
   让电信搞4G网络,员工并不是很乐意,市场前景也不明朗。那么,电信就一心一意搞宽带中国吧。根据工信部最新统计结果,截至9月底,我国移动电话用户达到12.07亿户,其中3G用户3.68亿户。互联网宽带接入用户新增1595万户,总用户达1.86亿户。而早在今年年初,中国电信向外界透露的数据显示,宽带用户已超过1亿,和中国联通、铁通相比,宽带市场占据绝对优势。
  但是,今天已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固网宽带的劣势不断浮出水面,湖北作为中国电信光纤宽带起步最早、宽带领先的省份,就是最典型的一例。
  1、投资大,回收期长。
  李洪波告诉笔者,从2010年到2013年四年中,湖北电信网建投资123亿元,其中固网要占据50%以上。广大农村地区遍存在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大、维护成本高、效益产出少等制约难题。
  仅电费核算一项就成为一块心病,据湖南电信副总经理高鹏军介绍,湖北电信每年的电费支出要超过湖南电信3亿元到达10亿,占据了年收入100亿的10%左右。
  2、损耗大,找不到补偿。
  李洪波告诉笔者,老小区拆迁所带来的通信基础设备损失很大,湖北电信每部署一户老小区的用户大概要投入1000元,很多老小区的拆迁补偿微乎其微。
  另外,通信设施被盗,在全国各地屡见报端。譬如,山东联通每年因为铜缆被偷,损失2亿元。这些损失几乎打水漂。
  除了人为因素外,还有很多天灾(地震、泥石流等)导致通信设施损坏,造成的经济损失,难以统计。
  而且,类似湖北的现象,在全国非常普遍。
  3、 《电信法》不出炉,“最后一公里”的瓶颈,至今没有解决。物业坐地收钱,用户排斥基站。其中,光纤入户宽带必须通过有线管道进入,比无线进入难度更大。
  4、要效益还是要企业社会责任?有人说,电信是上市公司,企业利益最大化无可厚非。赔本生意可以不做,山高路远沟深人烟稀少的农村,宽带可以不去,信息化可以不做。消费能力太差,电信亏本也要做,为何?一旦电信运营商拒绝,可能会引发投诉。工信部等政府号召,岂敢不听?
  用中电信员工的话说,4G是工信部画的一个“馅饼”,而固网宽带是个可以随时啃个半饱的“鸡肋”,二者究竟如何平衡?需顶层设计者三思!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