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桌面 | 手机版
免费发布信息网站
贸易服务免费平台
 
 
当前位置: 贸易谷 » 资讯 » 网络应用 » 脸萌6个月用户达到2000万:卖萌能持续多久

脸萌6个月用户达到2000万:卖萌能持续多久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4-06-11  浏览次数:0
   “朝生暮死”的APP行业无异于一个造星工厂,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能捧红一款明星产品。
  在魔漫相机创造单日新增用户325万、4日新增用户破千万、7个月破亿的移动互联网行业纪录半年后,这一次的镁光灯照向了同属漫画拼脸类应用“脸萌”。
  这个基本由“90后”创业团队打造的应用,近来成功攻占微信朋友圈,上线6个月用户达到2000万、5天净增用户500万。
  “可能你现在采访的是一个买彩票中奖的人。”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脸萌创始人郭列如是调侃。他这样解释脸萌走红的原因:“80%的原因是走狗屎运,20%的原因在于一群机智的‘骚年’,长期被老板强逼加班。而从人为因素来看,可能我们换了个时间做同样的事情也不一定有这样的效果。”
  “但我们会努力把流星做成太阳。”在普遍“火一把就死”的应用市场,郭列坦言,“脸萌目前的火爆可以预见是暂时的,但我们相信泡沫破裂之后,它(脸萌)是一个持续有刚需的产品,会变得越来越强大。”
  “攻占”朋友圈
  作为一款色彩鲜艳、形象可爱的漫画头像制作应用,脸萌的用户可选择男或女,然后进行自主的漫画头像制作。用户通过手指滑动选择适合自己的五官特征、发型和衣服配饰,最终制成头像,分享到社交平台。
  事实上,从脸萌的产品上可以看到国外名声大噪的应用产品Bitstrips的蛛丝马迹。通过Bitstrips,用户可以制作自己的卡通形象,为自己的形象选择一个卡通场景,也可以通过这个场景来描述自己的生活并跟Facebook上的社交好友分享。统计数据显示,Bitstrips在发布两个月内就登上全球40多个国家的App Store榜首。
  相比之下,2013年11月就正式上线的脸萌一开始表现得并不显眼,但在近来几乎一夜走红,从QQ、QQ空间、微信朋友圈、、人人网等社交软件基本上遭遇刷屏显现,不少人的手机上,好友们的头像如同排队一般整齐地换成了风格一致的卡通形象。
  5月30日,脸萌iOS和安卓的下载量分别为9万和4.5万;6月2日飙升至34.8万和20万。就在刚刚过去的一周,脸萌的用户量从上线后4个月里一直维持的近百万猛增至2000万。
  “这次用户量大爆发的因素,主要是我们5月中旬做了一个改版,新版本增加了五官的写实度、增加表情、气泡等功能,使得卡通形象与真人更神似。”郭列解释道。
  事实上,拼脸软件的火爆已经不是新鲜事,iMadeFace、似颜绘、魔漫相机,更早的涂鸦宝和漫画家都是这个领域的前仆后继者。同样是拼脸类应用,脸萌与去年大热的魔漫相机有着惊人类似的发展轨迹。
  公开资料显示,去年8月底,魔漫相机应用正式上线,创下了单日新增用户325万、4日新增用户破千万、7个月破亿等多个移动互联网行业纪录,如今用户数超过1.5亿。魔漫的产品足够简单,用户只需简单的拍照,选取套用背景,就可以直接发到社交平台进行互动。
  对此,易观智库分析师庞亿明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脸萌的爆红和魔漫有很多相似因素。新的应用形式出来之后,很快受到大家的喜爱,这背后是其在基于微信的大平台上迅速传播,这是社会化营销比较利于其拓展的机遇。
  而在此之前,大年三十的“微信红包”、最近的“微软小冰”已经让用户体会到微信“病毒式”营销的功力。
  能卖萌多久
  “这个东西(脸萌现在的数据)可以预见到是暂时的,不正常的东西绝对会有泡沫,迟早都会破掉。”面对成绩,郭列对记者坦言。
  但他的经历和大多数APP创业者一样,并不算顺利。1989年出生的他,2011年从华中科技大学毕业后进入腾讯当产品经理,却在不到两年后选择“裸辞”。
  郭列团队的第一款产品是“微信表情说说”,主要是将一个动态表情配上语音合成一个页面发给好友,但最终并未成功。
  脸萌是他辞职后的第二个创业项目。2013年8月份,他的团队开始启动了脸萌项目,10月份项目1.0版本基本完成,并最终在11月份正式上线。
  郭列如今的创业团队一共有9个人,除了89年出生的他,其他8个人基本都是标准的90后。整个团队在早期创业时,只有郭列一个人是全职工作,其他人都是兼职,每周六、日来到郭列位于深圳的出租屋中一起做开发。
  “这段时间周期比较长,之前腾讯工作的积蓄花完了,住房公积金也取出来了,一周五天,一天到晚家里面只有自己一个人,说实话挺苦的。”郭列这样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而在2014年1月份获得IDG百万级的天使投资后,情况开始有了转变。
  事实上,郭列还在此前的IDG校园创业大赛宣讲会上自我调侃:“(那段时间)每天起床和睡觉都刷公司银行的账户,钱怎么还没到,看着它从0变成很多0,觉得很开心,如果换成热干面,可以绕华科(华中科技大学)几圈。”
  如今坐拥如此众多用户的脸萌对于投资方的吸引力更为可观。按照郭列的说法:“A轮我们正在做,现在有意向的还是蛮多的。我们在非常好的时机做了一个很火爆的产品,现在资本市场从各个角度都会觉得这是一个亮点项目。”
  但在庞亿明看来,对于新鲜好玩的应用,开放更多场景、应用,让用户不断感觉他的创新,才能长久地生存下去,产品本身是决定这个应用生命周期最直接的因素。
  当然,郭列也清楚地知道,这些投资方虽然很热情,但是依然很冷静。
  “也有投资者会担心泡沫破掉之后,脸萌还能有什么价值。但目前相信泡沫破裂之后,它(脸萌)是一个持续有刚需的产品,会变得越来越强大,是大家日常使用的产品。”郭列解释道。
  按照他的规划,脸萌要做的是以头像为切入点,不加广告,做到千万级用户;然后再拓展到漫画,漫画在社交媒体中是一个持久而高频次的需求;未来脸萌更多会做成一个类似美图秀秀的工具,但是提供的并非实物的照片。
分享与收藏:  资讯搜索  告诉好友  关闭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关键字:
 
推荐图文
赞助商链接
推荐资讯
赞助商链接
 
站内信(0)     新对话(0)