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网络应用 » 中国银联现代医院支付APP正式上线

中国银联现代医院支付APP正式上线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5-07-28  浏览次数:0
  日前,中国银联广东分公司联手广州华侨医院宣布,以中国银联现代医院支付服务解决方案打造的APP——医程通正式上线。这意味着,广州华侨医院正式开启在移动医疗支付领域的第五次探索,而中国银联在移动医疗支付领域的圈地亦再下一城。
不过,跟阿里巴巴推出的未来医院和腾讯推出的智慧医疗一样,中国银联的现代医院并没有真正实现医保支付。分析师指出,医保部门在移动医疗支付领域迟迟不愿开放接口,主要是在医保报销监管和人力上仍有限制。在此前提下,医院跟第三方平台合作探索移动医疗,仅在品牌塑造上起到效应。
“在医保方面,其实我们也在跟医保局和医院来推动这个事情,现在我们的整个基础方案和业务的规则已经打造好了,等医保局部署,就可以往下慢慢推动,预计今年下半年可以实现。”中国银联广东分公司负责人练恒光表示:“对银联来说,以前银联在线下做得比较好,医院也是银联去打造线下的支付环境。这次我们推出医程通,也是希望把现有的线下的优势往线上去转移。”
圈地移动支付
跟其他移动支付应用一样,医程通APP亦包括移动挂号、诊间缴费、住院押金支付、医生咨询等环节。患者用手机注册并绑定银联卡后,就能随时预约医院的门诊时间,按预选时间直接去诊区签到候诊即可。就诊结束后,医生轻点鼠标,所有费用支付便在开出检查单和取药单时同步完成。
据了解,这不是广州华侨医院在移动医疗支付领域的首次尝试。早在2010年11月,广州华侨医院就门诊流程优化系统——健康服务新快线,来解决挂号、交费、取药时间长,但就医时间短的问题。2013年,广州华侨医院又与阳光康众联合推出“就医助理”APP。随后,广州华侨医院加入阿里的未来医院计划和腾讯的智慧医疗计划,尝试支付宝、微信端的移动医疗支付。
广州华侨医院院长黄力透露:“广州华侨医院的信息化建设不会停止,接下来广州华侨医院将打造互联网医疗联盟。将结合医院和整个周边区域的资源,通过互联网的手段来进行进一步科学就医、分诊的新尝试。”
中国银联产品部经理陈朋则告诉记者,相比支付宝、微信,中国银联的移动支付优势在于:第一,中国银联卡覆盖人群最广,发卡量超过五十亿张;第二,中国银联此前在行业内合作的一些资金准备,所以在社保缴费方面有优势;第三,推出了家庭账号的概念,解决小孩和老年人使用习惯的问题;第四,中国银联除了医院的诊间支付之外,还可以通过和医院合作打造一个完善的服务体系,包括以后的远程医疗、医患互动以及餐饮、泊车等周边服务。
“医程通是针对广州的三甲医院开发的,其他省份也是根据不同合作方开发不同的APP,但是以后会归结到同一个平台,就是一个APP就可以搞定全国所有的医院。”陈朋进一步说道。
事实上,自今年2月宣布与上海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进行战略合作、并推出现代医院计划之后,中国银联在移动医疗支付领域的圈地更加快速。除了广东以外,中国银联在上海、浙江、河北、北京等地也在推动现代医院规模扩张。按照中国银联的计划,今年内,广州会有20家三甲医院加入现代医院,预计到年底,广东省的规模会扩大到50家,全国则达100家。
医保支付难题
除了基础的挂号支付等环节,医程通还实现了医保统筹结算、医保余额查询等服务。不过,中国银联方面直言,目前正在跟医保部门进行沟通,下一步医保手机个账支付功能将在医保局的统一部署下正式上线。
阿里健康人士亦向记者表示:“全国医保支付体系比较复杂,各地的情况也不同,要实现所有医院都能医保支付是不太可能的。我们也只能在外围做一些创意和突破,来达到更加便利的效果。”
事实上,打通医保支付是各个移动支付应用长期面临的难题。截至目前,阿里的未来医院和腾讯的智慧医疗,皆未实现医保在线支付。
其中,今年七月初,支付宝推出“预授权”的方式,即,使用医保的患者,在使用支付宝钱包挂号之后,医院会冻结该支付宝账号一定额度的余额。就诊过程中,需要使用医保结算时,患者可以在医生的工作台刷医保卡或社保卡,扣除医保结算的费用,剩余费用同步在冻结余额中扣除。如果就诊过程中,冻结的余额不足,医院会提醒患者进行追加冻结。就诊完成后,医院对剩余部分进行解冻。
“打通医保在线支付,医保局不见得乐意。一方面支付流程简单了,报销数额可能会放大。第二,接入移动医疗医保之后,虚假报销很难避免。”北京鼎臣医药咨询负责人史立臣认为:“一般医保报销有个目录清单,就是医院开的处方,医院不愿意这一处方进入APP端。那么,也有可能是将清单显示在医保局的系统上,由医保局来监控审核。但是医保局要做这个事就得增加不少人手,也得改造现有的医保系统,投入大量的资金。”
除此之外,医保接入移动端,对医院和医生亦存在诸多考验。广州华侨医院门诊主任陈超告诉记者,解决了医保支付的接口问题之后,比如诊断的标准化、收费上的改造等。比如,医保局现用的ICD(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国际疾病分类)磁码,是各地医保局在国标的基础上开发的,而医生使用的则是国标。因此,医院要把医生的使用习惯进行调整,将俗称转换为标准诊断,再把它跟医保报销项目对应。
“除了医保支付系统方案,还得面对后期的利润分配问题。未来这些平台应该是免费提供支付平台,然后靠衍生业务来盈利。”史立臣补充说道。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