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网络应用 » 互联网电视价格战成常态,恐成行业升级障碍

互联网电视价格战成常态,恐成行业升级障碍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11-19  浏览次数:0
  “双11”的预购、限时优先付款等促销手段又在这些价格上再减若干,互联网电视价格血战可见一斑。与乐视在此次“双11”购物狂欢节上59分钟突破3亿的销售额记录相比,传统电视机品牌显得黯然失色。
     刚刚结束的“双11”大促,互联网电视厂商大大赚足了消费者眼球。乐视、创维以及号称“价格杀手”的小米等相继在50-60英寸这一传统家电厂商保利润的产品区间发起了凶猛的价格攻势。创维旗下的酷开50英寸4K彩电,售价2799元;乐视50英寸4K液晶电视售价为3499元;小米55英寸小米电视3报价为3999元。
     “双11”的预购、限时优先付款等促销手段又在这些价格上再减若干,互联网电视价格血战可见一斑。与乐视在此次“双11”购物狂欢节上59分钟突破3亿的销售额记录相比,传统电视机品牌显得黯然失色。
      互联网电视价格战成常态
     乐视、小米用低价、互联网思维等方式搅局,打破了传统电视稳定平静的10年。对于大部分的普通消费者而言,低价互联网电视时代已经来临。
     为了应对乐视、小米等互联网电视企业“低价、秒杀、众筹”模式的来袭,传统厂商也加入到了低价竞争中来,只不过手法委婉了一些——推出互联网子品牌,如TCL的TV+、创维的酷开、康佳的KKTV、海信的VIDAA、长虹的CHiQ等,厂商都将这些子品牌定位人群圈在了年轻、中低端消费者里,在保持主品牌原有价格体系的同时,用互联网子品牌去与互联网品牌进行价格较量,比如酷开的一款50英寸4K彩电,就打出了2799元的售价,而创维品牌50英寸4K电视的价格在3699-5999元之间。
     业内人士表示:“互联网子品牌通过线上销售除了可以压低价格与乐视、小米抗衡外,还可以对原有公司的品牌价格形成保护。”显然互联网渗透客厅这块大屏是大势所趋,传统电视品牌如不抢先布局运营,将会沦落为互联网电视的加工厂。
     在乐视、小米进入的3年时间里,传统电视企业开始被迫改变思维,变革战略。一位彩电行业人如此评价:“乐视、小米的搅局则推动了传统电视品牌至少10年的发展速度。”但低价似乎也已经融入互联网电视的血液里,成为竞争常态。
      价格血战恐成行业升级障碍
     尽管传统厂商有些“被动挨打”,但还是有不少传统品牌和高端品牌备受消费者青睐。业内人士表示:“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品牌的电视只做一件事:低价、低价、再低价,依照中国人‘一分价钱一分货’的逻辑思维,难免容易得出‘低端’的结论。”如果乐视、小米等互联网电视产品在消费者使用过程中再曝光质量以及售后问题,就更容易加深消费者对其的低端印象。
     PPTV电视总经理常江前不久更是公开炮轰互联网电视看起来很便宜,但暗藏不少消费陷阱。互联网电视便宜的只是“裸机”价格,其他额外费用消费者需要自掏腰包,倒逼电视用户购买会员费、开机广告、清晰度与付费挂钩、安装费等都是违背用户意愿的行为。
     有专业人士指出,价格战只会一时奏效,不会持久。因为价格战是不可逆的,电视到一个低价的时候,还会继续走低,用户对电视的认可也会持续走低,一旦电视价格超出用户的低价预期,就有可能不认可该品牌电视的价格。来势汹汹的价格战已经让互联网电视陷入困境,消费者只记住低价格,对品牌没有忠诚度。互联网电视低价“等于”低端的印象深入消费者之心。
     就在互联网电视品牌给外界留下更多低端印象的时候,一些互联网电视厂商也开始重新思考产品的定位。创维旗下的互联网子品牌酷开在11月2日发布了售价为7999元的55英寸4K液晶电视新品T55,这个价格是同尺寸其他互联网品牌的2-3倍。对于高端品牌的推出,酷开董事长的态度也十分无奈,其表示酷开推出T55并不意味着未来品牌只卖高价产品,原先的低价系列产品依然会推出新品。此外,乐视1近日在发布会上亮相了120寸的电视新品“乐视umax120”,作为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液晶电视,49.9万的定价也被乐视董事长贾跃亭定义为“金字塔顶尖的人”使用的产品。正如乐视主推“低价”一样,这一系列的产品仍要继续,但umax120电视49.9万的定价,跟同类100寸以上的电视产品比,相对硬件成本产品肯定是不盈利的。只是贸然推出一两款高端产品,难以让乐视真正实现品牌往上走的战略。
     内容将是互联网电视的“王”
     除了乐视、小米外,微鲸、暴风、风行、PPTV、优酷等一批新电视品牌的身影也在这场互联网电视大战中显露。这些新品牌的背后都代表着“视频”、“内容”的标签。“互联网电视最终落脚点是视频内容,任何一家没有内容资源的电视机品牌日后都很难生存。”业内人士这样认为。目前,传统电视品牌也纷纷成立了内容运营公司,“平台”的概念也出现在了传统电视的字典里。TCL董事长李东生对外透露,TCL围绕视频、教育、游戏、生活的四大垂直子生态实现了依据流量、内容分发及大数据分析等与合作伙伴的平台收益分成。显然不只是TCL,乐视超级电视去年上市时,贾跃亭就表示,乐视内容包的收入将是超级电视初期最主要的盈利点。
     中怡康黑电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智能电视的“用户养成比较慢”。目前还需解决的问题包括:一是针对智能电视的专门应用还远少于手机;二是智能电视的交互方式有太多选择,却仍然不够便捷;三是电视支付不够便利;四是售后服务还需变为售后指导。
     且不看那些用活跃用户来标榜自己的网络电视,低价的竞争关键还在内容,在硬件配置越来越趋同的前提下,内容将成为决胜的关键。价格战也将逐渐转化为基于内容服务的价值战。因此,未来谁能在内容布局方面取得优势,突出重围的概率也将增加。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